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竹君:背得起多大的责任,就能看得到多深的厚度

最近在看董竹君奶奶的传记《我的一个世纪》。

34岁的董竹君和丈夫离婚后,一个人带着四个女孩在上海谋生、办厂,在这期间,认识了林清泉。

林清泉很敬佩董竹君,毕竟在那个年代,敢和有权有势的夫家离婚的女人很少,敢办厂的女人更是上海独一份。

有一次,林清泉问董竹君,她的前途作何打算?

董竹君回答道:我们生于这个时代的女性,责任上不仅仅是争取自身的自由,还要为下一代做个铺路人。为此,哪怕起到一颗螺丝钉的作用也好。

看到这里,我的眼眶一热。

我们后辈能有现在的地位,都是无数个这样的前辈在积极艰苦的年代,勇往直前,敢于跟一切反动势力和不公做斗争而来的。

想起昨天看到曾雨悦姐姐的文章,里面有这样一段对话:

和蔚坤姐姐有一次非常重要的约谈,是她让我对责任有了全新的认识。

她说:“你各项事情都做得不错,但有多少时候会去想背后的responsibility?就比如向上沟通,其实是你愿不愿意去承担起对方的责任,去体会对方的压力?这才是真正的同理。

如果只做自己愿意的事,那这个世界岂不是太简单了?总有你不愿意但不得不去面对的挑战,这就是人生吧。”

雨悦姐姐对此的感受是: 你背得起多大的责任,就能够看得到多深的厚度。

那些有为之士,大多数时候,想的不仅仅是自己,而是想到更多的人,自觉给自己背起更大的责任,从不给自己找借口推脱。

就像董竹君奶奶,在那么艰难的年代,身上没有多少钱,还有四个孩子需要自己抚养,而且她还想要努力供四个女孩子上学。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都想的是找事做,艰难谋生养活家庭就不错了。

但是她选择的是办厂,即使再难,也依旧要去筹措资本办厂。

因为办厂,除了为生活和子女教育,妇女能办实业、能经济独立,争取社会地位这个目的外,更重要的是,她希望协助革命。

因为她牢牢记得之前申请入党时,一位同志对她说的:

像你现在这种情况,上有老下有小,经济情况又不好,入党流动性很大,我看你目前暂时不入党,参加革命也要解决老小生活。

你先从经济上找出路,最好先设法经商,维持生活的同时帮助革命,我们党亦需要经济帮助,你能从事经济发展是正确的。

所以,从办厂起,此后数十年间,她所办的一切事业所赚的钱,除扩大经营外,都是围绕这两个方向(生活和子女教育、协助革命)花用,从不积蓄。

她当时是这么想的,然后她就这么去做了,也从不奢想会获得什么,只是想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看董竹君奶奶这本传记,我真的收获很多能量!

因为把视角切回到那个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年代,回到真实的历史背景里,你就会发现,她做的事,是多么的难。

一个女子办厂,出去谈生意,别人看到是女的,压根就不给机会;想去银行拉投资或者把厂作抵押贷款,银行对女子办工厂很不信任,遭到了很多白眼......

但是她从不因为这些困难,就放弃前进,此路不通,再另寻她路。

因为她心中有信仰,有远大的愿想,希望这个国家能早日摆脱这种局面,所以,她不愿也不能停下来,党需要她,革命也需要她,后辈需要她。

即使再微小的能量,也是能量,能叫醒一个是一个,能带动一个是一个,星星之火也可以燎原。

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力量,国家有希望。

我们并不是生在一个和平的年代,我们只是生在一片因为有人时刻守护而和平的国土上。

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感恩为这一切而付出的所有可爱的人们。

此去经年,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