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哺日记二则

4月4日  晴

                    父亲的梦

一向春雨贵如油的吕梁山上,今年雨多。滴滴嗒嗒,淅淅沥沥,潇潇索索。我担心清明节这天也下雨。兴县有谚云:清明雨洒地,风刮一百天。往年经验,这谚语很准确。

幸好,清明这天没下雨。不用担心夹沙带尘的黄风一直刮到夏至了。

清明节这天,天空被一层若有若无的纱雾蒙着,但不影响日红天蓝,只是微微闷热。父亲出来院子里晒太阳。

父亲坐在阳光下沉默。

他知道今天是清明吗?

清明节,总会想起故去的亲人。

看着老父亲满头白发,想起一句诗:卿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我说,我很久没梦见我妈了。往年近清明都会梦见。

父亲说,他能梦见,几乎夜夜梦见。梦见他们在一起做营生,种地,收秋,做饭。

这梦中的生活多么丰富!春天,父亲赶着牛犁地,母亲跟在后面点籽种。地畔圪针弯曲坚硬的虬枝间伸出赭红色新芽。屈背弯腰的榆树上,斑鸠咕咕的叫。对面坡上也有人家犁地,或长或短的吆喝声在风中散去。

秋收,是收葵花吧。金灿灿的葵花地,父母一人提一袋子,穿梭在葵花地里,割下葵花那硕大的花盘,然后坐下来捶打,谈论着收成。

做饭,一个生火,一个煮饭;一个和面,一个拌馅;一个洗菜切菜,一个削土豆皮。做着说着,也吵着。

那就是日子,远去了才知道那样的寻常日子有多么珍贵。

父亲的脸,是思念织成的一张密密的网,在打捞着一颗逝去的爱心。

儿女的悲伤是有限的。时间长了,悲哀淡了,就梦不见了。

但是父亲就不一样了,一个人独自过,床上躺的、沙发上坐着的、镜子里看见的,满屋子都是自己。天长长,夜茫茫。日子被无限的孤独寂寞侵蚀的残破不堪。

沙漠太荒凉了,总做着一个繁荣的梦,叫海市蜃楼。

父亲太孤独了,所以梦才如此丰富;太寂寞了,所以梦才如此婆娑。



4月15日    大风

                        逆风解意

广场上的榆叶梅开了,花团锦簇。人也多起来,唱歌的,跳舞的,打牌的,闲聊的,都来抢占春光。微风轻拂,花枝稳稳,花朵颤颤的激动着。

父亲要是能来,沐得一缕春风,占得一米阳光,该多好。

我说我扶着你去广场坐一会儿。走慢点,走一会歇一阵,行不行?

他说不行,去不了。要去就得让毛毛摩托上捎下去,坐一阵还行,不能时间长了。

你儿子这段时间那么忙,哪顾得上呢!

我叹气。

今天刮大风。

穿过广场去枣沟,没见人,只见缀满花朵的榆叶梅枝条被风拽着扯向西,摁倒,又放起来,又扯倒。可怜花瓣如一阵红雨斜飞。

我十分惋惜,正暗自诅咒风,花开了,你怎敢如此放肆!

一小枝花正好落到我脚边,有些小高兴,连忙拾起。

来到父亲家,我把花插在瓶里,放在桌子上。小小花枝,使室内顿增三分春色。

逆风解我意,万里春光,裁一尺赠与索居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