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艺女的文字缘——听点点讲述她的故事

【加拿大女作家协会】倡导的“说出你的故事”系列活动,已展现了28位女作家的故事,一周一故事,周周有惊喜。每个故事,是作家创作的心路历程,更是女性的传奇人生。

2021.8.28 第29场,由加拿大女作家协会的会员点点讲述她的故事。

以下内容根据点点在加拿大女作家协会群里的分享进行整理。

加拿大女作家协会的朋友们,你们好!我是点点。承蒙郎姐再三鼓励,本来,我觉得我经历太简单了,不敢上来说,郎姐再三邀请和鼓励,那么今天我就给大家简单的说说我的经历和文字的缘分。

就算一个文艺女

我被一些朋友说很文艺。我慢慢审视自己的爱好和个性特点,认为自己也算个文艺女。文艺女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喜欢艺术,喜欢花草,喜欢写写画画,见景易生情,情在内心盈。文艺女单纯,素雅文静,动静并存,快乐简单。对了,这实际上就多少是我的个性和特点啦。我爱花,爱草,爱自然,我爱画画,爱写文字,这些完全都是发自内心的,没有功利性,所以写作和画画,对于我来说没有压力,是一种快乐。

童年的熏陶

我来自一对支援三线建设的航校毕业青年组成的家庭。我的爸爸妈妈都是当年远离家乡和亲人,为祖国的三线建设,扎根西北的。这样的一大批人,从荒芜到辉煌,至今有三代人定居下来,融入十三朝古都西安。

我的性格多继承了爸爸,他年轻时朝气蓬勃,爱好广泛,喜欢过画画、冲印、滑冰,他喜欢交朋友,喜欢游玩。虽然童年时期,靠父母的工资,养育我们三兄妹,我家生活并不容易,但我的童年充满乐趣和生活气息,一点也没有感到艰苦,这就是父母的性格感染我的吧。

童年时期,家属楼里有一大群年龄相仿的的孩子们,大家常常一起玩耍,男孩有男孩的玩帮,女孩有女孩的玩帮。男孩们玩泥巴、玻璃球、斗拐;女孩们玩讲故事、跳皮筋、耍嘎拉卡。我家邻居有一个五个孩子的家庭,家里男孩叫大棒二棒,女孩叫大芬子二芬子三芬子。大芬子最年长,好像去北京参加过毛主席接见红卫兵。有一天她洗完头,躺在床上,把黑亮长发,从床沿耷拉到水泥地上,一边跟我们讲她见到的热闹场面。我的注意力和清晰的记忆,完全集中在她如瀑布般的长发上。

还有一个邻居是上海人,姐姐大我四五岁,妹妹比我大一岁,但上学和我同届。他们来自上海书香门第之家,家里书籍很多。妹妹叫菲菲,她喜欢看书,看完了,会在我们玩耍时讲给我听。记忆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我找她玩,她在帮家里做饭,我就帮她拉风箱,她一边忙着洗碗,一边给我讲《大克劳斯和小克劳斯》的故事。我听得入迷,最后借了她家的《安徒生童话》和《一千零一夜》,约定几天还。菲菲的姐姐青年时期,喜欢话剧,在公司文艺部编排过话剧并任主角,在公司俱乐部上演过,还去考过演员,是一个有梦有理想的人。8、9年前有一次在超市碰到菲菲父母,二老很是高兴,跟我说菲菲和儿子也在温哥华,但记不住他们的电话号码了,有机会给我。如果菲菲依然在温哥华,我祝愿她生活幸福,健康快乐!

所以现在追溯我喜欢文字的原因,大概一是父亲的基因,二是童年生活的丰富和故事的熏陶。我在小学时作文就挺好,常被老师做范文读给大家,最近这事还被发小提到。

青春的文字

我很庆幸和感谢自己生活的时代。有人说,出生在1962年到1974年的人,是最幸运的,赶上了中国所有发展中的机会,毕业包分配就是其中之一。我是国家开始重视幼儿教育,成立正规的幼儿师范时,大概第三届陕西幼师学生。那时是初中毕业考中专,能考上的基本都是好学生。命运之神,让我们地区当时被录取的八九个女孩在犹豫不决中。最后,随着大家都去了学校,开始了教育生涯的第一步。此后,这些女孩儿毕业多数都战斗在教育战线,从事幼儿园、小学、中学的教师或领导岗位,如今他们基本退休。大家还时常聚会,能歌善舞,活泼可爱,我觉得,都是少女时期接受幼师特殊技能,唱歌、跳舞、弹琴、画画培养出来的,我个人是深受其益。

从师范开始,我喜欢上写诗歌和散文,置身于80年代的文学热潮流。那个时候,许多青年文学爱好者,一腔热血,追星文学大师。

我有逃课去听文学讲座的经历。记得那次不去上课,自己擅自出校去听路遥的讲座。当时我是班长,班主任董老师追我到门口生气地拉着我回去。她一直对我特别好,但我还是倔强地扭头出校,为此被董老师后来约谈。那是一次在全校晨会上,我被她叫到后面。董老师说:“你看你的表现,不能再做班长了,任副班长吧。”我说:“我什么也不担任了,我就做个普通学生,我做我喜欢做的事儿”。这件事我们同学都不知道,现在聚会的时候大家还总是喊我老班长。我说出这件事情,她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有的人说,那个时候你确实就是个特立独行的人。

从此,我不做班长了,成了一个普通的学生,成为了一个专心读文学书的特立独行的学生。但身边的死党也一如既往。我有几个好朋友,我们三年来每天一起打饭、吃饭、逛街,是非常好的姐妹,这种感觉回想起来特别感人。

一晃毕业了,大家都分配了,我回到了当地,西安市某大型国企子弟学校。我读初中的时候,在那个子弟学校算是优秀学生,所以上面领导都知道我,就把我安排在小学任教。1984年,正值教育界师资断代的时候,学校都是老教师,年轻人零星无几,我刚到19岁,毕业一进学校就被安排成了班主任,教语文,带四五十个小孩子。那时候年轻,有热情,除了教学,业余就是喜欢写作。很多诗歌小文当时就发表在地区文学社刊上。当时我们有一个文学小组,引领我们的是温文尔雅,学者风范的国家级诗人王德芳,他是从生产第一线脱颖而出的大诗人,曾经被毛主席接见过的文艺界人士之一,在当地非常有名望。所以青年时候的我就沉浸在文字和教育工作里,同时一边参加自学考试,西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考过以后,不但没耽误工作,单位还给奖励了600块钱。那个时候,这600块钱还是挺当回事儿的。我一边写东西,同时也教孩子们学好语文,写好作文。我唯一的一届学生就是从毕业进入小学开始带,一直带到六年级毕业,毕业时成绩优异,全区领先。后来因有了宝宝,卸下班主任职务,代了两年数学,然后就出现了出国热。那么,青年时代的爱好文学,也牵出了我和我先生的情缘。

给自己的交代

我跟我先生认识的经历很有意思。有一天,我去一个文学前辈家,碰到了当地报社主编夫人,她要介绍给我她朋友的同事单位的小伙子认识,她说这个小伙子很聪明,15岁进入交大,18岁就毕业了,原来年纪小,所以给别人找朋友都不给他介绍,现在差不多年龄了,而且在号称公司金饭碗的计算站工作。听了之后我也傻乎乎的没放心里。有一天正上课,主编夫人来找我,说要约见面时间,我还挺吃惊的。后来约好了见面,我们一见,聊起来觉得似曾相识,从此也就顺利了。

20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国门大开,学习国外的先进技术。我老公在几经选拔培训后,由陕西科协公派到了日本工作。后来我也带着孩子奔向他去了,从此打开了我的地区视野,走向了国际化。

在国外育儿工作,生活很忙碌,所以完全与文字脱离了。直到2004年,我回到深圳,一切安顿好,把孩子送进学校。个人就有了空闲,回想深刻的海外经历。我决定提笔梳理记录下来,给自己一个交代。那个时候,博客流行,是个很好的耕耘自留地。我就一篇篇地记录在博客里,构成一系列《出国记》,还有一些诗歌、散文、随笔和孩子们的作文。后来,我用梨书把它们打印成书,名为《最妈妈,日子长成一棵树》。在我大女儿结婚的时候,我把这本书作为礼物送给了她。所以与我,文字又有了另一种重要的意义,除了回忆就是传承吧。回首可以找到我们的过往,我们遇见的善良,我们的努力和收获。这本书里包含了我们成人及孩子们国外、国内,多文化多环境下成长的经历和努力。文字给了我记忆保留的机会。往昔是湖泊,其中只有一位泳者——记忆

我的海外经

92年先生被派到日本工作。94年我带着3岁的女儿来到日本,从此开启海外生活。第一年在横滨,带女儿适应了3个月后,送她去了幼儿园,我逛街时看到一家洗衣店招人,当时只会日语的几个单词和几句日常用语,我就让先生陪我去应聘,结果老板欣然接受了我,因为店里有位职员前田是来自东北的,她可以帮我解决沟通问题。第二天我就上班了。洗衣店是老板的家族小店,他的父亲传下来的,这是一个温馨的小社会,让我迅速融入当地生活,从店长到店员及中日混血前田,都给我留下美好回忆。

横滨呆了10个月,先生被派往公司总部。那是长野县的一个小城市附近,依山傍水的小地方。在日本,我们的住房都是公司给安排的,属于拎包入住状态。要到小地方去,公司主动答应先生,解决我的工作和孩子的入园问题,搬家也是他们全权安排。到了那里,我就职于先生公司的实装部,改行做实验板的手工组装。这是像玩游戏一样的,集体多工序工作,要细心、配合,高精度完美完成才可以。我又置身于当地人堆里,很快融入友善的同事中,语言也在聊天中迅速提升,工作得到认可,还带过日本新入职年轻人及来自中国的研修生。在日本的工作生活是规律、稳定、快乐的。于是要了老二,孩子出生前两周休假,到1岁4个月送到幼儿园,再复职回到部门,班长说:“我们一直等你回来呢。”

日本的幼儿园是我经历中最好的,教育模式特别令我欣赏。小女入园时,原来大女所在幼儿园的园长轮换来了,我们非常熟悉,她说:你在公司工作干什么?到我们园来啊,你是幼师毕业的呀。

在日本,传统思维女孩学幼师,做幼儿园老师是最理想的职业。这是充满爱和快乐的工作,她们的老师都特别活泼可爱,亲切和蔼。我家后面有一座深宅大院,常常飘来悦耳的钢琴声,后来园长告诉我,那家的女儿来园里当老师了,我才认识了这位高个、文雅,总是带着甜甜微笑的大院女孩。

在日本,邻里同事及中国研修生的故事很多。我记录在出国记系列中。

在大女4年级时,考虑长远教育问题,我们准备回国了,选择了深圳,正好有公司来挖人,在深圳建厂,我们顺势回来了。同时怕孩子教育难以适应,办了加拿大技术移民并很快批下来。

在深圳几个月后,我们又来到渥太华。已经有日本时的朋友举家先过去了,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安顿下来。我的任务就是陪伴好孩子,考察一下加拿大情况,自己也想好好学点英语。一切就绪后先生又返回深圳,继续搞公司。

渥太华的生活又是别样气氛,大女进入学校后,班里正好有个日本大使馆工作人员的女儿,他们家也是俩女儿,就住在我家跟前,于是孩子们玩得火热,经常两家sleep over。开始我带小女儿在Algonquin College 上英语班,结识了不少朋友,学习生活是紧张而快乐的。10个月结业后,我在家里办了幼儿园,目的是让自己有事做,女儿也有更多的朋友和接触面,因为我们住在卡尔顿大学旁,有些中国家庭,父母带着孩子来读博或博士后,需要安置孩子的去处。我又喜欢带着他们读书玩耍。周六我在中文学校教书,奇了怪,班里全是小男生。小女上中文课,大女随日本同学去日语学校,并在那里顺利拿到小学毕业证,又进入初中学习。这样,大女基本受到了正规的日本初二程度的文化学习,她得以拥有很纯的日式口音。我的英语班完成后,小女也进入大女的小学读kindergarten,这一下两家4个姑娘,玩得更high了。我当时做好了要回国当英语老师的打算,因为基于对日本及渥太华学校了解,我又燃起了做老师的热情。我在女儿小学,跟随ESL老师一段时间,跟她一起给孩子们小班上课做助手,也在小女kindergarten义工几次,对学校有了多些了解。并在ESL老师的帮助下,完成了ESL老师资格的学习,取得毕业证。

语言是一种工具,它也需要环境和运用保持水平。很惭愧,我现在荒废了它。

在大女初二时,我决定必须回中国读书了,因为她们的中文实在令我担心。这样我们又回到深圳,我答应孩子们,中文学好,以后他们选择在哪里读大学及工作生活由她们。日本那家也工作期满,要回日本了。孩子们做了一本生活日记,在离别前记录下彼此上学和生活点滴,然后相互交换,依依惜别,一段美好记忆留存起来。

用文字记录生

有感而发,随其自然,是我的写作习惯。在博客之后,曾在简书里也写过一阵儿。后来喜欢美篇,基本上就在美篇里写作了。去温哥华生活了几段,我留下了几个系列篇,比如孩子们大学阶段的温哥华度假记,反映了这个阶段,孩子是怎样努力学习和生活的,让我和孩子的心靠得更近。日常生活的游记,日本游,东欧行,成都,重庆,还有回乡。不单是游山逛景,我主要还要记录和家人一起的幸福时光和有趣的体验。一年年回乡一年年触景生情,一年年内容都不同,但是一年年感叹时光飞逝,亲情总是能激发我的灵感,所以我的创作中,经常有种相似感,我在不停的一遍又一遍表达这些感情,因为他们触及我的内心,让我情不自禁地去书写。

前几年,很多精力,我还投入到了公益中,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也用文字书写感受。有千艺手工坊,助学义卖,星星的孩子,关于自闭症孩子的记录。后来喜欢画禅绕画,我又做了禅绕画的教程。还有到社区里推广缠绕画,写了缠绕画的社区推广等等。文字在我这里都是简洁和浅显的。因为我简单的经历,写不出深刻的东西。同时,我也好像书写不出很长的内容。但是我的笔触表达的是善良、热爱、质朴,是乐观、开朗。现在,我爱我自己的心重起来了,公益活动参加得少了。但是,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文字和绘画仍然是我的执念,它们像一条小河,潺潺流淌,细水长流。

我的写作,常跟我的好朋友分享,因此能感染到身边的朋友。我最喜欢听到的,就是他们常说我,你的心态真好,跟你一起可以年轻很多,你不但自己好,还能带动别人好。我回家乡,就总是带着我的发小,和我的老同学一起出去玩,玩的时候就会很疯狂,唱歌、跳舞、赏景、朗诵,搞得她们很开心。所以在我文静的内心的下,有一种好乐好玩的性情。所以年纪虽然一年年大了,但却有一颗童心。

今后的创作计

当然还是随性创作,有感而发,反映身边的琐事家常。我希望自己的文字能有所提高,目标是简洁而深刻。要输出就需要有输入。所以我需要多学习,多听书,多读书。我想继续画好我的禅绕画和其他,能给它们配诗,或者让它们来配小诗成册,我喜欢做视频,做唯美视频,我希望文字和视频能够并存,保留下生活的美好。我一直想写家乡的凡人琐事和人事变迁,时代冲击,心理变化,家庭分合。但苦于功力不足,总是想这个事儿,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构思好。只要灵感不竭,写作不歇。我希望每年能给自己的文字结册成书,让自己的编书,成为每年的春节给自己的犒赏和礼物。

有幸认识加拿大女作家协会的各位姐妹。你们的创作也是对我的激励。你们文采飞扬,你们文思泉涌,都给了我继续创作的动力。我一定会在耕耘文字的道路上继续前行的。

谢谢大家!

附:会员感言

Lucia 张露霞:刚刚听完你这位平凡中特立独行的女人的故事。你有很好的成长环境,又接受了师范教育,擅长诗画田园生活,饱尝国外生活经历。给你的写作生涯留下了一抹重彩,你是平凡中彰显个性的奇女子,愿你在写作的路上飞得更高更远。

空谷(马兰) :听了你的故事!平凡中含有丰富的阅历,中国,日本,加拿大。哇,你曾经在渥太华呆过的啊!algonqun college Carleton U好熟悉的名字,我1999年底到的渥太华,不知你是哪一年来的,身边也有些从日本来的朋友呢。你文学的路上一直在坚持着,佩服!

grass:在凉爽的周六,听着温婉柔和的声音,娓娓讲述从亚洲到北美,再回归的故事,听着你与文字结缘,醉心于各种创作的经历,很享受的感觉。“往昔是湖泊,其中只有一位泳者—记忆”,诗一样的语句,优美动人,听之难忘。谢谢你的精彩分享!

郎莉: 喜欢听你娓娓道来的讲述,温馨有爱的内容,明快清新的笔触,乐观向上的心态。完完全全的文艺女青年,能写会画,以艺术记录生活,给女儿留下宝贵的生命礼物。你的生活看似简单,其实蕴藏着丰富的生活经历,在多个国家生活过的经历无疑拓宽了你的视野,“灵感不竭,写作不止“。期待佳作。

惜墨:听到你委惋动听的讲述,真是个文艺女,文静中内心充满活力激情,而感染你周围的人。用文字记录表达自己恬静的生活,丰富多彩的经历。到日本,深圳,加拿大,你足迹到过的地方,都留下你的文字。集结成书,送给女儿最珍贵的礼物。你又多才多艺,让许多人羡慕。你喜欢学习,更是锦上添花。祝贺你幸福快乐的人生,有幸福美满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