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微澜 第八章

96
赫之
2017.06.25 12:31* 字数 2675

红尘微澜 目录
红尘微澜 第七章
李欣然高高的个子,高鼻梁,大眼睛,戴副眼镜儿,一副知性得体的模样儿,实际却是个傻白甜。她打小就不爱学习,是狂热的电影发烧友和动漫爱好者。文化创作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奈何李欣然只愿意欣赏作品高于生活的一面,在现实生活中她永远只想当个小孩子。工作五年了,李欣然仍毫无职业意识,最愿打交道的是面相和善的老头老太太。在与人交谈时,她总会莫名其妙憋出一口娃娃音普通话,认为这样更亲切,并坚信,自己的友好也会换来别人的慈善。

她对自己的勃然大怒也有点把控不住,但这个人言语中的那种冒犯让她感到受辱,而老妈的沉默更让她愤怒。

“这位叔叔,你是来找我妈讨债的吗?她现在回来了。你们出去谈吧。”李欣然拿着那把电蚊拍护在胸前。

“哎哎哎,小丫头,怎么啦?我们客厅说话吵到你了?”对方抽着烟,神情笃定地问着。

“欣然,进去!大人在这谈话呢!你来捣什么乱!”李欣然梗着脖子正想反驳,吴妈妈猛然制止了。

“你还有脸吼我!你能不能有点当妈的样子?花光了奶奶的棺材本儿,现在还跑外面去借钱!还把这种人引到家里来!别人家的妈妈都想着怎么给家里赚钱,照顾好家里的人!你呢!一天到晚就只会给家里找麻烦!我告诉你!你造的这些孽你自己去搞,和我跟爸爸没任何关系!”吴欣然有点口不择言。

李妈妈脸瞬间苍白:“你说什么?和你没关系?我这么多年辛辛苦苦起早贪黑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你和这个家!你个没良心的!你说你小时候,什么没满足你?你那些个VCD光盘、玩具模型哪个不得花好几十上百上千啊?什么时候断过你的!现在怪我没往家里赚钱!你怎么不把我一撕啊!”

“你赚钱!你赚的什么钱啊!你以为我想要你那些脏钱啊!”李欣然完全开撕了。

“丫头!说什么呢!”李欣然的爸爸出来了,但这句话却是万国昌说的,他的眉毛压着眼睛,眼睛看上去很是阴狠,李欣然吓了一跳。。

“好了,赵姐。我刚刚也说过,两万块钱的小事,我也不是专门来讨债的。就当我孝敬您了。毕竟,没您当年的援手,哪来现在的我。我借您的钱当初没立字据也是没当回事,就算了吧。今天纯粹是顺路过来看看。既然大侄女不欢迎我,我就不打扰你们家了。”

万国昌拿起桌上的手包,准备离开。

“那不就行了,你妈借他的钱也不用还了。”舒浣开玩笑说道。

万国昌走后李欣然也从家里跑出来了,没地方能去,只好去了舒浣家。

“我跟你说正经的呢!你开什么玩笑。我是说我妈妈现在简直是一无赖,都快走火入魔了。我怎么有这样的妈妈啊!”李欣然双手掩面。

“要我说啊,你干嘛这么苛求你妈啊?你说你妈妈不在家做饭,那你就自己做啊!你妈自己挣的钱,她想花就花好了,你都这么大人了该关注的是你自己的事吧。”

“可她花的是我奶奶的棺材本儿!现在还找人借钱,借了不说,还想耍赖不还。她根本是人品有问题!”

“她有动你的嫁妆吗?没有吧!这说明你妈妈还是替你着想的。你奶奶是把棺材本儿给了她,但是你奶奶生病或去世你爸妈能不管吗?到时候还不是他们拿钱出来。至于那个万叔叔,他愿意当冤大头,别惹到你身上就行。你妈既然当年能和他做那么长时间的生意,也肯定知道他是个什么人,能应付。”舒浣觉得李欣然还是像小孩子。她的道德感极重,绝对遵纪守法好孩子,却不懂生存之道,还有十分钟火车票要开了,她也会乖乖排队取票。最后的结果是舒浣在众人的白眼中插队取票,李欣然却红着脸站在一旁,局促地盯着脚尖,而之前一个劲儿说时间还够的也是她。

童心未泯的李欣然不知道,遵守规则就是为了不给人添麻烦,而她一味地天真不谙世事,其实更会麻烦他人,而且通常是亲近的人。

“好吧,那我以后不理她就是了。”

舒浣叹了口气,这还是个宝宝。

“对了,你看啥呢?”李欣然从进门就发现舒浣在翻一本黑壳线圈本。

舒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要合上本子,但想了想还是递给了李欣然。李欣然一阵狐疑,接过后翻开后却震惊了。

“哇啊!舒浣!这真是你画的?”

这是一个不太厚的素描本,已经快画完了。

每一页都是一个服装美人,画得非常细致,模特是理想化的高挑,或端庄站立,或叉腰睥睨。根据不同的人物站姿和神情,画了不同服饰,细致到钩花都勾勒出来了。端庄站着的长发女子,头发盘起,一袭由白色到浅紫再逐渐变深紫的一字领露肩长裙,袖子是略长的广口袖,垂到腰际的袖口异常淑女,但露出锁骨的平行一字肩又兼具优雅和性感。

再看下一页,一个露出耳际的短发女孩,普通的短袖白体恤,袖口红黑搭配的绣纹,外套却是一件黑色皮质的裹胸包臀吊带裙,难得的是舒浣的画中那种皮质感跃然纸上,白体恤和皮裙搭配,既清纯又诱惑。

李欣然继续往后翻,有中国风的汉服襦裙,有和式的留袖式,振袖,小纹,还有男服,英伦风的格子裙竟然也细致地描了出来。

李欣然知道舒浣喜欢画画,但还是吓了一跳,她从来没有大张旗鼓地展示过她的作品。一方面舒浣是把低调贯彻到底的那类人,另一方面,她其实还是有些许的不自信。

李欣然一边赞叹一遍把画册还给舒浣,翘起的嘴角却掩不住的是失落。

自从回榕城后,李欣然感觉信心越来越不足,她比舒浣还要早工作2年,如今她却三不五时要找舒浣借钱。健身房的工作也越来越让人糟心,新来的奇葩经理总是拿根鸡毛当令箭,李欣然再次想到了辞职,而且连续工作了大半年,上班时间和假期都不稳定,她想休息了。但这话还不敢跟舒浣提,之前她选择健身房前台这份工作时,舒浣就劝过她,这份工作没发展前途,还不如做销售,起码工资高一点儿。但李欣然以健身房离家更近为理由拒绝了家具城的销售。

她突然很迷茫,妈妈托人介绍的男生她不喜欢,一条回绝短信直接如一盆冷水熄灭了那人的热情。她也没有很强的事业心,不想从事所学的广告设计,其他的事又无从下手。从小大手大脚花钱花惯了,如今也刹不住车,一个月两千的工资根本不够对付。算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吧!船到桥头自然直!这样想着,她还是对舒浣坦白了:

“舒浣,我想辞职了。”

舒浣正拿着铅笔在一张新的素描纸上勾着线。她现在发现,灵感稍纵即逝,要及时记录。

“啊?”

“我不想干了。”

“......那就辞吧!”

“啊?你这次怎么这么支持我?你之前不是一直跟我说,任性是有代价的,找到下家才辞职吗?”

“可是你不快乐了呀!我最近突然觉得,努力提升自己,努力赚钱,努力努力,还不都是为了过的好一点,开心一点。既然你的工作既不能给你高额的报酬,你干的又不开心,物质和精神都得不到满足,那何必呢?”

舒浣不确定地说着,她也想辞职,但没勇气。

“明天不能陪你去摘草莓了,明天我有课。”

舒浣除了在学校当老师,还在一家语言培训机构兼职。每个周末去那里上课,主要针对高二高三学生进行英语语法补习。舒浣的语法基本功不错,也还轻松。

李欣然失落地“哦”了一声。

红尘微澜 第七章

红尘微澜 目录

红尘微澜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