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境的金色花(二)

字数 8186阅读 68

各怀鬼胎的继承者们,被切断的信号,被割断的吊桥……真正成为孤岛的“仙境”究竟会发生什么?

上一章


“这是一楼客厅,因为老先生的要求,除了几间卧室中有电视外,他所生活的领域中不许与外界有接触,所以没有电视机。客厅右侧是个长廊,里面挂满了泰戈尔的画,穿过长廊就到了后花园,那里可是开满了花。而且仆人的房间也在那里。左侧是餐厅与厨房,仆人们在十一点便会开始准备午饭。”

“仆人们?除了韦恩先生,还有谁?”

夏兰轻笑出声:“当然不止老韦恩一个。还有两个女仆——希瑟·邓迪与薇拉·奥拉特,和一个仆人兼园丁——安迪·奥拉特,与薇拉是夫妇。希瑟负责饮食,薇拉负责杂务,很能干呢。老先生也不愿与外人多接触,所以家中人并不多。”

凯点点头,又问:“听西蒙的口气,他不经常回来?”

“凯,你还真是敏锐。的确,西蒙先生并不在美国发展,他的产业在澳大利亚。五年前因婚事回来过一趟,以后就一直没回来过。实话说,那次回来并不愉快,西蒙与老先生吵了一架。”“哦,那艾丽克斯呢?”

“她倒是在美国。不过老先生死时正在旅游,所以未能及时回来。”

凯沉思一会儿,打量起长廊壁上的油画,并非泰戈尔的手笔,但用色与风格极为相似。“那是老先生画的,不过挺奇怪的。”“的确。”

这幅画并不算大,只能算是个小作,但意境深远。油画一边是由城市焰火照亮的夜空,如同火一般的颜色渲染了城市的热闹气氛。但另一边的夜空却是深蓝色,深邃如同大海,夜空上繁星点点,却是如此静谧。两个截然不同的效果放在一幅作品上,所带来的震撼竟难以明状。

“‘让他们住在自己选择的焰火闪烁的世界里吧,我的心希冀着您的繁星,我的上帝。’”凯低声喃喃。“怎么了?”夏兰问。“哦,”凯反应过来,“没什么,只是联想到了一首诗罢了。我想去花园看看。”

“当然可以了,我亲爱的小姐。”


此时,四楼阳台。

西蒙有些不高兴地抱怨:“怎么可能,竟然什么也没有!”

艾丽克斯擦擦额头上的汗,嘟起嘴:“道格,我们是不是理解错叔叔了,为什么除了这个巨大十字架外,这儿什么也没有?那个凯为什么不上来?”

道格拉斯摸摸艾丽克斯的头发:“别抱怨了,说不定有暗道呢。快找吧。”“哦。”说完,他们又开始翻找线索,西蒙本不想参与,但怕吃亏,也加入到翻找行列中去。

“哦,对了,韦恩,已经十点多了,去叫一下梅芙,让她过来帮忙。”西蒙看了一下表,直起身对韦恩说。老韦恩点点头,走开了。

来到一扇铁门前,夏兰伸手想将其打开,却发现这个门被锁住了,这扇铁门将两人与外面满园春色阻断。凯向外看,后花园被打理得很漂亮,有玫瑰、紫罗兰、兰花......花香扑鼻,花园深处有座小木屋,十分别致。

“怎么回事,”夏兰猛烈地推拉铁门,但铁门除了发出巨大的声响外,没有任何反应,“安迪不会锁上这扇门才对的呀。话说安迪去哪儿了?”

凯透过间隙向外看,问:“后花园能通向哪儿?”

夏兰停止折磨这扇门,不好意思地笑笑,似乎是为自己刚才的不绅士感到抱歉,“后花园有条小路,但那条小路上也有个铁门,长年上锁,我没见开过,但老先生却很喜欢去那。”

凯点点头,语气中有些惋惜:“既然赏不了花,那就上二楼吧,二楼除了书房还有什么?”

“老先生的卧室便在那里。”夏兰回答。“对,说起老先生,他,哦,请原谅,他是什么时候逝世的?”

夏兰有些不自然地笑笑:“凯,你还真是一点也不留情面。”“哦,老先生死因是什么?”凯并无松口之意。夏兰沉默了一会儿,回答:“自杀,在过了他第80个生日后自杀,就在两个月之前。”

“自杀!”凯有些惊讶,“可以确定吗?”

夏兰面色沉重地点点头,露出一丝苦笑:“应该是,因为老先生死前在生日宴会上曾说:‘我将一次又一次地死去,以此明白生命是无穷无尽的。圣人,能在您的年龄死去是我的荣幸。’当时并未明白这句话。”

“死之泉,使生命的止水流动。”凯叹了口气,对夏兰说,“走,咱们上楼吧。”


“真是的,见鬼了,我不找了!”西蒙终于爆发了,气冲冲地坐到椅子上,用毛巾擦了擦手,“根本什么也没有!”

“道格,或许我们弄错了。我记得《新月集》的《仙境》那一篇提到过:‘假如人们知道我的国王的宫殿在哪里,它便会在空气中消失’。难道叔叔告诉我们要找的东西是无形的?”艾丽克斯气喘吁吁地问。

道格拉斯叹口气:“看来凯说对了,我们只是在浪费时间。现在看来,只好先下去等待了。”“等待?”西蒙冷笑一声,“再等,遗产就不知进了谁的口袋了?”

艾丽克斯不高兴地瞪了西蒙一眼,但也无可奈何。

“西蒙少爷,”突然,老韦恩的声音传来,再过几秒钟,老韦恩便出现在他们眼前,“西蒙少爷,夫人并不在屋内,不知去哪里了?”

“什么?”西蒙语气很怪,仿佛老韦恩在愚弄他一般,“怎么可能,梅芙她能去哪儿?真是的,到处乱跑,迷路了怎么办?韦恩,你帮我找一下她。道格,艾丽克斯,你们继续找,我先失陪了,我得去找我妻子了,她经常不听话乱跑。”

“那可得好好管教管教呢,别让她在‘别人’的家里乱走,很不礼貌的。”艾丽克斯讽刺道,故意把“别人”说得很重。西蒙冷笑一下,与韦恩一起离开。

上了二楼,向与书房相反的方向走大概十步,便来到一个书架面前。

“老先生的房间在哪里?”凯疑惑地问,四处张望,没有发现有任何入口,但夏兰只是微笑着看着凯,并不回答。凯又仔细打量起面前这个书架以及上面的书籍,很快便发现其中的奥秘——有一本书是假的,是与书架连在一起的。书脊上的“新月集”这三个字是凸起的,很明显这便是开启主卧之门。

夏兰微笑着点点头,肯定了凯的想法。他先用食指按下“Moon”,再按下“Crescent”后,只听到“咔咔”两声,书架便移向一旁,这时凯才发现地上的滑道,看来保养得很好,并无太大磨损。

几秒钟后,主卧的一景便呈现在凯的面前,但即使只是一景,也足以惊到了凯。凯也曾多次出入富豪之家,奢侈的也见过不少,但如此奢侈的还是头一次见——墙壁上镀了一层白银,房顶上用黄金所镶饰。要是完成了委托,可真要好好敲一笔呢,凯想着,走进了房间。

房间内更为奢侈,竟用了数百颗水晶装饰床沿,床头柜,与黄金的金色相互辉映,照得房间内十分明亮,地毯是羊毛织成的,十分柔顺。墙壁上挂有四幅用金镶边的画,是泰戈尔后期的画风,但仍非泰戈尔本人之作。内容抽象,但似乎有很深的寓意。

凯有些不解,如果老先生十分喜爱泰戈尔,那应该对财富、生死都有一种超越常人的认知才对,为何居住之地如此奢侈,恐怕再庞大的产业也会被挥霍尽吧。

在这个如此奢侈的大房间里,凯突然感到一丝孤独之感,想必老先生在此过得并不高兴吧。“喏,凯,看那幅画,”夏兰说,指向墙上的一幅画。这幅画用了大面积的的黄色,只在一旁出现了一棵树,但同样也用了黄色,是枯黄。树干如同人绝望的身躯一般扭曲,但就在这棵树枝上有一个鸟巢,但里面并无雏鸟,只有老鸟呆在其中,等待死亡。

凯盯了一会儿,问:“怎么了,夏兰?”

夏兰笑着摇摇头:“不是那幅,而是墙上的图案,不也是幅画吗?”凯经提醒才发现因被黄色吸引而忽略掉墙上的看似涂鸦的几笔,看似杂乱,却又并非无设计之作,十三条黑线切割了整面墙壁,并用铂金着重修饰了被分割出的七块区域,在最大的区域里零星的用黑色作了点缀,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来。“那是老先生最得意的作品。哦,薇拉,你来了。”

凯也马上注意到走进房间女仆打扮的女人。薇拉身材高挑,碧绿色的眼眸,金色卷曲的头发,五官十分精致,却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而且她给人的感觉并非身份低一等,而是十分高贵,但就在这张脸上,竟有一丝忧伤。

“伯明翰尔先生,上午好。这位,是西蒙少爷的妻子吗?”薇拉问,脸上极力压抑着一种情绪。“不,薇拉,她是凯特·凌,是道格的未婚妻。”夏兰马上帮凯解释。

薇拉点点头,松了一口气:“凌小姐,您好。”“哦,叫我凯就可以了。薇拉,我可以这么叫吗?”薇拉致以微笑表示许可。“薇拉,这么大的一个别墅都是你一个人在打理的吗?难道不累吗?”凯接着问。

“家里一般没多少人,所以做的并不多。只是道格少爷每周要更换两次床单,老先生生前只让我三个月打扫一次他的屋子,所以工作并不累。”“凯,我跟你说过,薇拉是个很能干的人。”夏兰说。

凯点点头:“的确,不过薇拉你见西蒙的妻子了吗?她长得很美呢。”看到薇拉逐渐变坏的脸色,凯满意地点点头,“既然你要打扫这儿,那我们不便打扰,先走了啊。夏兰,带我去三楼吧。”

夏兰无奈地看了眼极力抑制情感的薇拉,回答:“好吧。”

“凌小姐,我看您是个聪明人,所以我给您个忠告,加入这个家之前甚至之后都不要怀有任何好奇心 ,好奇心害死猫。”薇拉表情有些黯然地说。“多谢提醒,薇拉,我会注意的。”凯说着,走出了主卧,跟在夏兰身后,准备上三楼。

在这时,一个身影悠闲地走了下来,竟是西蒙。他一看见两人,马上一改刚才悠闲之态,装出十分着急的样子。“卢尔顿先生,怎么了?”夏兰以西蒙母亲的姓称呼他,尽显讽刺之意。

但西蒙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他回答:“梅芙不见了,你们有见过她吗?”

“梅芙不见了?”凯有些吃惊,他们并未遇见过。在一楼时,梅芙应该没机会离开,那么要想下楼,必须要在凯他们在主卧之时走,或许她并未下楼。凯回想起一些细节。

“本来我让她在三楼客房休息,倒下时差。但刚才我吩咐韦恩去叫一下她,便发现她并不在房里。”西蒙显得十分着急,左顾右盼地。

凯点点头:“看来卢尔顿夫人是第一次到这儿,需要一个向导,怪不得您会这么急呢。”西蒙说:“她的确第一次来,但我真的太着急了,她或许是去参观了,参观她未来住的地方。但并非我多心,在这个家里谁也说不准是否能赢到最后。夏兰,带凌小姐去四楼吧,别让那两个人等急了,而且三楼我想也没什么可参观的。”

说完,西蒙慢慢走下楼梯,凯不得不侧身让他过去。

“虽然还想继续参观,但还是先去四楼吧,”凯对夏兰说,“我需要问道格拉斯一些事。对了,三楼四楼分别是什么?”

“三楼是客房,四楼是阁楼,上面有露台。凯,请随我来。”

“凯,你终于上来了。”道格拉斯用冷酷的声音表示自己的不满。

凯朝他们笑道:“怎样,什么都没找到吧,我就说嘛,这里没有这个秘文所指之物的。不过不用担心,第二条秘文一定能找到的。”

“真的?凯,难道你已经找到了?”艾丽克斯兴奋地说。凯摇摇头:“差不多了,但还差一点,”凯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离十二点还差1小时23分钟,这时不能心急。”“那现在干什么?”道格拉斯与艾丽克斯异口同声问。

“休息,”说完,凯便打了个哈欠,“道格拉斯,我想你应该给我准备了一个房间,我想歇会儿,因为接下来的路会更难走。怎么样,带我去我的房间吧。哦,你们也都回去吧,最好找找房间里面有没有地方动了手脚。”

虽然道格拉斯脸色并不好,但他还是对艾利克斯说:“也对,旅途劳顿,那就休息一会儿吧。”毕竟找秘文无果,也只能依靠凯了。离开时,凯对门旁巨大铜十字架皱皱眉,看来老先生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呢。


还有15分钟就要下楼了,凯看了一下手表,叹了口气,从口袋里取出一部黑莓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这里是凯文·金。”那边传来毫无声调变化的熟悉的声音。

“呃,凯文,”凯深吸一口气,“我是凯,那个,我去不了你的生日宴会了,有突发任务。”“凯,你已经缺席多次了。”凯文声调仍未变化,但态度较刚才更为冷。

“没办法,凌先生布置的任务。对不起,回去再补你个蛋糕。对了,帮忙让马库斯查一下拉斐尔家族。”

凯文回答:“当然可以,但......”手机通话突然中断,凯疑惑地看向手机屏幕,却发现原本很强的信号现在竟变成了零。凯马上向窗口移动,但信号并未变强。当凯正疑惑时,却发现从窗户向外看,正好可以看见吊桥,以及森林的美景。凯盯了一会儿窗外,将手机重新装入口袋中,再从口袋中取出折叠耳机,挂在脖子上。整理一下衣服,确认泰瑟枪在右边口袋中后,凯离开了房间,准备参加这场不寻常的聚餐。

刚到客厅,便看见西蒙与老韦恩正在交谈,见到凯,便马上停止了对话。“哦,是凌小姐呀。”西蒙有些不满地说。

“哦,拉斐尔先生,请问您的妻子找到了吗?”凯不怀好意地问。“没有。”西蒙回答。

“那么我想您妻子应该有手机才对吧,为什么不联系一下她呢?”凯装作认真的样子问。西蒙先愣了一下,但又果断地摇头:“算了,打了也接不通,就不劳凌小姐费心了。凌小姐是去餐厅吗,一块去如何?”

“当然可以。”凯边说边眯了眯眼睛。

客厅门离餐厅且五步之遥,跟随西蒙走进餐厅后,凯大吃一惊—如果说主卧客厅为奢华,那么餐厅为虚幻。墙壁上用透明的颜料描绘出一幅宏大的作品,仔细一看,却是主卧墙上那幅图的扩大与修改,透明的蓝色被分割为七块,每块蓝色区域中有纵横交错的白线,共十三条。如同主卧中一样,最大的蓝色中分散有黑点,似乎有什么意义。餐厅门正对面有一座摆钟,表盘上一边画有云雾,另一边则为鸟,鸟下面似乎有阴影。摆钟放这有些突兀了,凯心想。

餐厅以水晶灯照明,共有七个,水晶灯下为长桌,以白布覆盖,上有各种美食共六份,且不相同。以鲜花加以修饰,使进餐成为一种享受。站在餐桌一边有一位中年女子,身材高挑,面容严肃,是个一丝不苟的人。见三人走进,她鞠躬迎接:“西蒙少爷,凌小姐中午好,请入座吧。凌小姐,按道格少爷吩咐,您的午餐为八分熟黑椒牛排配红酒,无甜品,请问您是否满意?”

“哦,谢谢你,希瑟夫人。”希瑟·邓迪负责饮食,想必深得这家人信任。凯向饭桌上看了一眼,有印度的食物、传统英式餐。西蒙在一份无甜品的英式餐前入座,而另两份英式餐前均有甜品。

西蒙先尝了一口红茶,悠闲地等待其他人的来临。凯也在属于自己的那份午餐前坐下,纵使她之前早用压缩饼干喂饱了肚子。

差五分十二点时,除了梅芙,其他人都来了。夏兰坐在西蒙对面,左边是道格拉斯,道格拉斯身边是凯,凯对面是艾丽克斯。而希瑟、老韦恩侍立一侧,薇拉与安迪并没前来。

道格拉斯与艾丽克斯似乎并无心情享受午餐,西蒙本来动了几口,见众人并无人用食,也放下了刀叉。

“凯,你到底还在等什么?”道格拉斯压低声音,有些不满地问。

凯看了一下表,还差一分半钟十二点,便说:“请大家看向四周,请问墙上有什么?”西蒙环顾一周,不屑地说:“这有什么,不过是蓝色罢了。”

“不,”凯摇摇头,“应该再仔细一些。”

艾丽克斯盯了一会儿,突然高兴地说:“我知道了,是‘仙境的七大洋和十三条河’!”

凯看了一下表,还有半分钟。“请再仔细一些。”凯说。

西蒙冷笑了一下,摇摇头,又开始喝起红茶。艾丽克斯和道格拉斯却起身走到墙面前。“咦,这些黑点组成的图案……”“是拉斐尔家族所用秘文,意思为‘公主’。”道格拉斯接着说。

凯叹了口气,从左边裤口袋中取出布谷鸟之眼,迅速按在一个黑点上,众人这才发现其中一个黑点竟是星状凹陷。与此同时,钟声响起,宣告十二点来临。突然,墙体发出沉闷的响声,却是墙上一片区域凸出来,凯连忙靠近,原来是隐藏在墙中的一方储物盒,其中放了一枚新月形的小型象牙饰物,与布谷之眼同样大小。

“接下来呢?”道格拉斯语气中有些失望,本以为会是新的秘文。“我希望只有与之有关的人随我来。”凯已将“新月”装在身上,她说。

“好,希瑟、韦恩,请在此收拾残局,另外,把安迪找来,我希望他没有喝酒。”

西蒙仍端着红茶,一声不吭地跟在众人后面,似乎有什么打算。

见凯上了二楼,并在老先生房门前停住,艾丽克斯疑惑地问:“凯,为什么来这里?”凯神秘地一笑:“从我踏入这个家,我便发现这儿很看重身份,并常以贵族自居,且西蒙·拉斐尔先生特别爱喝红茶。所以我大胆地猜想拉斐尔家族是英国移民到美国的家族。”道格拉斯点点头:“没错,是家父生前移居至此的。”

“在英国有句古话‘英格兰人的家便是他们的城堡’,而我想在老先生心中真正的家只有这间房间吧,也许他认为只有这里,才能得到平静、自由,包括肉体上和精神上的。道格拉斯,劳驾打开这扇‘门’。”

道格拉斯点点头,先按下“The”,再按下“Moon”后,书架移开,露出房间。

“‘墙壁是白银,房顶是璀璨的黄金’,秘文所指,就在这里。那么在这有什么与餐厅是相似的吗?”

艾丽克斯眼尖,马上说:“这幅墙上的画与餐厅的那幅差不多,但……似乎不太一样。”

“黑点的排序以及用色。”道格拉斯说。

“餐厅中用色为透明的颜料,而在这里不是。就在这幅画所在墙上还有一幅挂着的画。‘沙漠上只有小丛小丛的黄草和一棵树,上面有一对聪明的老鸟搭建的窝,那个地方就是特潘塔沙漠。’也就是秘文所指。而这些黑点的意义为‘理发师’。”凯取出“新月”,按到其中的一个新月形黑点中。

几秒钟后,伴随着机械齿轮的运转声,描绘着“特潘塔沙漠”的那幅画,沿左上角逆时针旋转90°,露出了画后的秘密——竟是一个内嵌式保险箱。而且是特殊订制的,密码并非数字或字母,而是类似“”的字符,且有指纹识别装置。

“需要四个字符解密,”凯说,“道格拉斯来输吧。”

“密码是什么?”道格拉斯有点不解。“《新月集》中有答案。”

“‘我将带我的朋友阿苏与我同行,我们要快快乐乐地在仙境里的七大洋和十三条河中航行。’‘只有我的朋友陪我穿越特潘塔沙漠’,

我的朋友,这就是答案——‘阿苏’,”艾丽克斯分析道,“道格,我来输入吧。”说着,按下了四个相应的字符。

“嘀嘀。”保险箱发出声音后,自动弹开。保险箱中放着一张纸条和一把古铜的华丽的钥匙。夏兰取出纸条,而艾丽克斯抢在西蒙之前拿走钥匙。

“夏兰,第二条秘文内容是什么?”西蒙急切地问。

“放学后,路经约拉迪希荒地,一人影在荒地中不停地挖,荆棘丛刺破了他的手指,但没有人会骂他。我的心做出了与众人相反的决定,繁星是我对您忠诚的证明,上帝,在您静谧的心中,我愿用古老的钥匙打开那尘封已久充满歌声的内心。”夏兰念出第二条秘文的内容。

“‘约诺迪希荒地’?”西蒙有些疑惑。艾丽克斯冷笑一声:“是‘约拉迪希荒地’,笨蛋!”

道格拉斯望向凯,但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毫无思路。

“三位继承人,请问,”夏兰不怀好意地笑着说,“接下来的行动也要同行吗?如果同时找到‘光明之岛’,那样遗产将会三等分。别忘了,在交过遗产税后,遗产就不剩多少了。”

西蒙与道格拉斯、艾丽克斯相视一眼,西蒙厌恶地说:“我才不要与侮辱血统的人同行。”

“哼,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艾丽克斯扭过头说。

“凯,这次你同我们一起找吗?”道格拉斯问。凯摇摇头:“不如分成三路好了,西蒙·拉斐尔先生一路,道格拉斯与艾丽克斯一起,我与伯明翰尔先生一起,我和他职业相同,想与他好好谈谈,行不行?”

“哼,道格,看好你的未婚妻,小心被戴了绿帽子,”西蒙冷笑一声,说:“对了,那把钥匙交给夏兰吧,这样比较公平。夏兰,小心别被美色诱惑啊。”说完,走出了主卧门。

道格拉斯瞪了一眼微笑着的凯,似乎有点生气:“凯,你有点过分了吧,这样下去,你的身份便会暴露。”“那又如何,本来就是个不确定的身份,再说,就算我不说,你之后也一定会支开我的,不是吗?三人都各怀鬼胎,而这幢可以算得上与世隔绝的仙境里,就是最好的场所。”凯眯起双眼。

道格拉斯没有回答,一旁的艾丽克斯先把钥匙给了夏兰后,略带疑惑地问:“可是凯,只要吊桥还在,这就不算与世隔绝,不是吗?”

凯听了后,笑了一下,走向窗户。窗户正对着森林,从这看下去,便可以看到大门前空地的情况。看到凯这么做,三人有些犹豫地走过来向下看,看到的景象令三人大吃一惊——原本架在“现世”与“仙境”之间的吊桥现在被人割断了,的确如同凯所说,成为了真正的“仙境”。

“我是刚才下楼前发现的。不过看这种情况,应该是有人从房子这边过了吊桥后割断绳索的,所以割断绳索的人不可能再到房子中了。这样的话,现在不在这里的人就有很大嫌疑。”

三人点点头都清楚凯所指。“而且这里的信号似乎也被人切断了,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如果有什么突发事情,那么......”“根本报不了警。”道格拉斯面色沉重:“凯,你什么意思?”

“我说了,三人都各怀鬼胎,因为夏兰刚才所说三人同时找到‘光明之岛’的情况并非不可能发生,所以……但请放心,作为一名合格的‘金钥匙’,我一定会保护好二位的安全的。”毕竟还没给委托金呢。凯在心中说出后半句话。

“艾丽克斯,我们下楼吧,寻找‘光明之岛’的事交给凯就行了。”道格拉斯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并走出了主卧。

艾丽克斯看了凯一眼,眼神有些怪异:“凯,我想你应该很聪明吧,但是千万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说完,便随着道格拉斯下了楼。

夏兰耸耸肩,面向凯问:“那么接下来呢,凯?把他们都支走后,干什么?”

“不支开他们,他们的真实用意我又如何得知,只是可惜了,”凯压低了声音,“‘仙境’的纯洁将会被人玷污。”

凯叹了口气对夏兰说:“我想再去后花园看看,我猜现在那扇锁住的门应该打开了。”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