色彩与素描

阔别了不知道多久,每次回到南校区都有一种告别了好久好久,我是归人,也是过客。


坐上了我最讨厌的大巴来大学城,上一次这样是来这边参加美的面试,那时候下来就是上吐下泻,整个人都给我整残废了。

凡事都需要磨炼,在经历了30小时的堵车,现在对于上这种大巴车再也不用挑位置,带个袋子随时准备收藏自己的呕吐物,不用再带颗糖防止自己因为低血糖而成为孤魂野鬼。现在的我很坦然面对了,因为要这样经历七天,来回十四趟,不坦然也得坦然。


这或许就是我与艺术最亲密接触的一次了,地上反正上万张的色彩画和素描,每天的工作就是将每个档次的依次排开,等待着专家的审阅,而专家们则是提着棍子挑出哪些是看走眼了,能够拿高分的或者拿低分的。

老师1:“这个画的很有大师风范,可是我们不选择这样的”

老师2:“毕加索都是在这些不及格里面产生的”

老师3:“同学们你们知道吗,你们每个人手上都是沾满鲜血的,你们把他们的画移到哪一档决定了人家的命运”

好吧,明明是你们拿棍子那么一戳,这个上三档,这个画的都是什么呀,直接不及格,你们专家才是溅了一身血的人,我们顶多就是帮凶,或者是那种转移尸体的人。


考场上有个专家这样吐槽:“现在的美术考试都是应试教育了,都是套路了,七笔就给你画出个苹果来,等到招进来后让他写生都是狗屁不通”这或许就是教育的悲哀之处,这也怪不得学生,一万多份就要二十几个人,为了能够短时间找到得分点,都豁出去了,这难免让我想到当初我们的高考,应该类似,只是我们是幸运一些,被那些所谓专家的棍子不小心刚好戳中命门而已。

我是一名喜欢艺术的理科生,虽然我分不清楚画出来的是苹果还是西红柿,评价不了色彩的好坏,结构是否合理,只能在一遍遍审美疲劳之后发出阵阵赞美,赞美那些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画者,挥舞着手中的画笔,为我们呈现出美好的画作,年轻就要张扬着不一样的个性,就算被当成异类又如何,就算所有的专家都不懂你的想法,都不要泄气,这个世界是属于你们的。曾经听一个喜欢画画的同学谈起对快乐的看法,就算当你在画画的过程当中你会发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你可以将你现实当中做不到的,完不成的事情都天马行空表现出来,当停笔那一刻,一股很强烈的成就感扑面而来。

一位“老者”,头发花白了,讲起当初这条艺术的道路,都是辛酸泪呀,因为他的人生还没到一万天。我很敬佩他,考了三年的艺术生都没有放弃,我能想象的到当初家里的反对,内心的挣扎以及不自信可能把他一次次摧毁,一次次给了希望然后又破灭,如今终于熬出了头,谈及成功的秘诀,他总会谈到当现在的院长考了四年,在截止年龄时刚好考上。谈及这个这位“老者”都是满满成就感,这告诉我们一个道理——院长的成功之路不是偶然得来的,靠的是一次次不懈努力和一丝丝幸运,最应该学习的人是优秀的人而且比你还要努力。


现在脑袋里面挥之不去的都是那些五颜六色的色彩画,幸运的是不是那些素描画,并不是我有多么嫌弃素描,主要一万多张人像在你脑海中浮现的感觉都会让你头皮发麻。而且在一次次摆出来那些画作和收回去难免手上都是铅笔灰,虽然不会铅中毒身亡,当这一双黑手不免让人难受,反胃,遭人嫌弃。

而其中负责素描的专家这不会担心这些问题,因为从第一开始就不会接触到这些,可能空气当中有些分子会停留在他手上吧。

每一份试卷都是志愿者学生拿起来在他面前给他过目,透过老花镜可以看到他眯着眼睛看着,刚开始口里还说着数字几档,后来懒了就举牌子,眼睛很小,有时候你都感觉不到他是睁着还是睡着了,批了几份感觉自己手累了就去外面抽根烟放松放松。回来就换了花样,直接负责点头就好了,这可让那些学生开心不已了,无数次的深蹲外加把照片每次都通过八个档,直到老师点头确认,简直就是一份美差事。


每天换着不同的大巴车,看着夕阳西下,虽然堵着车,虽然很累很困,就像每一幅素描图染成了五彩的颜色,生活也应该如此,每天都缤纷多彩,活出自己的精彩。

一张卷,一幅画,一次命运的改变!

(注:为了保护考生的隐私,没有把现场的照片发出来,敬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