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伏/石丰

图片发自简书App


【石丰画语】艺术表现形态和语言的个性化、独特化、自由化,深刻在人性实质、现实情境、思想厚度和故事哲理;核心在价值观念、问题揭示、意识解构和直达本象;简明在由表及里、视觉创意及心灵震撼!

…………………………………………………………………

中伏(散文)

图文/石丰

月光清寂,夜色沉沦,蛐蛐欢鸣,飞蛾在老家屋檐的路灯下转着圈子,环绕出一道又一道的弧度,低调的萤火虫象几颗撒在地上的星星一样,点亮了一片属于昆虫的世界,村后的梧桐树上隐约传来几声斑鸠的叫声。

此时,空气里弥漫着一阵暗香的气息,已入中伏的老家,随着一股摇夜的树叶和沙沙作响的清风的到来,也一扫白昼的炎热和焦灼,顿觉浑身上下充满凉意,可能和下午老家周边的雷雨而至有关。

今年秋夏时节,关中老家雨量充沛,蔬菜、苹果、梨子、桃子,玉米等秋粮长势不错。但是,进入暑季以后,老家已有两个星期未见下雨,午后的温度也高达38度。

图片发自简书App


晚上十时过后,老家的燥意才逐渐隐退,门前消暑纳凉的年长的乡亲们大多回屋睡觉,也有个把子精力充沛的发小和年轻力壮、膀大腰圆的后生们围坐一圈,依然在喝酒、抽烟、吃瓜、诉苦、咒骂、期盼、吹牛和谝闲传。

我再次回到房间,给老娘盖好被单,问问父亲是否需要关闭风扇,再看看桌上的蚊香是否正常燃烧,而后出屋,坐在门前的凳子上准备休息一会儿,阅读今日的简书和微信,趁夜深人静和清凉舒适,写一两段艺术随笔。

这时,从小在一起上学、上树、斗鸡、打包米、捉迷藏、玩泥巴和偷西瓜的发小发现后,喊道:伙计,搬到这里来,这里有风,更凉快点儿,顺便问问今天发生了什么宫廷事件或重大新闻……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年,小丫头放暑假以后,孩子上学暂时不需接送,我从西安回到老家伺候年迈的父母一段时间。每当傍晚,和邻居发小等父老乡亲小聚一阵,话题东西南北,故乡历史和趣事,艺术鉴赏与启蒙等热点新闻时政几乎无所不谈。特别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对门子我叔幽默风趣的语音风格和犀利老道的表述方式及许多观念观点,时常让大家深表赞同或开怀一笑。

过去的老家,由于各种条件有限,青瓦青砖,土城土墙,木门木窗,大同小异 ,是老家房屋建筑的所有样式和风格。包括街道、院子、门前等地方均由自然土质形成。勤快人家总是将此打扫得干干净净,几乎可以达到凉鱼鱼和凉搅团的干净程度。(陕西关中地方民间美食,用苞谷面或小麦面粉制作)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记得麦收过后,天气愈加炎热,每天傍晚时分,我和发小从自家屋里将竹席拉出,展开于门前小院,和母亲等左邻右舍一起纳凉过夏。尽管,大人们的话题讲得津津有味,或者声情并茂,但我们这些年幼无知的熊孩子们却听不大懂,只能利用此等时机,和发小们嬉笑打闹,你掐我捏,相互戏斗,满街道你追我赶,玩得汗流浃背,好不欢实。

下午四点左右,和邻居亚丽姐上午已经约好,帮我一起给娘洗澡。而娘最近状态不错,饭量很好,早晨一碗稀饭,一碟小菜,一个煮鸡蛋,吃完后,还要再吃一个辣子夹馍。看着老娘吃得有滋有味的样子,我心里也坦然高兴,希望娘尽早恢复健康。

亚丽姐推门进屋,她和娘打过招呼,又说了一会儿闲话后,我们一起抬着娘,准备给娘洗澡。娘,今年86岁,腿脚不便,身体也不同往年,生活无法自理,躺在炕上需要喂食,已经半年有余,其间我妹子付出了巨大的辛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午后的阳光已洒满院子,温度也非常适合给娘洗澡,以预防感冒。院中的茂草和蔓菜生长旺盛,一片碧绿,金黄色的向日葵正在成熟,灿烂的红蓼(miu)花开得姹紫嫣红,水井旁边的柿子树,时刻准备着去迎接火红的季节。

回到老家后,一些简单的家常便饭我完全可以搞定,但是,让娘吃些花样品种来,除了我妹子的拿手厨艺可以满足娘的愿望外,只要给邻居亚丽姐打声招呼,她即是再忙,事情再多,她却从未推辞过。

无论是菜油锅盔,手工擀面,烫面油饼,苞谷鱼鱼等老家美味,即是我早晨正在睡觉,她已将刚出锅的热油锅盔放在了我家的案板上。顿时,满屋子飘荡着花椒叶子和麦面的香味,我盯着让人垂涎三尺的锅盔,睡意顿无,精神也似乎提振了许多。

图片发自简书App


所以,老家俗语,远亲不如近邻,给亚丽姐增加的麻烦和她的善良厚道,我和娘表示由衷地感谢。而且,娘特别吩咐我,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别忘记了你姐的好处和帮助。

下午,我和亚丽姐一起给娘洗完澡后,娘躺在炕上高兴地说:凉快得很,就象知了退了一层皮一样,我还要继续多活几年,看看大世面呢!

是夜,零时已过,夜风一阵凉似一阵。我将凳子搬进屋里,准备休息。娘吩咐我早点睡觉,注意身体,不要熬夜。但是,无论好习惯或者不良习惯一旦形成,要想改变改观,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我躺在床上,望着窗外满天星斗的夜空和那颗迅速划过房脊的彗星,深感时光荏苒,稍纵即逝,自己当孩子还没有玩耍几天,已经人到中年。古人讲,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云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今,由于生活和医疗等条件已今非昔比,有人将步入五十大岁划分到年轻人范畴,我权当后青年时代吧。最近有新闻报道,东北某省由于社保资金严重短缺,鼓励退休人员再创业。我想,将古人的说法顺延三十年,即六十而立,七十不惑,八十知天命,不正是对这个荒谬现实的镜像和讽刺么。

记得年少学画时,飒爽英姿的父亲,不但是我写生的标准模特,而且他时常勉励我: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我若遇到什么挫折时,父亲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父亲,初小未毕业文化程度,但他的这些人生哲理和谆谆教诲,大道至简,穿越时空,如同重温一下儿时的美梦,也是一件多么让人感恩并珍存的父爱如山和金色年华呵……


石丰2018/7/28/于老家

图片发自简书App

【石丰画语】观察方法和表现方法的大同小异,或者人云亦云,即是艺术创作的普遍现象,又是艺术创作的无形屏障和大忌。包括对具体物像地深刻感受,如果仅限于对事物表象的认知和理解,是很难创作出具有独立思想和表现形式独特新颖的艺术作品。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个人简介】石丰,陕西华夏文化促进会副会长,《时代人物》杂志社主笔,独立艺术家,自由撰稿人。2016年《时代人物》首刊报道,2018年荣登《时代人物》首刊封面。67年生于陕西,现居西安;自幼习画,年少时即有作品发表于杂志和报端。曾从事多媒体和互联网等相关设计工作,艺术跨界和艺术门类涉猎广泛,现从事当代艺术创作。秉持魔幻解构主义和几何主义相结合的艺术风格和绘画理念,以艺术的方式和角度,揭示人性本质,消解事物表象,解构现实生活,做有灵魂和有信仰的艺术。

【时代人物】是中国第一本与美国【时代】周刊具有天然姻缘的大型时政综合类期刊。坚持以“全球视野、中国高度”为标杆,团结全球学界、文化界、思想精英,深入时代的各个方面,梳理海量信息,用朴实、深刻的表述为您提供最具价值的思想盛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