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影子说 他想杀死我

此时的落落正躺在一个稻草围成的杂草堆上面。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依稀可见里面衣服里面一块一块淤青的大腿,眼睛半肿着,但是却透漏着一股无所谓。

对于别人的欺凌他并不介意,按照他的话来说:"被欺负习惯了,我不搭理他们就好了"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越下越大,这已经是本月第20场大雨,本应该秋收的稻子被水淹没,眼看就连菜地也要没了。

"再这样下去村子会被水妖给淹没的",门外又听到隔壁王大妈的叹息,王大妈是唯一一个对落落好的人,他有一个儿子,叫椿,据说给他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有一年一个大妖发难,将村地里所有的粮食都卷走了,而那一年正值椿的出生,一家人以椿为食,便也以"椿"为名。

落落不一样,他的出生完全是一场意外,父亲外出谋生,家里只剩一个母亲,发现怀孕的时候家中父亲已然外出三月,每月亦只有些许的生活费寄来。母亲说他是上天落下凡尘的巫师,落落以前也这样认为。

直到在落落五岁的时候,母亲病重而去,如此便只剩下落落一人,只有椿的一家对他照料有加。

他便明白,他不是神落下的,而是丢掉的。

椿是落落最好的朋友,也是落落唯一的朋友,村里其他孩子对落落的评价无外乎是:性格怪癖、不说话、不合群这些的,但是椿不一样,他乐观、开朗、这些与落落完全相反,唯一相同的是他与落落都有早已超越同龄人的眼界与想法。

直到有一天,落落和椿吵架了,从未争吵过的他们终于争吵了,即使懂得再多,也依旧只是两个孩子,对待世界的相处太过于不同,落落只想等大一些年纪就离开这个地方,四处流浪,而椿热爱这片土地的每一个角落,即使是欺负落落的那些人,椿也从来不会对他们冷眼以待。

终于,他们不再往来,落落也再次走进自己原本的生活轨道中。

村外三里地,有一座寺庙,穿越过一大片水稻,再经过几个鱼塘,便可以到达,这里是巫师住的地方,平日里无人敢来,这倒不是说巫师是有多可怕,相反的,巫师待人非常好,饿了给你吃的,冷了给你衣服,也从来不问你任何你的事情,有时候,你甚至会觉得他根本不存在。

落落在与巫师相处的第二天便决定跟随巫师,学习巫师的本领,守护大地,不过他不想守护这块地方,他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重新找一块地,守护属于他的子民。

落落这么想,但是巫师从不正面回应他,只是说不用跟我学习,这些事学不来的,等你真正消灭了一个妖,那么你就会直接成为巫师的。

落落不懂,他甚至直接搬到巫师住的地方,可是没过几天便受不了了,落落以为他是喜欢安静的,他以为他能忍受这种孤寂,可是他错了,真正无人搭理的时候他是耐不住寂寞的。

于是他便搬回了原先的茅草屋。

即使见着椿他们也不打招呼,就如同落落对所有人一样,但是落落还是觉得这样更加心安。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40场雨了,就在村子里议论纷纷是不是巫师被打败的时候,天空放晴了。

晚上,巫师来找落落了,穿着一身青色长袍,走路有点摇晃,气息微弱,受了重伤的样子,不过这还是让落落欣喜若狂,赶紧把家里最好的东西”半只鸡”蹑手蹑脚地拿出来招待贵宾。

可是巫师是来道别的,巫师说:"我已经算到这里已经有了新的巫师,我要走了,这里将由新的巫师守护"。

巫师留了两瓶药水给落落,一瓶在身上,另一瓶在他住的地方,想要的时候就可以去拿。

看着眼前的这瓶药水,落落还是哭了,他以为他不会哭,可他错了,他还是哭的跟一个孩子一样无助。

这瓶药水可以解封他的影子:有一个传说,每一个影子里面都藏着你的另一半灵魂,只要喝下这瓶药水,那么封印将会打开,你的影子便可以与人沟通,伴人一生。

短暂的犹豫以后,落落喝下了药水,不是想象中的苦或者酸,就放佛白开水一样平凡,无知无觉就喝下去了,但是却花了落落一半的血液、十年寿命,这是代价。

他的影子醒了过来,影子拥有落落在喝下药水之前的所有记忆,他知道落落是最爱吃山上溪边第一棵树上的果子,也知道落落平日里去打水都是接的哪一口泉的水,也知道落落每晚会醒来几回...

落落是开心的,因为他终于找到了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朋友,不同于椿,他们所有都相同。

他们会一起躺在草坪上晒太阳,他们会每天早上一起去山林里面摘水果,也会一起度过每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

任何事都会变化,就连你的影子都会想杀你。

在某一个夜晚,落落做噩梦了,并没有按照原本的习惯,而是打开了灯,可是却并没有看见他的影子。

那一晚,他想了很多,他彻底清醒了。

他需要的并不是一个可以完全可以了解他的朋友,他需要的是自己适应这种孤独。

他想到了巫师,原来他就是习惯了孤独而已,所以没人愿意接近他。

最近又听到了村民的叹息声,最近好像不止落落一个人噩梦,以至于白天睡觉的人越来越多,人们越来越嗜睡,村民们都说是来妖怪了,可是巫师已经走了。

落落一直在等新巫师的到来,可是好像巫师这一次错了,并没有新巫师来。落落决定找个时间去巫师家里。

影子最近消失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以前只是乘着晚上离开,而现在,却可以在白天离开了,即使在烈日当头的正午,他也是一个人,影子都没有。

渐渐的,他发现了,制造噩梦的就是影子,他通过别人的噩梦获取力量,然后离开他。

终于在一个夜晚,落落下定决心,去巫师家里查看留下的一瓶药,在走之前,他最后一次开了灯。

他在巫师平日里放药水的地方找到了这瓶药,这是一瓶让复活一次的药,并没有什么大用,因为使用前提是在知道自己要死之前喝下去,等别人杀了他以后,然后再活过来。

是一瓶没用的药,落落心想,不过还是打包带上了身上。

回到家后,落落整夜无眠。

在凌晨的时候,影子终于回来了,他问他:你去哪了?影子没有回答他,亦不见其表情。

一个月后,落落在另一个村庄发现了影子的踪迹,他对影子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他得做点什么,不能等死,落落想到。

他在这里听到了一个传说,一个关于影子的传说:影子里的另外半边灵魂是可以反转过来的,只要他杀了身体里的半边,他就可以独立出来。

落落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是影子认为是真的,这也是他唯一的希望,他正努力在隔壁村制造噩梦积蓄力量。

在三个月以后的一天夜晚,影子叫醒了落落,叫他出去看日出,这是他们多日来第一次交流,落落喝下了那瓶药,但是他希望药效过时了也不会起作用。

"你知道我要杀你吗?"

"我知道"

"你不怕?"

"怕有什么用,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我也不想杀了你,但只有杀了你我才能自由,我不愿意一辈子活在你的背后,所以我选在影子力量最强大的时候杀你”

"我一直都把你当作我最好的朋友”

"我知道,但是我不甘心”

"那动手吧”

影子动手了,落落被杀了,看着落落倒地的瞬间,影子也慢慢的变成了落落的样子,但是眼神却越来越空洞,越来越迷茫。

原来,传说是假的,影子依赖于他而活,没了他,也就没了影子。

慢慢的,眼睛再次睁开,是落落,药水起作用了,他复活了。

他没了听他的影子。

他知道,他失去了最后一个也是最可能懂他的朋友,但是他不需要了,他淋着雨离开了这里。

人们的生活又回到原本的生活。

一年后,村里来了一个巫师,据说是当初解决了噩梦的那个巫师。

他没有影子,他叫落巫,住在了以前老巫师的房间里,一个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