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2

小九儿

1

“快走,跟上!”那个步履匆匆的男人时不时地回头呵斥身后的女孩儿。“给人当下人,要记牢手脚麻利点儿,要不然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女孩儿个儿不高,身子单薄,远远看去,像棵没发育好的豆芽菜。

她亦步亦趋地跟在男人身后,穿过前门楼来到大太太房间。垂手立着,不敢抬头看端坐在椅子上的,把水烟袋吹得咕噜咕噜直响的大太太。

“你叫啥名字?”

“回太太,我叫梁初九。”

“初九?名字叫着这么绕口,听起来也不像个下人,以后就叫小九吧。”太太放下手里的水烟袋说,“瞧着模样倒是还不错。”

初九张了张口想说,她是初九生的,名字是她爹妈给起的,也是爹妈死后就给她唯一的念想了。她不想改名。

她抬头瞄了身旁的男人一眼,硬生生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她想起自爹妈死后寄人篱下的日子,又被眼前这个男人,也就是她亲舅舅卖到李家当下人的事实。早已身不由己了,连叫啥名字也是李家的权利。

舅舅往回走的时候,初九死死地拽着他的衣角不肯松手。那男人硬生生掰开她的小手,看了她一眼,最后叹了口气,说,生死有命吧。

从那天开始,初九便成了李家的下人小九儿。

那是长生第一次见到小九儿。那年他16岁,小九13岁。

刚到李家,小九干的是拾柴,烧火,扫院子的粗笨活儿。

那么小小的人儿,抱着大捆的柴木,一步一步地往前挪,长生看着心疼。每次都跑过去抢着帮她抱。天不亮就早起来,帮着扫院子。

这天,小九到后山拾柴,突然,一只野兔子从旁边窜出来打她眼前一闪而过。到底是贪玩的年纪,她连想也没想,就跟着追了上去。

眼瞅着兔子跑得没影了,小九懊恼得在原地直跺脚,恨自己跑得太慢。

她背着柴火一步三回头地往回走。路上看见两个跟她年纪相仿的男孩,在前头走,其中一个背影看上去像是李家大管家的儿子长生,另一个小九不熟悉,看他手里一甩一甩地拎着一只野兔。

“呀,你们怎么逮到的?”小九紧追几步,拦住他俩问。“我刚才跟着追了半天也没追到。”

“嘁,就凭你个女孩子家家的能追上只野兔子?看,我们拿这个逮的,。”拎兔子的那个少年举起另一只手里的绳索,冲小九摇了摇头。

拎兔子的少年小九第一次见,他是李家少爷麒麟,比小九大两岁。

太太自嫁入李家一直没有开怀,为此寻医问诊多年,终于在四十岁上有了少爷麒麟。李老爷老来得子,平日里自然把麒麟少爷宠上了天。

小九羡慕得直咋舌,忍不住走上前摸了摸兔子的头。

“把柴火给我吧,我来背。”长生拂了拂小九额头边上的一缕乱发,顺手接过了她背的柴火。

平常时候,长生对小九一直很照顾,小九心里特别感激。每次碰见,隔老远她就开始喊“长生哥”,她自然成了他的小九妹。

三个年纪相仿的孩子很快就玩耍到了一块儿。

男孩子格外淘,经常去后山树上掏鸟窝,有时候掏了鸟蛋,就会分给小九几个。小九捧着鸟蛋左右为难,她一个粗使丫头,进不了后厨房,鸟蛋不能生着吃。长生便央了他妈,煮熟了,再偷偷拿给小九。

秋天,地里蝗虫多,长生和麒麟会把捉来的蝗虫就地正法,现场拿火烤了,分小九一些吃。

在这种额外的滋养之下,小九渐渐地从最初的小豆芽变成一颗饱满多汁的桃子。

2

转眼三年过去了,眼瞅着三个孩子也都长大了。长生开始学着他爹的样子,掌管李家大小事务了。

麒麟要去在县里读书,临行前跟太太说,他屋里书多杂物多,还有挂在窗前笼子里的那两只鹦鹉一天也离不开人,他想让小九到他屋里,帮他清扫卫生,照料鹦鹉。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把小九要到他屋里,其实就是不想让她干杂活儿,怕累着她。

日子一天天过去,像门口小溪里的流水,一去不回头。闲得无聊时,小九就爱坐在门口发呆,想想从前的欢乐日子,想麒麟,也想长生。

这样想着,转眼到了冬天。算着麒麟该放假回家,小九打算把他的冬衣和被褥拿出来在院子里晒晒。

一竹竿子东西,把小九严严实实挡在后面。麒麟悄悄走过去,想蒙住小九的眼睛吓一吓她。小九瞄见地上的影子,哗啦一下子把被褥拉开,反倒把麒麟唬了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上。

小九恶作剧得逞,笑得欢实。麒麟也跟着她笑,但心思全跑了。冬日的暖阳下,小九的脸像一朵明艳生动的花。

你瞅啥瞅?小九看麒麟使劲看她,脸红了。

麒麟自知失态,嘴上却说,看我们小九长成大姑娘了。

小九噗嗤笑了,她的那点少女心,被麒麟的眼神一点点给滋润开了。

那个假期,麒麟出奇安分,哪里都不走动。天天窝在宅院里,读书写字。

小九给他研墨铺纸,他哪里是乐意学习,只是比划着教小九写字,一笔一划像模像样。小九不笨,两天就会写自己的名字,又学会了写长生俩字。

可她写不了麒麟,嘟着嘴埋怨,老爷太太干嘛给你起这么难写的名字?

麒麟笑起来,赶明儿我把名字改成小十,你一准学会。

小九跟着笑。她离麒麟那么近,都能看到他眼里的水波纹,一圈圈荡开来。

他们都没注意,站在窗外不远处的长生。有种异样的东西,在小九和麒麟之间流转。也有种奇怪的酸涩,在长生心里翻滚。

小九抬眼,看到了长生,唤了一声长生哥。长生应着,心里好受几分。

麒麟站起来,邀长生进屋,问他,家里不忙了?每年的年前这段时间应该是家里最忙的时候,忙着催要租子。

这不听说你回来了,我赶过来看看你,也看看小九妹妹,这些时日过得可还好?长生一边回着麒麟,一边看看小九。

麒麟哈哈笑着,你大可放心,她在我这里不会受欺负的,没人敢给她气受,除非是不想在李家混饭吃。

长生的心又不安了。麒麟少爷能给小九的,他给不了。

都是命啊。长生忍不住在心里为自己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看得出来,对于这次见面,三人都很激动,麒麟说,好容易见个面,正好这几天下了雪,不如我们明天上后山打野鸡去。

长生还没回话,小九激动得在一旁直搓手。长生看着小九那艳若桃花的脸,心里荡起了层层涟漪。

后山上积雪厚实,长生走在前面趟路,小九跟在麒麟后面走得跌跌撞撞,麒麟时不时地停下来拉她一把。

突然发现了野鸡的行踪,长生不想给麒麟机会,很多地方他赢不了,这点不想输。

长生追着野鸡脚印置筛子,撒谷物当诱饵,还冲麒麟和小九摆手,不让他们过来,怕惊了那些野鸡。其实,他心里清楚他是要在小九面前邀功。

长生欢天喜地拿着逮到的野鸡回来时,小九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束梅朵。是麒麟到山头给她折的。

小九脸上掩不住的欢喜,让长生身体里想要炫耀的喜悦一泄而空。小九早就不是三年前的小九了,不是一只野物能让她乐上好几天的小丫头了。

小九,想要的更多。

3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小九十九岁了,凸凹有致的身段,楚楚可人的模样,连女人看了都会心动。


麒麟一直在县里读书,很少回家。偶尔回家一趟,会带回一帮子同学,他们躲在屋里不出来。有一次,小九儿端茶进去,听见他们在谈论“自由”,“民主”,“三民主义”……很多词小九儿都没听过。她心里慌慌的,感觉自己跟麒麟的距离越来越远。


老爷太太都管不住他。倒是小九儿的话,他还会听一听。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小九在麒麟心里的位置,与他人不同。


麒麟接受了新思想,成了激进派,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老爷太太商量后,决定让小九儿到城里去照顾麒麟。说是照顾,其实是想让小九儿看着他,千万不能让他在外面惹事生非。


麒麟见到小九儿,非常开心。他拉着小九儿的手说,我要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学校,见见我的同学。


小九儿长这么大头一次跟一个男子这样拉着手走,还是自己心底里偷偷喜欢的男子。她感觉心脏都快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但她打心眼里欢喜,她喜欢她看到的一切新鲜事儿,她觉得生活中有一扇门正在打开,让她看到门外面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世界。看着那些梳着大辫子的女学生们,捧着书在校园里走来走去,小九儿眼里流露出的是羡慕嫉妒。


麒麟说,小九儿,你想不想在这儿和我一起读书?


做梦都想啊,小九儿心说,我一个出身卑微的下人,哪里还敢有这非分之想呢?也就只能做做梦吧。


她眼睛起了雾水,连连摇头,说,我一个下人,哪里有读书的命?再说老爷和太太是让我来照顾你的,不会让我来读书的。


麒麟说,有我呢,只要你愿意,我说你能就肯定能。


麒麟跟小九儿回了趟家,去老爷太太屋里说了半天,第二天就收拾东西跟小九儿回了县城。


从他俩回家开始,长生就一直惶恐不安。后来听说小九儿随麒麟一起进了城,他手底下的算盘哗啦啦乱了,当然比这更乱的是他的心。


他怕日久生情,夜长梦多,但是他感觉一切都无能为力。


他只能找他爹娘去和太太提亲,说他要娶小九儿,这么多年了,爹娘哪能不懂他的心思?


太太也正有此意,麒麟年纪大了,老是跟一个丫环下人在一起,天长日久,她也不放心。再说,长生跟小九儿年纪相当,身份也般配,他俩成亲,还真是件皆大欢喜的事。太太当时就允了。


第二天,太太差人进城给小九儿捎信,说是家里有紧要的事,让她回去。


小九儿心生纳闷,家里到底有啥事必须让她一个做下人的回去办?问了来捎信的那人,那人神秘兮兮地说,你的人生大喜事,太太要把你许配给长生了。


小九儿一下子呆住了,傻愣半晌才回过神儿来。她一直觉得老天爷可怜她,让她开始过上了做梦都不敢想的好日子。她喜欢读书,喜欢学校,喜欢跟那些长辫子女同学一样,手捧着书在校园里走。可是这样的好日子才过了几天,就又要回到过去。



看着眼前的小九儿如梨花带雨般哭成个泪人儿,麒麟心疼了。把小九儿嫁给长生,他怎么会能愿意?他把小九儿搂在怀里,拍了拍她的后背说,哭什么?别怕,一切都有我呢。


小九儿抽噎了半天,抬起头,看着麒麟说,少爷,你别管了,我还是回去吧。咱俩身份不同,我也没有那个命。


梁初九,你认命吧。小九儿在心里对自己说。


可是她又不甘心,她想和命运抗一抗,她想攀上麒麟这棵大树飞起来。谁愿意一辈子做下人?谁愿意子孙后代还是下人?


人生而平等。她想起了她的那些同学平日里经常讲的话,凭什么我就命里注定要当一辈子下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