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私厨时代!

字数 2473阅读 333

如今民间再次出现了专为私人做饭菜的厨房或个人,这类私厨不再像古代那样只为达官显贵们服务,他们如今通常在自家住宅制作并经营食物,美食爱好者会选择上门吃、或者私厨自己配送这些食物。                                                                                                                                                                                                                                              ———题记

私厨,顾名可谙其意,私人订制的厨房,客为私人之交,或主投私人所好。

是旧时王谢堂前燕,而今飞进微信朋友圈,飞进淘宝直营店,飞进大大小小的小区住宅楼。

往大了说,私厨,不求规模化批量化生产线化,或者说,工业化生产;

而是用工匠的精神,虔诚的态度,雕琢的姿态,

采作坊式运营,营欣赏式销售,售心手共琢之精品,品料理中的格调和人生。

当然,还得有对得起它定位的价格。


Wonderland-ful

我最喜欢的蛋糕私厨,前几天实体店开张了。

是我喜欢的样子,美式田园风,做旧的家具,碎花桌布,还有书架上放着的王小波和赫拉利的书。

一如我刚刚从微信朋友圈里与它初相识时的样子。

甚至连销量,都没有增加几何,仍旧是空空的橱窗,早早全都卖光。

晚来也是客,可以喝喝咖啡,品品茗茶,随意翻阅书架上的书。

一个跟库存和销量看似没有关系的商铺。


Try them all!

那时星巴克爆出用鞋底致癌成分做糕点,还连坐了USA的其他品牌。

一夜间食物链断环了,然后在饿的眼冒金星的一个下午,吃到了这家小店的抹茶卷。

好吃!盘子都舔干净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从微信上看,这家店主应该是一个阔太太,在这个房价可观的城市,住着带大露台的房子,还有两个粉嫩嫩的娃,常吃自己做的糕点。

太太的蛋糕永远只选用最优质的原材料,法国红丝绒,宇治抹茶粉,当季的鲜果,现熬蓝莓酱,安佳的淡奶油,还有(我想一定是)最优雅的姿态。

每天定额出品,不增产,不减量,早来早得,过量不候。可以预定,但没有库存。非饥饿销售,但求做出的点心都有开心的味道。

每天取货都像等候约会的小伙子,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提着裙角捧着漂亮的盒子,款款而下。

然后迷上了私厨的我,又陆续吃上了私厨鸭脖,私厨馒头,私厨绿豆饼。

再后来我明白了,上好的食材,用心的制备,自然会出最好的味道。


Goodmorning Bread

7点半后的北京城是火锅味儿的。10点后,串子撸出的火星燎热了大大小小的胡同,簋街的小龙虾店门口排着长长的队,还有一波儿人清一水儿的晒寿司刺身大拼盘。。

朋友圈的照片,是馆子味儿的。

馆子味儿是什么味儿,说不清楚,虽然没有定义,但每个中国人的鼻子里,嘴巴里,嗓子眼儿里,应该都有这么一股记忆中的味儿。。

食物是令人愉悦的。但日日火锅撸串儿,夜夜啤酒小龙虾,估计会上头,会产生食物的“宿醉”。

曾经跟方叔叔约定,每个月吃一次火锅,但只执行了三个月,就丧失了兴味。

麻醉的味蕾,总要在透着本真味道的料理里,在柔和没有攻击性毫无刺激可言的食材里,复苏回来。

食物也像花香,越淡的花香越让人依恋,越淡的花香越能闻的长久。

毕竟我们不都是四川人,血液里,都流淌着火锅汤底。

毕竟我们大多数中国人,对奶酪肉食,酒精,辣椒素的消化代谢能力,有较低的上限。

Soup is more than Soup

看到现在,你会跳出来说,这不就是“黑作坊”吗?生产无监督无许可,销售无契约无品牌,而且,还可能存在的偷税漏税。

研究生时候学的“clandestine economy”好像就是定义这种产业。

民族大义,市场运行,姑且扣住,暂时不谈。

在这个市场,消费,需求无限细分的时代,最先满足需求的,也许往往这是这种体量小,嗅觉敏锐,没有规章、会议、架构束缚的小型商业体,欧美很多发达国家,超小型企业的数量在经济中的比重非常之大,而很多国际性的巨头,正是依靠这些微小商业体的外包服务,才得以顺利运转。

毕竟这是一个鼓励创业的时代,像我喜欢的蛋糕店,最终还不是走出家门,摇旗立店,你们担心的税收,卫生,好像统统都迎刃而解,还带动了就业,推动了经济发展。

你又会说,不是所有的私厨都会有这么好的结果的。

那就让市场做主,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是走到哪里都通用的道理。

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为商的本质,就是利益的最大化和财富的增值啊。

撩到你们的小包总

好吧好吧,如果你还要反驳质疑我,那我们再说说另一种私厨。

现在,好像会做饭越来越成为一种,尤其是男人的,潮流。

从《欢乐颂》里的嗲赵和小包总,到你们都爱的黄小厨。当然我们不谈有毒的《深夜食堂》。

商业化洗涤,利益化冲击后,回归生活,走进厨房,锅碗瓢盆,触摸食物的灵魂。

葱姜蒜,起锅热油,煸炒炝锅,煎炒烹炸,呲呲啦啦,噼里啪啦。

既锅铲和鸣,又五味陈杂,碰到丢上几粒小米辣胡椒粒儿,更是呛得涕泪横流。

这真是像极了我们的人生。

对,这是我们自己的私厨,我们是自己的厨子,我们也是自己的饕客。

人生不就是这样吗,你方唱罢我登场,究其最后,你是你自己的编剧导演,也是你自己的戏班演员,还有,你是你自己的观众。

能让世界瞩目的,终究寥寥无几,而且谁都逃不过的,是时间。

我们的私厨,偶有昂贵的日本和牛,波士顿龙虾,阿拉斯加蟹,而更多的,是寻常小菜,饱含的是生活的味道。

经历了那样一些面红耳赤、烟熏火燎、张牙舞爪、露骨、撕扯、质疑人性的原始积累时代,

慢慢的,我们既寻求对外拓展生活事业领地,也对内寻求内心的平和与富足,

我们既渴望外界的认可,也追求自在的满足,

我们无限扩大视野和舞台,又在夜里回到自己的秘密花园,回到自己的第一性世界。

而食物,是抵达人类心灵的,由蛋白质、淀粉和纤维素等等搭起来的桥。

可渡饥饿,可渡漂泊,可渡寒冷,可渡落寞,甚至,还可渡荷尔蒙和多巴胺。

一口下去,你仿佛能尝到厨师今天的心情,和前半段的人生。

地沟油也许煎炒出了经济的辉煌,但精食细脍的私厨就是新的经济基础结出的新上层建筑,是人们脱离了果腹打牙祭搓一顿的低级趣味的新型产物。

而安静铺开整个料理的流程,摸着食物的质感和灵魂去烹饪的,这是我们自己的私厨。

什么与食材的碰撞与交融,这不也是实打实的在倾听自己的思维,触摸自己的心灵吗?

做饭的时候,真的可以很放松,很平静,很安宁。

“你今晚,回家吃饭吗?”

梅森瓶的夏天

愿你,驰骋沙场,卸甲归来,有人洗手做羹汤,抚慰你焦灼一天的胃和疲惫的身体。

愿你,繁华后,渴望静默,有人变戏法一样,从黑陶汤罐里,乘出一碗炖了一碗上的老火靓汤。

愿你,结束了不怎么顺利的一天,但有人三碟两碗架上油亮的漆筷,温暖你委屈的心灵。

更愿你,有一天,能够找到,那个让你笑靥盈盈,挽袖走进烟火气里,与他共赴人生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