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的女人们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每一位做家长的最大心愿,特别是农村,人们意识到,要想不让孩子继续种地,也像市里人一样住高楼,开轿车,那只有让孩子好好学习,考上大学。正因如此,农村到市里陪读的家长越来越多。我不知道该用怎样恰当的词来形容她们心里那一份份情愫,只知道她们如我一样任劳任愿,即使一身风尘,满脸风霜,也永不言弃,因为她们想让孩子们将来过上更安稳的生活!

                          (一)张姐

        来到了市里陪孩子,一直在找工作,换了好几份,都是因为时间太长,没办法照顾孩子起居,市里的花销很大,在农村仔细惯了的女人,包括我,总想打份工贴补家用。偶然的机会,碰到了张姐,够巧的,和张姐同住一个单元,之前乡里陪读时,和张姐就认识,就知道张姐是个特要强,特能干的女人。

        张姐早我一年就来市里陪孩子了,她说她一直在孩子在的高中校内食堂上班,早五点二十到晚五点半,午休可以休息两个小时,最主要的是每周周日可以休息,时间还算和孩子同步,我听了也很动心,就顺嘴把问问用人不的事托给了张姐,张姐人特别热心,下午就回了我电话,让我第二天就和她去学校面试。

      有张姐的一再推荐,我成了学校食堂的服务员。慢慢对张姐的了解也就更多了。张姐身体不是很好,每天上班都带着各种的药,可她一天假也舍不得请,用大家的话说,她有点财迷!每天只要上班就不停地忙碌,只有中午休息两个小时,别人都或睡觉或回家,只有张姐坐在食堂的椅子上编手链,一条手链八道工序,都完成一条一毛八回收,一毛八费那么大劲儿,谁会做?可张姐却一直坚持,她说挣的手工够一年电费了。

        张姐家生活条件很好,老公是木工,哪月都能挣一万,一个儿子,学习也很好,孩子懂事又听话,就是孩子总是头疼,提起原因,张姐总是流泪,她说孩子七岁那年,亲戚家办事操办,她随礼帮忙,忘了孩子,孩子过马路去卖店,结果被出租车撞出几米远,当时以为孩子完了,一天多抢救,差点也要去了张姐夫妻的命,从那次车祸好,孩子就总头痛。张姐说她想给孩子多攒些钱,孩子以后也能少奋斗点,算是弥补吧!

      任何一件事,只要甘心情愿去做就会变得简单。张姐为陪孩子上学,四年搬了三次家,不管住到了哪里,她都在能照顾孩子的情况下,不忘记打工挣钱,在超市卖过货,给人家扒苞米,擦玻璃,婚宴端过盘碗,给人家起过土豆……只要是提到挣钱,无论挣得多与少,她从不计较,还总说,挣就比不挣强。张姐说人就像天上的风筝,看似自由自在,那根长长的线,一张一驰却决定着它的命运。欲望如风,来自四面八方,无休无止。念撑着,就觉有盼,那些许的失落,偶尔的惊喜,深深浅浅的呵斥,胡思乱想时没心没肺的诉说,唠唠叨叨时瞬间的眼泪,让倔强和耍赖都会得到包容。不管以后怎样,现在只有坚持,坚持就有希望,世界上的事都是借希望而完成的。

        在食堂打工特别累,几乎每天没有呆着的时候,不停歇的干活,有时为了检查合格周日还得加班,没有加班费,吃得又特别不好,几乎顿顿汤,看不到油星,很多人干几天就坚持不了辞职了,可张姐从不唠叨一句,干得特别有劲儿,她总开玩笑说她是钢筋混凝土做的。不像你们哭的时候有人哄,怕的时候有人陪,烦的时候有人问,累的时候有人关心。她说她相信等她儿子工作了,成家了,她会有令人撑死的幸福。

          陪读的日子漫长而劳累,有人在不断的相互认识,又有人在不停的遗忘,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每天真实的活着。就像张姐说的当生命懂得了珍惜、执着和守候时,还有什么可畏惧呢?

                       

                        (二)马晓艳

      来到学校食堂上班,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带班马晓艳,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声音干脆,笑声爽朗。细高挑的个,雪白的皮肤,浓眉,大眼,看上去绝不像四十几岁的女人,哪里都透着成熟女人的美!

      无论年龄比她大还是小,大家都喜欢叫她艳姐,因为她比较有领导才能。学校食堂常常面临各项检查,所以每个人都必须做好本职工作,艳姐总是有条不紊的分配谁谁谁去干什么,自己也是样样落不下,重点脏点的活,她都冲在前面,开始我觉得她是为了在老板面前表现自己,后来发现完全不是,她是一种本能。因为艳姐是家里的老大,一弟一妹从小她就护着,这种刚强、能干、女汉子的性格注定了她糟糕的婚姻!

      艳姐上学就是班花,再加她豪爽的性格,和班里男女生打成一片。放学常十几个铁哥铁姐在街里自行车骑出花样,如此的招摇,她不知道是她厄梦的开始。街里有个街霸杰哥,年轻,帅气,手下小弟二三十,他看上了艳姐,只要是艳姐出现的地方,那就有杰哥,各种的礼物,大胆的求爱方式,让艳姐幸福的投降了,她爱他,爱他的潇洒,爱他的霸气!不管家里面万般阻挡,她非他不嫁了,私奔她都愿意。

      婚后的艳姐,变得没了自由,杰哥不许她总回娘家,不许她和以前的朋友们联系,不许她上网聊天。艳姐很听话,很少回娘家,拒绝朋友们的邀请,杰哥在家她也不上网聊天,她不想让他生气。杰哥的父亲给杰哥在街西正街面留下了四间大瓦房,杰哥却一天时间把房移成了平地,贷款四十万,盖大型六个门市,出租。就连晓艳生孩子,他都没来医院陪她,晓艳就像笼中之鸟,她不知道日子怎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五六年,每天数着时间,今天重复昨天的事,明天又要重复今天的事,吃吃睡睡,她厌倦了,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

      她找他谈判,要求要一个门市,她想自己挣钱,他竟然同意了,他想看看她有多大的本事。“艳姐麻辣烫”开业了,凭借晓艳之前人脉,生意火得不得了,一年下来能挣十几万,树大总是招风,很多人出于羡慕嫉妒吧,总是和杰哥说艳姐如何如何,他就去找她和她吵,晓艳就和他吵,他觉得晓艳不听话了,和她对着干了,满身的麻辣烫味儿,不修边福,吵过架的杰哥带着他的小弟出去喝酒,找乐,渐渐十天半月不再回家,不接晓艳电话,甚至关机。晓艳忙她的店,顾着挣钱,她想给孩子挣更多的钱,也继续给他打电话。一天,晓艳突然接到电话,杰哥一个小弟打来的,说杰哥杀伤人了!她差点晕了过去,原来他在酒吧为争一个陪酒妹把人连扎三刀,重伤未死,晓艳几乎倾尽了所有,把他捞了回来,她让他和她踏踏实实开店,自家门市挣钱。可他觉得他没脸面对晓艳,钱是男人的胆,他败了家里所有,他的胆没有了,在外面搞了那么多女人,如今还要让她来养他。街东街西的人都不再向以前见到他杰哥长杰哥短的,他走过总是有人指指点点,以前的风光一扫而光,杰哥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他给晓艳留下一纸离婚协议,再无信讯。

        家里的钱没有了,丈夫不要她和孩子了,还再无消息,晓艳嚎啕大哭后还得活下去啊,孩子又考上了重点高中,于是她觉得该去陪孩子了,来到了孩子读书的城市,到处都得花钱,晓艳给楼道打扫卫生,给超市卸货,老年公寓里伺候老人……最后经同学介绍去了食堂工作,由于晓艳能吃辛苦,又会干活,两月不到就成了领班,提了工资。

    每天忙忙碌碌,照顾孩子,工作,晓艳没有休息的时候,一些亲戚和朋友心疼她,劝她再嫁人算了,也不用一个人如此的拼,可晓艳却说,她不会再嫁人了,她要等杰哥回来,她相信他会回来,她爱他,从来没有改变过。虽然时间淡化了一些记忆,悄悄改变了一抹风景,往事也随时光慢慢远去,可那些痕迹,却永远留在了原地。在光阴的缝隙中回眸,那些情怀,穿过静水流深,微荡一波涟漪,悄无声息地诉说着她对他的爱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