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在伤冬期待暖春(8)

文 | 花开半夏香如故

图片原创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上一章 | 雪上加霜

第八章 分手内幕(1)

深冬,早上九点多的北京,就像早上早起的孩子,跑跑跳跳,热热闹闹,到处散发着生命的活力。

于安快步走在大街上,120急救中心周围有不少卖早点的餐铺和水果店。早餐店人来人往,有坐着吃的,也有匆忙打包转身回120急救中心的,从步伐和表情上,能看出来急切和凝重带给人的精神变化。

于安,不自觉的看了看映照在店铺玻璃门中的自己,吓了一跳:蓬乱的头发,沧桑的面孔,无神的眼睛,毫无活力。

这是我吗?我的阳光活力去了哪里?于安吃惊。

于安,你不能这样下去,即使没有爱情,生活还要继续,何况你父母现在正需要你,你不能被爱情和生活都打垮!有个声音在于安内心暗暗告诫。

于安仿佛从睡梦中惊醒,整个人精神了些。他快速走进一家看起来干净的餐店,考虑医生叮嘱的爸爸的饮食建议,买了3份豆腐脑,2个素包子,3根油条,打包后,又走到前面水果店,买了些香蕉和苹果,快速向120急救中心走去,那里,爸妈还在等着他。

走进病房,妈妈正在给爸爸用毛巾擦脸,服用过降压药和医生开的心脑血管康复药后,爸爸醒过来了,脸色有了血色,只是精神上还没恢复,看着我进来,努力动了动嘴却没有说出话,他太虚弱了,轻微脑溢血加上呕吐,把60多的爸爸折腾的精疲力尽。

把饭和水果放病床旁的小桌子,我急忙去帮妈妈,医生交代过,病人暂时需要卧床平躺。接过妈妈手中的毛巾,给爸爸擦手。

“妈,你快趁热吃饭吧,我给爸擦擦手,然后喂他喝点豆腐脑”。

“好,妈还真饿了,早上你爸把妈吓坏了。”说完,妈妈打开豆腐脑和油条快速吃起来。

爸爸很虚弱,加上平躺,吞咽比较慢,于安喂个半截,妈妈就吃完了饭。

“安儿,你快吃吧,别凉了,妈吃好了,我来喂你爸。”, 说着就接过碗给爸爸喂饭。

于安打开饭,狼吞虎咽,几乎通宵加班的他,加上一早的奔忙,又累又饿。吃完饭,于安给爸妈各剥了根香蕉,叮嘱了几句,就出去扔餐盒。

病房走廊,阴冷苍白,狭窄又长,迎面过来一个刚从卫生间出来的大叔,宽大的病号服越加衬托了他的瘦弱,他缓慢的经过于安,于安内心一揪,不禁想起老爸,希望他能早日好起来。

夜的钢琴曲响起,在安静的走廊里清晰,悠扬。是老同学夏子翰的电话。于安扔掉垃圾,接起电话。

“安帅(上学时宿舍同学给高大阳光的于安起的简称),我子翰,有半年没联系了吧,你小子最近怎么样啊?你和宁心结婚了吗?也不发请帖给我啊”,一接起电话,夏子翰就没有前奏的嚷嚷到,爱调侃的老习惯一点没变。

“我还好,年底很忙,呵呵,我还没结婚怎么给你发请帖啊,你和夫人、家里怎么样?”,提到结婚,于安有点受伤,只能尴尬调侃式的回答子翰。

“你小子磨磨唧唧,怎么还没结婚,宁心多好的女孩儿啊,我要不是结婚了,准追她。”子翰调侃又开玩笑到。

“我来北京办个事,要待上一周多,你有时间咱俩聚聚啊,我住在如家,具体地址我一会微信共享你,有时间你过来,半年没见啦。”

“哦,我爸生病住院了,我现在在医院,恐怕这几天都得在医院走不开。”

“啊,叔叔怎么啦?严重吗?”

“高血压,轻微脑溢血,要住院康复观察两周,怕有瘀血影响。”

“你把医院地址共享我一下,我去找你,随便看看叔叔阿姨。”

“子翰,你忙你的,别耽误了办事,有时间我们再聚,你不用特意过来了”,于安怕耽误子翰工作,加上自己最近爱情生活两不顺,不想子翰看到有点落魄的他。

“没事,我下午有时间,明天约客户谈,你快把地址给我,我这就过去,咱俩能吃个中饭聊聊。”,子翰恳切的说。

“好吧,我怕影响你办事。我这就把地址共享给你”。

“好,一会儿见。”

挂断电话,于安把地址共享给子翰,走进卫生间,想大致收拾一下自己的仪表。

收到于安共享的位置,夏子翰给随行助理交待了下,自己就叫了滴滴快车,直奔于安共享的120急救中心。

于安洗了把脸,用手整理好头发,拍打左右衣服,仿佛这样就可以拍掉心里的尘埃和精神上的疲惫。

回到病房,看到吃过饭的爸爸有点精气神儿了,手里握着香蕉能自己慢慢吮吸着吃了。妈妈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看着爸爸,老爸这一辈子苦累居多,老妈和老爸相敬相爱,互相照顾,这几年老爸高血压严重,老妈时刻警惕,加上他还未结婚,老妈操碎了心。

想到这,突然想起他和宁心,想起分手的事。虽然老妈之前提的周六让约宁心到家里吃饺子的事暂时解除,但,他更害怕老爸老妈知道他和宁心分手的事,爸妈急着他们结婚抱孙子,如果知道,在现在的情况下,会要了老爸的命。

于安突然紧张起来,爸妈生病,作为女朋友宁心没理由不来看望,他要想好给父母解释的说辞。

医院附近,水果店、保健品店林林总总,家家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夏子翰打的到地点后,下车径直走到一个水果店,买了些水果,又走到一个保健礼品店,买了些保健补品,这才向120急救中心走去。

“于安,我到了,正进医院,你到病房楼下接我下哈”

“好的。”

医院住院部病房楼下,夏子翰,西装笔挺,左手水果,右手补品,意气风发,就这样走近了于安的视线。

“安帅,你精神状态不太好,是不是叔叔生病累的啊?你可得照顾好自己啊”,夏子翰看到脸色有点苍白的于安说到。

“恩,我没事,还可以。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啊,你现在大变样,有老板的风范啊。”

“哪有,我给我爸打工,哈哈。走,看看叔叔阿姨去。”

于安接过夏子翰手中的水果,和他一起进了病房楼。

“阿姨,叔叔还好吧?我是夏子翰,于安的大学同学,大学暑假去过你们家玩,你还记得我吗?”夏子翰进病房看到于安妈妈说到。

“哦,阿姨记得,几年不见,你大变样啊,成熟长大很多,阿姨印象你还是那个活波的学生样呢”。

“哈哈,阿姨好记性。叔叔怎么样?好点吗?”夏子翰看向叔叔问道。

“你叔叔好多了,现在能开始吃点东西了。子翰你结婚了吗?”于安妈妈问道。

“我今年年中结婚了,于安和宁心还去参加我的婚礼了呢。”

“那太好了,赶紧要个孙子,你父母就高兴啦”,于安妈妈说到。

“是啊”。

“妈,你照顾下爸爸,有情况赶紧给我打电话,我和子翰出去聊一会儿,就在附近,我中午给你和爸带饭回来。”于安急急的说到,老人最关心的就是结婚,他怕子翰再提及宁心,也怕妈妈说起宁心。

“好,你们俩去聊吧,有事妈给你电话。”

“再见,阿姨叔叔,我过几天再来看你们。”

“子翰,你工作忙,就别过来了,你叔叔没太大事了。”

“没事,我能抽出时间的,再见,阿姨。”

还没说完,于安就拉他出了病房。

找了个离医院近的餐馆,于安和夏子翰选了安静的靠角落的临窗位置坐下来。

点过菜后,俩人聊起来。

“于安,你和宁心怎么还没结婚呢?你俩谈两年了吧?现在哪有谈这么长时间的恋爱的?”

“恩,我们,分手了,昨天。”于安低头支吾说到。

“啊,为什么啊?你们多好多般配啊?”夏子翰提高嗓门,惊讶,脸上打满问号。

“我现在自己都过成这样,怎么给她幸福啊?唉...”,于安看着窗外,悠悠的说到,叹气的声音掩饰不了忧伤。

“如果俩人相爱,什么都可以克服的,我和孙甜甜不就是这样吗?我妈不同意我们,觉得孙甜甜家是农村的,但我们坚持不也过来了,而且我妈现在也认可甜甜了。你和宁心是为什么分手的啊?她不爱你了还是你不爱她了啊?”,子翰一骨碌问道。

“唉,不是,我们彼此还相爱吧,只是太累了,现实太残酷,我能给她什么呢?我连房子都没有,我拿什么给她稳稳的幸福啊?唉,我爸妈身体都不好,最近我确实很疲累,不知道怎么给她幸福。”于安表情凝重的说到。

“是宁心提出房子的事了吗?”

“也不是,唉,一言难尽啊”,于安深深的叹口气,低头,有抬起头看着天花板,没继续说。

“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啊,急死我了。”夏子翰急急说到。

“唉...”,于安长叹一口气,连气尾都饱含了无奈和忧伤。

他大脑不情愿的跳转到那个令他伤心痛苦的中午,冬天里北京少有的天气晴好的中午。

下一章 | 重返南京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了标题也许不太清楚,所以先上两张 滴滴 的截图,对比一下: 应该可以明显的看到,第一张图中红色框中的“分钟”两个...
    齐小政阅读 9,060评论 12 36
  • 其实,我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一开始是惊恐的,我这样还邀请我,嗯,后面装b装着装着,好像,就也还挺是那么回事儿的,嘿嘿...
    晓籁1997阅读 106评论 0 0
  • 转眼又到了弟九次晨会分享,今天的晨会是由各组组长和三十三班前三名的优秀学员分享 第一个发言的是第一组长李灿分享得早...
    李洪伟平台凡人阅读 31评论 0 0
  • 秋风秋雨愁煞人!立秋,淅淅沥沥的小雨飘飘扬扬,一场秋雨淋湿了路人的心头。阴翳的天空,早已没了秋日阳光的踪迹,让人心...
    5585阅读 2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