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交易(57)

[情感]《交易》总目录

第五十七章  鉴定结果  击垮信念

鉴定结果出来,需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依婷虽然安分守己的过日子,但在邹勇眼里,她是装出来的。邹勇的疑神疑鬼、冷嘲热讽让依婷感觉度日如年。

回想起这十多年的生活,依婷悔不当初。如果不是当初入错行,她就不会嫁错郎;如果她不替别人生孩子,她的第一次婚姻就不会结束;如果她不为了挣钱满足更大的欲望,她就不会出卖自己;如果她在邹勇求婚时能认真考验一下他,也就不会有他现在的无理取闹。一步走错步步错,她的生活早已脱离了她原定的轨道。

可怜的女人,不过只想要一个家,要一个爱自己疼自己的男人,要一家人幸福无忧的生活在一起。可如今,这么简单的要求她都无权得到。现在每天吵闹的生活早已让她对男人失去了兴趣,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离婚吧,依婷在心里对自己说,刚冒出这个念头,她又否定了自己。再离就是第二次了,别人的口水还不把自己淹死?过也不是,离又不行!依婷特别后悔那么轻易地答应了跟邹勇一起生活,俗话说得好,得到的越容易,得到后就越不会珍惜,自己当初为什么一时冲动就丧失理智了呢?如今充满怀疑和战争的日子,哪里还有一丝温暖?这是自己追求的吗?为什么会让自己陷入这种两难的境地?

依婷的日子充满了忧郁,她不再修饰自己,不再打扮自己,一天到晚邋里邋遢。除了接送儿子上学放学,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独自喝着闷酒。现在的依婷对生活已经没有了期待,她只寄希望于鉴定结果,她想:只要出来结果,邹勇的疑心病就好了,他就会恢复正常,他们的生活就又有了希望。

看到依婷的变化,邹勇没有了心疼,他想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知廉耻,咎由自取!他的脸一直是阴晴不定的,他的心理是非常矛盾的:他希望儿子是自己亲生的,这样他才有勇气继续跟依婷生活下去;他又担心万一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将会如何自处?如何处理他跟依婷的关系?并且他现在已经认定依婷是个不安分的女人,是个不洁的女人,所以在心里也瞧不起她;但是如果没有依婷,他又去娶谁呢?他又跟谁生活在一起呢?毕竟依婷才三十多岁,如花似玉的年龄,嫁给他一个年过半百、进过局子蹲过监狱的人,在外人眼里他是高攀了依婷。

有事儿没事儿时,他就愿意坐在那里,静静的用审视的眼光打量着儿子,越看越觉得儿子不像自己,越看越觉得心里窝火。

心里有火,他就不断的对依停发,对自己发,甚至对儿子发。如今的邹勇被钱总的几句话弄得神魂颠倒、嫉妒丛生,早已经把当初求爱时说的话抛到九霄云外去了,那些深情的告白,那些不离不弃的誓言,那信誓旦旦的共度余生的决心,已经被钱总的几句挑拨离间的话击得粉碎。

痛苦也罢,纠缠也罢,时光的车轮依然滚滚向前,碾碎了誓言,碾碎了幸福,碾成了一地挣扎。依婷在失落抑郁中挣扎,邹勇在嫉妒怀疑中挣扎。在两个人互相躲避又互相倾轧中,终于迎来了鉴定结果出来的一天。

“鉴定结果今天出来,我去取,你有没有勇气跟我一起去看看?”吃过早饭,邹勇对送宝儿上学刚回家的依婷说。

“不用,我相信宝儿是你的孩子,是你不相信,自己去取吧。”依婷懒洋洋地回了一句,又进了房间。

邹勇一个人来到了鉴定中心,不知为什么,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忐忑不安地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抽完一支烟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邹勇拿着鉴定结果,走出大厅,在厅里被他极力压抑的眼泪最终像喷薄的泉水倾泻而下。

“臭女人,害我离了婚娶了她,养了一年多的儿子竟然跟我没有一点关系,还骗我说儿子肯定是我的!幸亏做了鉴定,不然我还真就是别人眼中的绿壳大王八了!贱人!婊子!”邹勇气得咬牙切齿,所有最恶毒的话都从他的嘴里冒出来了。他气急败坏地往家里奔去。

开了家门,进了房间,邹勇把鉴定证书狠狠的甩向依婷的脸,把正在喝酒冥想的依婷吓了一跳。

“萧依婷,你就是个骗子!你不但是个骗子,还是个婊子!你自己看看鉴定结果吧,宝儿到底是谁的龟儿子?”邹勇瞪着血红的双眼,气势汹汹的咒骂道。

依婷捡起鉴定证书,看了一眼,当她的眼光落在了鉴定结果处时,她愣住了,整个人像失了魂一样,痴痴呆呆的,“怎么可能啊?不可能是这个结果,他们肯定弄错了!邹勇,你相信我,宝儿是我们的孩子,一定是结果出了问题……”

“你醒醒吧!白纸黑字,你还想抵赖?我当初真是昏了头,竟然能相信你的鬼话,为了你们,我跟我老婆离婚,为了你们,我拼命赚钱……哈哈哈……可笑,儿子竟然不是我亲生的,上天真是拿我开涮,让我丢了工作,丢了家庭,还让我当了王八,真他妈操蛋!”邹勇歇斯底里地怒骂着。

“你是不是疯了?不管宝儿是谁的儿子,他就是我的儿子!你娶我,就应该对我负责,对我的儿子负责,你凭什么这样侮辱我们?”冷静下来的依婷看着近乎疯狂的邹勇驳斥了一句。

“啪”一声耳光清脆响亮,怒火中烧、忍无可忍的邹勇对着依婷挥舞起巴掌来,依婷的脸上立刻留下了五个红指印。

“你竟然打我?你凭什么打我?邹勇,我跟你拼了!”被激怒的依婷不管不顾,从床上跳下来,往邹勇身上扑去。

“滚一边去,你让我觉得恶心,你个不要脸的女人!”邹勇拳打脚踢后,狠狠地将依婷推向一边。

依婷被摔倒在地上,泪流满面。“邹勇,你别发疯,你就给我一句痛快话,这日子你到底还想不想过了?不想过我们就离婚,没有你,我一样会带好我的儿子。”

“想离婚,门都没有,我为了你已经失去了我的家庭,凭什么你还跟我提离婚?婚你别想离!”邹勇额头青筋暴起,眼露凶光,“儿子到底是哪个乌龟王八蛋的?告诉我,我去宰了他,妈的,竟然敢让我来背这个黑锅!还有,抓紧时间把你儿子的东西收拾好了,明天我就送他去跟他的亲爸团聚!”

“现在说这些有用吗?宝儿不是任何人的,他只是我一个人的儿子,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我就不允许你伤害我的儿子。”依婷从地上爬起来,擦干眼泪,像下定决心似的,走进了宝儿的房间,把门关了起来。

门外响起了一声摔门声,依婷知道,邹勇生气的离开家了。

依婷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房间里,看着宝儿的照片,欲哭无泪。她的心里翻江倒海一般,恶浪用力地拍打着心岸,猛烈的撞击让她痛的喘不过气来。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呢?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宝儿肯定不是孙亿的儿子,现在又确定不是邹勇的儿子,樊建国那边也曾经拿出了鉴定证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谁说了谎?”依婷不断地追问自己,却得不到任何回答。

“从儿子一出生,孙亿对他就百般疼爱,如果不是因为确定宝儿不是他亲生的,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提出离婚的;邹勇为了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不惜与有感情的前妻离了婚,如果他不是确定儿子不是他的,他也不会如此发狂;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樊建国的鉴定证书是假的……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知道这个鉴定是假的吗?是他夫人这样做的还是他故意做成了假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不想出一点抚养费吗?还是担心儿子去夺了他的家产?……”依婷冥思苦想,越想越揪心,越想越气恼。

“一定是樊建国的老婆怕我的儿子去分得她儿女的家产,所以才做出这样卑鄙龌龊的事。”依婷的脑袋此刻异常的清醒,异常的冷静。

活了这么大,到今天她才看懂了人性,人性本善的信念一瞬间轰然倒塌,她哈哈大笑起来,嘴里不停地絮叨着:“可笑!可笑!可笑……”

依婷疯了,她的精神不正常了,她想到了死,“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也许死亡是现在最美的事吧?好吧,那就死吧,不过,死之前我一定要做一件事……”依婷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