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夜行 (一)

这篇文是作者想起初中看的一篇杀手小说,闲来无事开的脑洞,文里不打算写什么西皮,因为楼主只爱白澍一人。本文主人公自然是白澍,故事从白澍六七岁讲起,从小接受杀手训练,朋友只有江染和李十三两个人,这两个人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原型,而白澍这个角色作者会尽量加进白澍的性格特点的,当然,只是尽量~因为楼主没写过文,然第一篇就是个古风文,所以有什么脑洞啊,或者有什么建议的,希望多跟我留言交流,因为我也是想到哪写到哪,说不定你的脑洞就成了文章的一部分呢,说不定写着写着就成长篇了呢,哈哈哈~~~

01

“哎……哎……起来了”穿着厚厚棉靴的大脚踢在一个六七岁男孩的身上,男人声音低沉不耐烦的吼着。躺在雪地上的男孩有些吃力的撑起上半身,用力晃了晃头,似是刚刚清醒的样子,而后又懒懒的抬眼看了看刚才踢他的男人,转头又赖在了雪地上。

那男人见小孩子丝毫没有配合的意思,回头瞧见雪庐里手握暖炉的人,觉着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便从腰里抽出鞭子朝男孩甩过去,哪知男孩机灵的滚到旁边,那鞭子扬起的雪却洒了旁边挨着站的男孩一脸。

连鞭子都上阵了,男孩才慢悠悠从雪地里爬起来,散漫的拍掉头顶身上的雪,斜着眼睛瞟了眼雪庐里的人。那男人长相清秀,眉目却冷峻,一双眼仿佛能把盯着他眼睛的人看通透,穿着浅紫色内袍,深紫色外裳,肩上搭着黑色的狐皮披肩,半卧在暖塌上,慵懒却又清冷,不容置疑。

男孩在心里打了个冷颤,看来上面的人不是个好惹的主儿啊~转过头见雪地里站着十几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最大的也不过八九岁的样子,一个个站的笔直,眼睛却不时喵到自己,似是好奇,却又不敢正视,眼神里也还充斥着未脱的稚气。

“这半路送来的,怎么也敢要”雪庐里的“不好惹”低眉转了转手里的暖炉,悠悠说道。

“王爷说,护城河边…”拿鞭子的男人靠近雪庐,面朝里头的人压低声音说。

“住口,我司暗涯的事,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指点了”声音似是有些凌厉,男人缓缓理了理衣角,微微抬头看了男孩一眼,嘴角漠然流出一句“丢出去”

听见“丢出去”三个字,男孩吓了一跳,立马冲到那十几个孩子当中,随手抱住其中一个,连脚也攀了上去,瞪大眼睛,耍赖似的朝着雪庐里的人喊叫:“怎的这么大个地方,容不下我一个孩子,也不怕我出去了说你们的坏话,说你们连小孩子都不放过!”说完自己还咽了下口水,一副我就打算赖在这的仗势。

听见声音,那男人依旧面无表情:“活着出去怎么能叫丢”

男孩瞬间慌了,本以为这次跟以往一样,是被上一家随随便便卖到什么地方,无非是做些苦力,讨讨饭,再不济就是在冬天被脱掉棉衣,瑟瑟发抖的在大户人家门口等夫人小姐出来,用六七岁孩子的年龄优势来讨些钱财与赏赐,哪知这一次这人怎的这么狠,开口就是死活这等吓人的事。

六七岁的孩子虽不曾了解生死为何事,但也感觉到如果死了绝不是什么得好处的事,于是自己给自己鼓了口气,挺直腰板说道:“看你衣着华贵,定是个有钱大户,怎会连个孩子都不放过。再说,你怎就知道我年龄小就没有用处”

男人依旧漠然:“动手”

握着鞭子的人冲进孩子堆里,一把抓住男孩的衣领提溜了起来,三下两下就把鞭子缠在男孩脖子上要勒死他。

男孩用力挣扎却又感觉手脚渐渐酸软,胸口憋得一口气上不来,双手胡乱在空中抓着,似是想抓住什么救命稻草。在慌乱抓着的时候,忽然碰到了男人的大手,男孩用尽全身力气用指甲在那手上狠狠抓了一把,男人眉头皱起,“嘶,嘶”的叫着撒开了紧握的手。

男孩掉在地上,用力的咳着,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怎知口袋里掉出一片紫色布片来,雪庐里的人瞧见了布片,抬手制止了拿鞭子人的下一步动作,道:“先留着他吧。”冰冷的眼神里竟然流出一丝不一样的情感,是怀念,亦或是心疼,男孩看不懂,但他知道,自己暂时不用死了,这才是最好的。

“不好惹”很快恢复了他冰冷的样子,对着男孩淡淡说道“以后跟着我吧”

男孩没敢应声,倒是拿鞭子的男子双手抱拳:“主人怎么……”

“这里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下人来质疑了”男子的声音凌厉。那所谓的“下人”困惑的挠挠头,收起鞭子,心里却在纳闷“主人何时这么善变了”

放下暖炉,紫袍男子从卧榻上站起来,对着男孩说“跟我走”

男孩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被好奇心驱使着跟上了紫袍男子的步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