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好想你,我最挚爱的爷爷!

很小的时候,爷爷是一座大山,我就是山头的一株小树,从呱呱坠地到咿呀学语,好奇是那时候唯一的念头。

慢慢长大,爷爷会用28自行车载我出门,怕后座小小的我抱不住他,便把我安排在前梁上,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扶住车把手,也许正是那时候的开阔视野成就了我今日的勇气和力量。

时至今日,在爷爷呵护里长大的那些个日子,依旧历历在目。

可是时间却是这个世界最有情的承载,同时也是最无情的刽子手,他会在不经意间折断你情感的羽翼,让你体味到触不及防的人间悲剧。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时候,从未曾想过要多陪伴爷爷一段时日,总觉着他还年轻,总觉得他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以挥霍。

然而时钟却在一分分的滴答声流走,等你骤然惊醒时,猛然回头,却发现他已经鬓发双花,风烛残年。


回想起和爷爷之间的林林总总,忍不住去回味。

在我很小的时候,爸爸需要上班,妈妈需要务农,他们便经常把我扔在爷爷奶奶家,让他们来照顾我。

在我们那个小村庄,爷爷奶奶是数一数二会过日子的人,四个孩子都被培养成了有技术有能力的人。

爷爷是一个信奉学识和手艺的老人,他这一辈子做过木匠,也给单位打过工,比起那些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民,爷爷的远见不得不让我佩服。

从小,爷爷便充当着“启蒙老师”的角色,他教我做人的道理,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我的一言一行以及世界观和价值观。

我学会的第一批汉字是棋盘,爷爷有事没事就会把家中的棋盘拿出来,并摆弄着棋盘上的字让我来认,兵、卒、炮、将、马……对于那时候的我,这些就是最原始的积木和认字工具,同时也开启了我对汉字的浓厚兴趣。

我学会的第一首歌是爷爷教我的《滚滚长江东逝水》,时至今日,至今还依稀记得那里面的歌词——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掏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我学会的第一段历史知识是“三巨头”,爷爷总喜欢和我讲二战时期的历史故事。从他那里我第一次听说了“三巨头”——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和苏联的斯大林。

我学会的第一条数学题是算盘的九九乘法口诀,家里有一个老算盘,爷爷总会教我如何敲打并背诵口诀,上小学的那段时间,我感受到了无法言说的成就感!

爷爷爱吹笛子,热爱唱歌,喜欢写字,还会背诵《莫生气》……这些正经的爱好都在潜移默化影响着我的生活和世界。

我小时候最喜爱的玩具是爷爷做给我的滑冰车,既漂亮又实用,惊羡了身边所有的小伙伴……


作为人生的启蒙老师,爷爷是百分百合格的,甚至比起父母的教育还要优质的多。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那时候的他根本赚不了多少钱,但是几乎每个月都会为我和叔叔家的弟弟买上一大兜子零食。

每一天最开心的日子就是盼望爷爷从镇里拎着小零食归来,这种不缺零食的日子,从没有让我这个地道农民的孩子在同龄人面前感觉过自卑。

依稀记得,爷爷是一个喜欢夸赞别人的十分开明的“老头”,他总是笑呵呵的对我说:“我大孙女,可真是沉鱼落雁之美,羞花闭月之容”……

那个时候,我哪里懂得这两句话的含义,不过大致知道是在夸我漂亮的,每每听到爷爷这样说,我都会乐颠颠的跳舞唱歌。

他对我的宠爱是绝对的,比起对大伯家和大姑家的哥哥还要好,也许因为我是女孩子吧!

在他那里,从来没有重男轻女这一套,相反,还有一点点“重女轻男”的感觉。

有一次,我看到爷爷的衬衣破了洞,便大声的对家里人说:“以后等我成了大老板,有钱了,一定要给我爷爷奶奶买衬衣衬裤……”

然而,时至今日,这个小小的心愿却一直没有实现,也成为了我心头难以弥补的缺憾。


为什么说岁月无情呢?那一年是我高中三年级的日子。

我是在沈阳念的高中,然而老家却是鞍山的农村,为了节省车费和时间,几乎小半年才会回一次家。

高一那一年,爷爷就已经老了,可是身体却非常健康,看起来也精神矍铄,还能够和我开玩笑,讲笑话,谈论在学校里的大事小情。

高二那一年,爷爷的身体就没那么健康了,可是他仍旧改不了吸烟的毛病,这一点我很头疼,却也不能也没有那个权力断了老人唯一的念想儿。

假期回家和爷爷聊天,他的状况大不如从前,开始变聋,听不清我说话。由于沟通起来太费力,我便以学业为理由,把更多的时间埋在了书本里。

如果知道下一年即将发生的事情,就算是打死我,也不会为了看那几本教科书,写那几套练习题,而放弃和他共处的时光!

高三那一年,寒假回家,先去了大伯家,那时候的我边吃饭边和大伯大娘聊学校的故事,他们只是应和着我的话。

可是我却从中感受到了心不在焉和郁郁寡欢。

这时候,大侄子的一句话,让我瞬间就发怒了,他“天真烂漫”的说:“太爷死啦……”

我当即的反应就是:“小兔崽子,你瞎说什么呢!”

这个时候,大伯的泪水翻涌而出,我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瞬间便明白了“天旋地转”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钟,当时的夜已深,灰暗的天空没有一丝光亮,仿若陷入了另一个世界的时空。

当时的我,双腿已软,根本顾不上刚吃了两口的饭,踉踉跄跄走出大伯的家,直奔爷爷家。

泪水翻腾,就如同无法阻挡的堤坝,瞬间决堤,完全没有办法收拢,在那时,我体会到了人生第一次的也从未有过的感觉,那就是——绝望和恐惧!

黑夜完全没有给我同情自己的余地,家里人没有通知我爷爷去世的消息,是因为害怕我耽误学业。

然而比起他们的担心,在面对这件事上,我觉得我的内心是无比懦弱和脆弱的,也许我是感谢他们的。

因为,爷爷的离开真的是我生命不可承受之重,也许会哭得晕厥过去。


时至今日,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泪水也在不断的幻化流转,从眼眶湿润到豆粒大的泪水翻涌而出,顺着脸颊无情滑落。

虽然不在家乡,但是很多个节日我都会为他在这个城市里烧一些纸钱。

我是不赞成封建迷信的,但是这种寄托着思念的表达,是我对他唯一的祭奠。

我们总是在说,孝敬家人要及时,孝敬长辈要尽心。

我们总是在标榜,陪伴才是对家人最好的爱。

我们总是在思索,即使在外面受尽委屈,也要为家人,为心爱的家人挣得一片天。

我们总是在想着回报他们,却仍旧用各种繁忙的理由推脱了回家的日期,推卸了陪伴父母的责任。

可是,当他们真的老了,真的老去了……

再多的眼泪和悔恨也无法弥补心灵上的空窗与凄凉。

作为您最疼爱的小孙女,此时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您在另一个世界里,一切都好,分外安详!


今天的文章是想了很久才写的,怕自己无法面对这份感伤,更怕勾起家里人的痛处。

对于爷爷的感激是无法用语言来承载的,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多和奶奶说说话,给予她更多的关心和爱,如果你也有这么爱你的家人,希望你能够多抽时间陪陪他们!

作者:赵晓旭,我不是女流氓,我只想说真话,喜欢我就关注遇见自己遇到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