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

一个50多岁的男人,不但没有一点积蓄,还欠了一屁股账,你怎么看?

济源一直是家里的骄傲。小时候家里穷,五个兄弟姐妹中数他读书成绩最好,于是排行老二的他,把老大、老三、老四、老五全部“抵”下去,只留他一个人读书。

但是,老大、老三读完初中没上高中、老四读到小学还没上初中、老五读了小学四年级就全部回家,种田挖地的种田挖地,上山放牛的上山放牛,全家拼尽全力想让老二济源考上大学“支撑门庭”,老二济源却读了四年高中后还是回家务农。

这时,没能继续读书的大哥娶妻生子,其他兄弟姐妹不是嫁人成家,就是出门打工挣钱。

为了给全家“最高知识分子”老二济源娶亲,家里父母发动其他兄弟姐妹,“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给济源修房造屋,济源终于在毕业回家的那年就讨了个媳妇成了家。

读书人做生意还是实在厉害。

济源和媳妇先是上街摆摊卖菜,很快就开档口卖香烟,接着开门面做生意当起了老板。

按说济源的日子好过起来,一家人都开心。但济源在和媳妇生了两个娃之后,和媳妇离婚了。

不是媳妇没本事,也不是媳妇多事,是济源打牌成瘾。

离婚后的济源振振有词:“我是想通过智慧挣点钱,让没结婚的老五讨个婆娘。”

但是全家人从来没有看见过济源拿回家一分钱。后来还是出门打工挣钱的老五帮助二哥济源求情,把济源安排到自己打工的厂子里工作。

济源的悟性极好,也有学习能力。很快,济源在厂里做了技术总监,年薪三十万。

劳累了一辈子的父母终于松口气,要济源找个女人过日子。济源在工厂附近找了个离婚女人,那女人带着不满三岁的儿子。

十多年过去了,女人的儿子长大了,不要济源这个爸爸,济源赶紧给儿子买了房子娶妻生子,儿子终于让步,让济源和自己母亲一起过日子。

不幸的是,济源的工厂因为济源不再能给厂里作出新的贡献,辞退了济源。但济源因为给“儿子”买房娶妻,一点不担心自己已经年过半百生活无靠。

悠哉游哉毫不为生活担忧的济源,想不到的是“儿子”逼他滚出家门,济源的女人也不啃声。

济源这些年一直没有给兄弟姐妹们拿过一分钱,即使母亲去世也没回家看看,没脸回家投靠他们,只好在外租房住。

不再想折腾的济源,实在没有生活來源,开始捣腾起信用卡。日子就在腾挪倒转信用卡中慢慢度过。

平日里,济源的主要日常生活就是在茶馆里打牌。

也没有谁知道他是输还是赢,反正济源的信用卡有一大摞。

信用卡不是存款单,但利息同样有,只不过是负数。济源的负债越聚越多。

据说,这些天实在“腾挪倒转”蹬打不开的济源,找到其他兄弟姐妹,要求他们每人都出一点钱:“你们和我是一奶同胞,就眼睁睁看我活不下去吗?”

济源还是振振有词地说。不过,没有谁正眼看他。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