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一起逃亡[奇思妙想29]

我看到有两个人使劲把一个男人摁在地上,也不顾他如何挣扎,然后又出现一个人用刀把他的脑袋砍断。我心头莫名一痛,就好像那一刀是砍在我脖子上一样。


“喂!你躺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逃?”

我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慢慢抬起沉重的眼皮,意识也逐渐清醒,瞳孔聚焦,看到眼前这个女人,神情一滞,竟是一下子被惊艳到了。

一头黑色利索短发,红唇挺鼻,双眼泛着寒光却是带着独特的美感。此时她正拿着枪警惕着周围的动静,一身黑衣紧紧包裹着的身体曲线被躺在地上的我看了个清楚。

我有些尴尬,咳嗽一声,正想说话。

突然某一处方位传来一声巨响,浓浓的烟雾伴随着火光不断冒出,一瞬间地面剧烈振动起来甚至还有要波及到这里趋势。

“有很多人正在朝这个方向赶来。”

听到我说这话,她立马回头看我,那双独特的眼睛里露出了一抹惊诧,“你怎么……”不等她问完话,我就从地上跳起来一把拉住她的手往前跑。

“喂!你干什么!”

“不是你要我逃跑么?”我笑着回头看她,顺便又瞥了一眼后面的情况。

我拉着她跑进了一栋破旧的楼房,一直上了三楼。我们经过的每一个楼层都没有任何东西,只有残破的墙壁无声地控诉着之前发生过多么惨烈的爆炸,至于为什么这栋楼还没有倒塌倒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三楼除了和楼下几层一样的断壁残垣倒是还有些不同,楼梯之外就是数不清的房间而且面积大得让人产生一种像是身处在异空间的不真实。

“这地方方便狙击啊!可是我们没有狙击枪啊怎么办!”女人突然感慨却又是一阵失落,她只有手枪,而我没有枪。

“谁说没有?”

我指着角落里的一个黑色大皮箱说道,里面就是!

女人狐疑地看了我一眼,不过还是走过去打开皮箱,看着里面放着的枪支呆愣了片刻,还都是各种自动步枪。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十四。”女人眉毛一挑还是果断回答。

“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不知道。”

“还有,你刚为什么让我逃?”这是我一直在疑惑的点。

“我听到他们说要抓你,而我感觉我们好像熟悉……但是我不记得了……”

“你失去记忆了?”我有点惊讶,但是我没告诉她我也失去了记忆。

“我只记得部分,不过还是有关于你的印象。”

“哦?那记得我们是朋友还是敌人?”

对于我最后的问题十四却没有回答,她好像一瞬间陷入了沉思,直到我把枪扔到她怀里,她才回过神来。此刻,还有一场恶战要打。


我和她一遍射击一遍移动,好在枪支弹药够用,后来追上来的一批全都被灭。看到十四似乎松了一口气,我却并没有松懈,听着这个脚步声,后面还有一大批人!

究竟是什么原因要来追杀我们?不对,是来杀我!能出动这么大阵仗的又是什么势力?不过我现在记不起任何东西,却是忘不了本能,比如杀人。

“我们现在还是离开这里吧!”看着不远处地面上的无数尸体和恣意横流的大片鲜血,十四显然不太喜欢这种场面。

我朝她点点头,走向阳台,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这是三楼的话十四还没说出口,她伸出的手也没有拉住我,整个人靠着阳台捂着心脏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我不敢猜测她此刻的心跳有多快,她刚刚一动不动的就像是干瘪了的花失去了一切生机。

“十四,跳下来,我接着!”

我站在地上抬头看她。只见十四浑身一颤,突然看向我的神色有些莫名,不管她怎么想,我还是朝她笑了笑并招手让她放心跳下来。

“咔嚓!”

子弹上膛的声音让我的笑容瞬间僵硬,看着十四对准我的枪口有点不敢置信。她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子弹朝我的方向射来却打中了我后面的人体。

我一惊,这人是怎么出现的?我敢确定方才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而且后一批来的人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到这里。没想到事情居然开始出乎意料地发展起来,不过,这可更加有意思了。

十四也不打招呼背着几把枪直接从阳台上跳了下去,没有一点要我帮忙的意思。不过其实也不用我帮忙,这点距离的跳跃也像是深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十四真的是越来越合我心意了,我忍不住笑了笑,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又仔细琢磨起来。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的确像是没有敌意,至少现在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不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又会知道真正的结局呢!

接过十四递过来的几把枪背上,“我好像想起来我叫什么名字了……”我突然又止住,因为我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随即抽出匕首握紧,全身紧绷,高度警惕。

周围人影不断显现,仔细一看,那些人竟是全副武装,只剩眼睛暴露在外面。不过,看着这些颜色黯淡毫无波动的眼睛,到像是被操控的人偶。

十四发出一声冷笑,神情无比嘲讽,显然是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不过她倒是没有丝毫犹豫,举枪,灭杀。

“他们是秦军!”

秦军?这个军队为什么……为什么叫秦军?“砰!砰!”突然两发子弹朝我飞来,我立马闪身躲过,“喂你个女人发什么疯?”忍不住朝她吼道。

“这时候发什么愣!”看她一脸严肃,显然这是在紧张我,我一笑。她大概是发觉了我眼中的调侃,又朝我这边打了两枪。

很快我们便发现这些秦军的诡异之处,他们就像丧尸一样,尽管子弹穿透脑袋可谓“头破血流”,他们却依旧在行进,依旧在朝我们走来。

他们作战时依靠的不是枪械而是他们自身的怪力,巨大无比的力气,尖锐堪比利刃的指甲,加上全身的防弹装备,另外还有头部的重点防护,这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

“射击脖子,打断脑袋!”我朝她喊,不过我并不清楚这是否有用,不过要试试才知道。

“砰!”

这些怪人的脖子被子弹瞬间射穿,颈部周围的肌肉拉扯开来,“噗嗤!”鲜血飞溅!整个身体像是失去了控制,向前倒下,鲜血染红了整个地面。

果然,分离脑袋才是正解!

当我们差不多解决完半数人时,却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剩下的那些人突然停下了动作,竟开始向后撤回,“这是怎么回事?”看到十四疑惑,我也摇摇头,表示并不清楚。

“你刚说你想起了名字?”

“呃,刚一瞬间我只记得我好像叫什么二……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名字。”

虽然现在回答的这个是有点敷衍,不过如果直接跟她说是秦二,难免会让她联想到什么,现在还是不说为好。

“哦好吧,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名字只是代号,而且我也不介意你二。”女人脸色淡淡却是没藏住眼底的笑意。

“走吧!”难得她有笑意,也不好去计较什么,我拉起她的手快速朝前跑去,我没忘记还有一批人也在赶来呢!


她没有挣脱我的手,任由我拉着,她不问原因,但是显然已经知道了,这块我如此清楚的地方。

“十四,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可好?”

“你在说什么?”女人神色有一瞬间的惊慌又立即恢复原来的模样。

“我是唯一一个被换过脑袋之后还有自我意识的人。”目光直视她,无比坦诚。

我感受到她的手逐渐冰凉,于是松开。

“秦二,你……”

“十四,你也回不去了。”我笑着看着她,没有一点担忧。

只见她也一笑,竟如艳丽的玫瑰一样让人心动。我的手猛地被她握住,紧紧抓住后又松开,然后直接扑到了我身上,我听到了胸口传来的细微哽咽声。

“这本就是我们两个人的逃亡啊!”

“亲爱的十四,原谅我没有给你情人节玫瑰。”轻轻揉了揉她的短发,把她的脑袋更贴近心脏。

甜蜜不过片刻,我突然想起了被砍断脑袋时的那阵疼痛,瞬间浑身抽痛。他们用刀砍断了我的脑袋,然后又给我按了一个新的,绿色的发着恶心的荧光……

我一瞬间惊醒,浑身冷汗。看着窗帘外一不小心泄进的阳光,才猛然意识到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触碰到身边躺着的女人的身体,心底一柔,轻轻抱紧。

“亲爱的十四,能与你一起做梦真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快了多好啊 能快点见到你啦!
    萧芯塞的小小亮阅读 26评论 0 0
  • 大纲 今日事今日毕 重要的事优先做 我的目标 正文 1.能提前做的事情,不要拖到后面,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后面会发生...
    duran0731阅读 2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