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内篇·齐物论

南郭子綦隐机而坐(1),仰天而嘘(2),荅焉似丧其耦(3)。

(1)南郭子綦〔qí〕:楚昭王庶弟,居住在南郭,故称此号。隐:凭靠。机:靠椅、几案。

(2)嘘:吐气。

(3)荅〔tà〕焉:肌体放松,离形去智的样子。耦:匹对。丧其耦,表示精神超脱身体达到忘我的境界。

颜成子游(4)立侍乎前,曰:“何居(5)乎?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今之隐机者,非昔之隐机者也。”

(4)颜成子游:南郭子綦的学生,姓颜成,名偃,字子游。

(5)何居:何故。

子綦曰:“偃(6),不亦善乎而问之也!今者吾丧我(7),汝知之乎?女闻人籁而未闻地籁,女闻地籁而未闻天籁夫(8)。”

(6)偃:即颜成子游。

(7)吾丧我:吾,指真我,内在我;我,指外在我。

(8)籁:箫,这里泛指从孔穴里发出的声响。

子游曰:“敢问其方。”
子綦曰:“夫大块噫气(9),其名为风,是唯无作,作则万窍怒呺(10)。而独不闻之翏翏(11)乎?山林之畏隹(12),大木百围之窍穴,似鼻,似口,似耳,似枅(13),似圈,似臼,似洼者,似污(14)者。激(15)者,謞(16)者,叱者,吸者,叫者,譹(17)者,宎(18)者,咬(19)者,前者唱于而随者唱喁(20)。泠风(21)则小和,飘风则大和,厉风济则众窍为虚(22)。而独不见之调调之刁刁乎(23)?”

(9)大块:天地。噫气:吐气。

(10)呺:亦作“号”,吼叫。

(11)翏翏:大风呼呼的声响。

(12)林:通“陵”,大山。畏隹〔cuī〕:亦作“嵔隹”,即嵬崖,山陵高峻的样子。

(13)枅〔yán〕:柱头横木。

(14)污:小池。

(15)激:急流声。

(16)謞:飞箭声。

(17)譹:嚎哭声。

(18)宎:沉吟声。

(19)咬〔yǎo〕:哀叹声。

(20)于、喁:前后相和的声音。

(21)泠风:小风、清风。

(22)厉风:猛烈的暴风。济:止。

(23)调调、刁刁:晃动摇曳的样子。

子游曰:“地簌则众窍是已,人簌则比竹(24)是已,敢问天簌。”
子綦曰:“夫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己(25)也,咸其自取,怒(26)者其谁邪?”

(24)比竹:各种竹管类的乐器。

(25)使其自己:意思使它们自身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

(26)怒:这里是发动的意思。

【译文】

南郭子綦靠几案坐着,仰起头做深呼吸,身心放松,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弟子颜成子游刚好侍立在前,就问道:“您这是怎么了?形体竟然能像干枯的树木,精神也可以使它像死灰一般吗?您今天靠几案而坐跟往常的神情不一样。”

子綦回答:“偃,你问得正好啊!今天我是忘掉了外在的自己,你知道吗?你听说过‘人籁’而没有听说过‘地籁’,听说过‘地籁’却没有听说过‘天籁’!”

子游说:“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子綦答道:“天地吐气风。风不吹则已,一旦劲吹就会使众多孔窍发出怒吼不已的声音。你难道就没有听过那呼呼的长风吗?山林参差不齐,合抱大树上的孔穴,有的似鼻,有的似口,有的似耳,有的似方孔,有的似环圈,有的似舂臼,有的似深池,有的似洼地,有的似浅坑。风吹这些孔窍发出声响,如激愤,如尖叫,如叱骂,如呼吸,如痛哭,如欢笑,如哀鸣,前呼后应,小风则小和,大风则大和,暴风停止则所有的孔窍归于无声。你难道就没有看到草木随风摇动的样子吗?”

子游说:“‘地籁’就是风吹孔窍而发出的声响,‘人籁’就是用竹管吹出的乐声,请问‘天籁’是什么呢?”

子綦回答:“‘天籁’就是风吹众多孔窍而发出的不同声响,这些不同的声音是孔窍本身的原因,哪有谁命令它们响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