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唯一能在《权力的游戏》中如鱼得水的女人,可惜她死了

字数 3248阅读 2059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狄更斯《双城记》第一段的文字想必对于卷入《权利的游戏》游戏漩涡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贴切无比,就在本剧第一季第一集史塔克家族的家训Winter Is Coming(凛冬将至)就施施然的飘落在我们的耳朵里,联系到开篇就出现的异鬼,那时我还天真的以为这句顺口溜式的俗语是暗指长城之外的这些非人生物有所异动,我们即将看到的是人鬼大战呢。

然而随着剧情的逐步展开,才发现人鬼大战会有的,但却远远不是如此简单,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幅宏大的历史长卷和错综复杂的人物和国际关系,但最重要的是,自从劳勃国王亲自带领家眷和卫队来到北境邀请他曾经并肩作战也是最忠心、最重要的战友艾德·史塔克前往君临就任御前首相那一刻起,封印了几十年的乱世齿轮再次被唤醒并且徐徐转动起来,发出了恐怖的嘎吱嘎吱的声音,摇曳着每个人忽明忽暗的心灵。

从此死亡成了家常便饭,离别成了司空见惯,痛苦更是让人习以为常,心灵和肉体的流浪几乎成了每个人的必备套餐。

问题在于,亲们,你们准备好了吗?没人回答,因为几乎每个人都在乱世怪兽所掀起的狂风骤雨中瑟瑟发抖。

劳勃国王没有准备好,还在对皇后的深深怀疑中发泄着自己的暴脾气,所以他死了;艾德·史塔克没有准备好,还在遵循着自己的所谓正派的承诺,所以他死了;乔弗里大帝没有准备好,还以为当了一把手真的就可以为所欲为,无所顾忌了,所以他死了;斯坦尼斯没有准备好,他为了最终的胜利,宁愿信奉宗教而埋葬自己的亲生女儿,却不明白这正好吹响了他众叛亲离的号角,所以他死了。

还有很多不该死的人也死了,上一篇文章有位读者留言说道,该剧能够活到第六季的都是战士,我深以为然,他们不但是战士,更是圣斗士,可惜,大部分活着的人并不为此庆幸,因为他们会羡慕死者的安详,因为他们生不如死。

你以为被簇拥着坐在峡海另一端王座上,密谋反攻大陆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很爽吗?也许你可以把她当成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典型,但是很遗憾,她如坐针毡,如履薄冰。

你以为一直高高在上,俯瞰天下的皇太后瑟曦·兰尼斯特很爽吗?也许你会将她的遭遇归结为自食其果,NO ZUO NO DIE,然而事实是,即便她没有和亲弟弟乱伦,即便她没有打开授予教会武装权的潘多拉魔盒,她依然会难以自持,痛不欲生。

你会问,这些和乱世有关系吗?

如果没有乱世,龙母可能会是一个流落民间的旧朝公主,虽然可能生活不如意,但可以找一个富贵人家安然一世;如果没有乱世,劳勃会善终,瑟曦不过是一个出轨的皇后,而乔弗里不过是一个任性的继任者;如果没有乱世,斯坦尼斯·拜拉席恩可以继续当自己的海军大臣,享受着女儿的天伦之乐;蓝礼拜拉席恩可以继续当他的领主,喜欢他的男人;如果没有乱世,艾德·史塔克夫妇会幸福的看着孩子们吵闹,娶妻生子,渐渐老去,然后幸福的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几个孩子也会各安其职进入下一个轮回。

所以,不要再嘲笑二丫、三傻他们的软弱和悲情,这恰恰是暂时无法适应这个突如其来的纷乱,也不要过分斥责瑟曦的狠毒,斯坦尼斯的愚昧,当世界的平衡被打破,每个人都好像坐在了即将沉没的泰坦尼克号上,拼命的想要抓着些什么,无论是信仰,沉默还是呼号,残杀,不过是人性在这种时刻的本能罢了。

在这乱流之中,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每个人都在挣扎,拼命的反抗着命运,寻找着自己的位置,适应着自己新的角色,只有两个人除外。

这两个人是一男一女,一暗一明,他们不但对于这乱作一团的世界毫无恐惧,反而欣喜若狂,这乱世简直就是为了他们量身定做的舞台一般,他们面对低沉阴暗的天空仰天长啸,唱响了于这乱世悲鸣完全不同的咏叹调。

男的这里暂且不表,如果有读者能够猜出来,可以给我留言探讨。而这名女子,当然就是本文的主角,美丽的高庭玫瑰玛格丽·提利尔,提利尔家族的中流砥柱,也就是民间俗称的小玫瑰。

提利尔家族有点像上一场劳勃、艾德等组成的起义军与坦格利安“疯王”战斗中,最终导致胜利的天平倒向起义军这边的决定性因素—兰尼斯特家族一样,都是充当一个天使投资人的角色,被投资对象成功上市之后,作为回报,瑟曦成为了劳勃的皇后,玛格丽也成为劳勃继任者乔弗里的妻子。

但是,提利尔家族一开始却将赌注压在了起义起兵勤王反抗君临,劳勃的二弟蓝礼·拜拉席恩的身上,这个逻辑其实很简单,投资就是要用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利益,当时君临的权力格局已经非常清楚,如果没有外力的破坏基本上是针插不进,因此要么押注劳勃的大兄弟斯坦尼斯,要不就压在小兄弟身上,介于斯坦尼斯已有妻女,为了索要皇后的位置也只能选择蓝礼,哪怕他是一个男同性恋。

蓝礼被杀之后,斯坦尼斯掉头攻击君临,千钧一发之际,提利尔家族迅速调整投资策略,协助瑟曦的父亲,也是劳勃死后,君临最有话语权的泰温·兰尼斯特杀回君临城,解了兵临城下之危险,这样的册立护卫之功自然是居功至伟,小玫瑰自然而然的取代了父兄已死,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珊莎·史塔克,成为了新国王乔弗里的妻子,当然也惹得皇太后瑟曦浑身的不舒服。

刚刚将暴虐之极的乔弗里守服在石榴裙下不久,乔大帝就毒发身亡壮烈牺牲了,这家伙死的真是大快我心,小玫瑰的祖母“荆棘女王”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小乔一死,他的弟弟,也就是从来没有想过当皇帝的托曼成了新的皇帝,乔弗里是彪呼呼的啥都敢干,托曼是木愣愣的人事不知,当然很简单的就被小玫瑰摆平了。

历任三位丈夫,玛格丽始终挺立潮头,微笑的征服着一个个处于权利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们,没有一个雄性动物能够抵御玛格丽的进攻,哪怕是男同性恋者,她是天生的尤物,并且特别善于利用自己这个方面的优势,相对于完全依靠本能和感性做出选择的瑟曦,她的理性的让人恐怖,她的目的性异常明确,她柔媚的笑容之下隐藏着水利万物,无坚不摧的坚决和心机。

其实上文也简略提到,一直在唱对手戏的皇太后瑟曦和儿媳妇玛格丽相争,几乎就没有赢过,两人也可以做一下简单的对比。

从相貌风度上来看,两人各有千秋,瑟曦端庄高雅,庄严冷峻;玛格丽倾国倾城,仪态万千。

从待人接物方面来说,瑟曦对任何人都保持傲慢,而玛格丽对身边所有的人,包括平民,侍女,甚至是自己当时的情敌珊莎都是如春风般的温暖。

从心机、情商和政务方面,瑟曦在前五季做的都乏善可陈,简直就是一个依靠本能而做事的任性疯女人。而玛格丽的重重心机就隐藏在她那和善的天使面孔之下。特别是相对于玛格丽的从善如流,亲民,瑟曦简直是完败。大家可能还记得玛格丽亲自到贫民窟去资助那些穷苦人民,获得了他们的尊敬和爱戴,而这,恰恰是一个合格的王妃应该做的。在我看来,即便是让小玫瑰参与政务也绝对是把好手,只不过还没有机会而已。

从对付男人的角度来说,有句话说叫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这方面瑟曦太骄傲了,对于自己的粗俗的丈夫劳勃,哪怕对方贵为皇帝,她不但没有想方设法的去挽救他们之间的感情,反而故意的疏远对方并放任对方的不忠,执拗的生活在自己的畸形情欲的世界里。相比之下,玛格丽历任三任丈夫,即便是第一任的男同性恋蓝礼,她竟然可以拉着自己的兄弟一起来伺候对方,让对方不得不跪服于她的贤德之下。而即便是瑟曦有冲冠之怒并重重阻挠,玛格丽照样把她的两个儿子拾掇的服服帖帖,遇上这样的对手不是倒了血霉了嘛。

换言之,瑟曦是为爱而爱,为本能而爱,而玛格丽根本就不在乎什么爱情,什么婚姻,什么丈夫,她爱权利,她为权利而生,为权利而活。《权力的游戏》本来应该是她的游戏,对于她来说,这就是最好的时代。

很遗憾的是,她先是遇到了烂泥扶不上墙的蓝礼,又遇上了恶棍混蛋乔弗里,又遇上了阴柔寡断的托曼,还有一个阴魂不散,终日为儿时的巫婆预言"一个漂亮女人会夺走你的一切的瑟曦"缠着,她还能不能好好地游戏了。

不能!这不,第五季的最后终于让不惜代价的瑟曦给送进了教会的监牢,虽然瑟曦也是自食其果,但对于小玫瑰来说,这岂非又是一个悲剧?

而且,她也像其他英雄一样,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没错,《权利的游戏》就是由一个又一个,一环套一环的悲剧、巧合与偶然组成的,我们大部分人的人生岂非也是如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