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七公与他的小木屋(一)

96
佳佳_y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6.11.08 10:43* 字数 1318

初识




图片为佳佳y摄于涠洲岛        海上日出海滩

    初识洪七公时,他正在吃饭,是一个夏季正午,因从阳光中走进他所在的大大的棚屋,眼睛不适应再加上他太黑,感觉是有一个声音从影子中发出来问候道:“你好”!(这个情节后来告诉他,他也哈哈大笑)一句对于一个广西人,尤其是涠洲岛的人来说,很罕见的较标准的普通话的问候。然后看见影子从桌子前走了过来。我问道:“还有房吗”?影子稍嫌冷淡地道:“没有了”。我忙说道:“我们要订的是明天的,并且准备小住几天,至少三天嘛”。影子听后,往我面前走了两步,我的眼睛也适应了,看清楚眼前是一位身高约一米六五六七样子、精瘦、黑黑的,约四十岁左右的汉子,热带人的长相,头发短短的黑黑的,带点圈曲。上身一件质地很便宜的T恤,下着牛仔裤,脚登一双几元钱的那种塑料拖鞋。“哦,那我看看”。走到一个如前台一样的桌子前,拿出一个笔记本,看了看,然后又问我“那准备住几天呢?”因为怕他不肯租房,我信誓旦旦地说:“至少三天”!(老公在后面悄悄拉我一下,我没有理他。因为这个海滩,这组小木屋,小木屋前沙滩上小径两边,坚韧长在沙中的小小的、紫红色的鲜花……满足了我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全部诗意的幻想……如梦中景象,让我切切地向往)影子走出棚屋,望着眼前海滩上一排排的小木屋,说道:“这样吧,你们俩人,给你们安排在那个角落那间,安静。”我压抑住内心的喜悦,说道,“我们住三天喔,如果住着舒服,还继续住,多玩几天哦,优惠点啦”,影子干脆地说“前面正朝大海的四百元一天,你们那间三百”。“嗯嗯”。趁老公付订金时,我又问道,你明天能去接我们一下吗?我们今天住岛的那一端呢。“好的”。回答得如此干脆,倒出乎我们的意料了。看来影子之前并不是冷淡,而是属于惜语如金的人呢。就这样,被我们无意中发现并好喜欢的海滩小木屋、小木屋的老板与我们结下了几天之缘。

      相熟后,知道了老板的姓名,并知道了他的外号:江湖人称洪七公!

      洪七公,自称曾是北海的小混混一个,后来长大了,去外地闯世界,(难怪普通话还算标准),后来回到北海娶妻生子,并在涠洲岛有了自己的事业。是一个很能吃苦的人,是老板又是维修工,还偶兼大厨。


图片为佳佳y摄于涠洲岛          海上日出海滩

       这是一个在沙滩上建立起来的小木屋渡假村,木屋群都建在大海与防风林之间,不多,约二十来间,每一间屋都如深植于土中一般稳固。有四个屋相连的那种,也有独立一间一间的。我们住的是一间独立的小木屋,小小的木梯,上去后有一个不大的露台,放了一把木制的躺椅,屋里放了一张大床,有两三样简单的小桌小椅子,有两个窗户,一个对着大海,一个对着后面的松树林,微风吹过,阵阵松木特有的芳香沁来。后面带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第二天,洪七公冒着雨,开了车来接上我们。路上,刚上岛新鲜得不得了的我们,对洪七公各种问,时不时开个小玩笑,被语言轰炸中的洪七公,渐渐不再惜语如金,开始与我们开起玩笑来。一路调笑中,梦中海滩到了。下车后,步行过沙滩特有的小花环绕的小径来到了我们临时的家。放下行李,我们迫不急待地来到海边,任海风吹拂、任海浪亲吻、任阳光拥抱……坐在海滩的吊床上,听风在歌,浪在笑,耳畔还放着钢琴曲,闲云悠悠、夕阳漫漫,一会儿,大厨老板给我们端上了美味海鲜。……风中,酒美情浓,涛声中,几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美好生活的序幕拉开了。……

(待续)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