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衰老之:不请自来的肺功能衰减

感受衰老之:不请自来的肺功能衰减

      衰老不会千人一面似的出现每一个的人生中,但总会以不同的方式,相同的结局,派发到每一个人的人生中;衰老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同时衰老有可能是急不可耐急促呈现;这主要与每个人的生活习惯、所处环境息息相关;你无法想象一个整日里混迹与酒肆者,能够撇清与三高的关系;你也无法想象一个整日里腾云吐雾者,会不和呼吸道、心脑血管疾病没有牵连;你更无法想象:一个与生俱来就罹患慢性疾病者,能够保有健康的体魄;当这一个个你无法想象接踵而至于你的人生中时,那么衰老还会与你遥遥无期么?当这一个个你无法想象与你同行时,衰老不就成为呼之欲出的当下么!

      我的衰老悄无生机降临,于打小就罹患支气管哮喘不无关联;记得六岁前,我们家住在青岛,气候中湿冷,让我的呼吸道被遭摧残,在青岛的六年,每年都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在哮喘中煎熬;六岁后来到鲁西北的德州,干燥的环境,让随我多年哮喘“销声匿迹”,直到入伍从军,二十岁后哮喘似“异军突起”,又回到我的生活,近三十年来,我从未停息过与哮喘的抗争,尝试过无数中偏方验方,吃了数不尽的激素,却没有丝毫减轻哮喘对我的折磨;直到四十九岁这一年,因女儿在海南上大学,我与海南有了一面之缘;在与哮喘的抗争中,我似乎见到了曙光,激素用量锐减,扩张气管的药几乎和我没有了关系;直到我进入耳顺之年后的第四个年头,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也进入了老年,今年起明显感到呼吸时有急促,尤其是中强度以上的活动,气喘已成为常态,尽管我还在抗争着,但我清醒的意识到:老之将至已不是我的当下,老之已至才是我目前的真实。我清醒的意识到,近半个世纪我与哮喘的抗争,虽略有斩获,但最终我还会被哮喘所累,或许,他才是我衰老的导火索。

        尽管如此,我仍需衰老路上奋力抗争,让衰老的脚步慢下来、缓下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