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良月(三)

96
希良月
2016.02.25 19:01* 字数 1177

城市灯火默默熄灭,隐在一重重的黑色幕布下,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什么都没有。宁希靠在落地窗前,浅白的窗纱半掩着脸,突然想起来昨天的月牙,一弯一弯,薛朗笑起来也会这样。往事,不断回旋,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

宁希和苏晴长得极像,只是宁希是孤儿,苏晴是千金大小姐,也就是所谓的云泥之别。可是命运有时戏弄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管你是不是无辜。

苏晴在六岁的时候因家族内部权力争斗,意外失踪。而苏老爷子为了内部的稳定,把宁希带回家了,同时继续寻找着苏晴。苏晴在十六岁的时候被她伯伯送回来了,人之将死,其行也善。

宁希记得很清楚,苏晴回来的那天,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脸上没有离家多年的沧桑,凌厉的眉眼就像女王。看她的眉眼,宁希总觉得在照镜子,照一面未来的镜子,自己本被期望成为的样子。那天苏晴是主角,她被遗忘在席间,包括易梓南也遗忘了她。或许不是遗忘,而是,刻意忽略,没有人知道她该如何自处。那天,苏晴抱住老爷子,头顶上方的水晶灯闪闪发亮,苏晴的眼泪,老爷子的眼泪,被映得发光

 所有的美好故事里,都有一个坏女人。苏晴没有想要把宁希这个假公主踢下台来,她们像亲姐妹一样出双入对,对外面的人只道苏老爷子收了个义女。她们留一样的发型,穿一样的衣服,鞋子。她们姐妹情深,俗话说,她们像穿着同一条裤子。

      可事实上,宁希内心被自己那点无谓的自卑和尊严拉扯着。

那天是宁希,不,是苏晴的生辰,宁希是孤儿,从来没有生辰。苏老爷子为二人举办生日宴会。宁希踩着高跟鞋出来偷歇一口气,风拍打着她被酒染得红扑扑的脸,往槐树处望去,她和易梓南的秋千挂在上面

 易梓南抵着苏晴,在树上亲吻。黑色西装和红色礼服交织着,恰逢秋天,槐花已经落了一地,配上秋阳正好。

宁希狼狈往回走,踉跄一下,摔在了原木走廊上。易梓南和苏晴闻声往这边赶,宁希干脆也不起身了,只坐在地上用手背抹眼泪,红色礼服后摆凌乱拖在地上。宁希很早就知道,她喜欢易梓南。

“希希怎么了”易梓南蹲下身,吹着宁希被蹭破了的手。苏晴站在后面,双手握拳,一拳挥在易梓南脸上

 “你以为自己是中央空调,中央空调还吹冷风呢,你这样下去我们两姐妹都会被你害死。”苏晴去扶宁希,易梓南听到苏晴这句话,愣在那里。

宁希推开苏晴,“你以为你是谁,他是中央空调,你是什么,明知道我喜欢她,你为什么不离远一点啊。”这段话后来在宁希的脑海里回响了千万遍,每一次宁希都泪流满面,坏女人好像都会这样说。

苏晴也愣在了那里。宁希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走到了车道上,她只记得,被推倒在路边一阵尖锐的疼痛。然后,是苏晴的血,红色的跑车,苏晴和她一样的红礼服,满目的红色。易梓南疯了一样的跑过来,抱起苏晴,回头看了她一眼,眼神里,全是悲悯。

宁希再抬头,伸手挡了挡阳光,黎明悄然而至,还有薛朗的早安。她觉得自己真是个坏女人,看,这又将伤害一个人。宁希起身来,四肢都麻痹了,她知道,至少她该替苏晴完成她的使命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