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3月20日

本来想写绝望过后的孤独,可是又觉得虽然省局没面试通过,但是市局和区县局的地编也不能说绝对没有希望,所以不能叫绝望。但是这个失望真的太打击人了,近乎到了绝望的程度,总想找到一个理由,一个为什么面试没通过的理由,一个为什么连其他市局都不给机会的理由,一个哪里不如人的理由,可是通通找不到答案,拿着这些疑问一步步折磨自己,失眠、流泪、痛哭,都不能将我从这些谜团和失望、绝望中拉出来,别人的安慰也似一阵风,好像只是需要一个人在耳边说一些话让我觉得不孤独,提醒自己没有被世人遗忘罢了,虽然很多时间我都感觉被人遗忘。

我害怕一切辛劳一切努力都在找工作的时候清零,不愿意花了七年时间接受的高等教育在找工作面前起着微乎其微的作用,不愿意让父母再为我操劳,不愿意让父母因为我而接受别人的评判,真真的害怕、担心、恐慌、近乎绝望。时间又那么公平,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意志而变快变慢,也只能默默承受这份煎熬。

以前我觉得唱歌是个好的发泄方式,现在觉得将心情转换成文字记录下来,也是一种不错的发泄方式。好像写东西的这个小黑屏幕就是另外一个人,我是在对这个人诉说一样。我时常觉得太孤独,高不会觉得这些事情太困扰,不会拿这些事情放到心上,对于我这样的心理高度,他怎么能理解我心里有多绝望呢。

特别想找个地方大声哭出来,哭完哪怕是哭着就睡去,暂时能忘记这些繁杂的事,可是都没有一个这样的肩膀或者地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