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学最好的姿态就是拼命成长

本文选自另维新书《每一天梦想练习》


“上大学你就轻松了!”

高中老师骗我。

《每一天梦想练习》当当链接

《每一天梦想练习》京东链接


01.

这是我对大学最深刻的记忆。

午夜十二点,我困了,离完成预习任务还遥遥无期。

我洗把脸,涂好睡眠面膜,离开寝室,迎着月亮穿过樱花林,去二十四小时图书馆。西雅图的晚风好凉。


图书馆三层楼。

到处是人,灯火通明里,认真的年轻面庞们安安静静。长夜中唯一的声响是广播,深夜一点的广播。

“一楼咖啡厅还有十五分钟关门,需要咖啡和夜宵的同学请先休息一下,快点过来。”

我在图书馆里受这种环境刺激的时候,学习效率会高一点。

我记得深,因为那几年的大多数夜晚,都是这么过去的。

02.

高中老师说,只要考上好大学,你就从此高枕无忧,想怎么玩怎么玩。

她又骗我。

越好的大学,越是炼狱。


这所大学世界排名第十。

教授讲课,旁征博引,天马行空,还快,完全不考虑我的接受能力。

我刚出国,英语原本就不是母语,如果不事先预习,我经常半天听不出我在学什么。

可是那些又贵又厚的大学课本,预习起来,每天少则四十页,多则上百页。

密密麻麻的字母,看着看着就不知是哪一行了,教授还在孜孜不倦地往E-mail里塞临时读物。


刚开学,我坚决不掉队。二十四小时图书馆耗到天亮。

我想,可以了,我这么努力,就算没读完,也肯定已经在大多数人前面了。


第一天进教室,傻眼。

几百人,放眼望去,所有人的课本都标满记号,还手拿笔记。

借同桌的预习文档一看,全是思考总结和要问的问题,而我工整抄下许多小标题和加粗句,以为能加深印象。


课堂讨论,别人随便一张口,就跟演讲一样。

我被那强有力的思想、逻辑和表达能力惊呆了——这都是什么时候想出来的?预习的时候吗?为什么我连课本都读不完,而他总结了全文,还能额外思考?


我跟不上,不是我不努力,是别人花同样的时间努力,还比我会努力。


我每天都很抑郁。

高中的基础太差,我根本跟不上大学的节奏。


又好像,也不是我的错。

好多同学的口语、知识面和学习能力,简直比我的高中老师还好。落后的不仅是我,还有我出生长大的地方。

更绝望了。


03.

很长一段时间,我所有的时间都花进去了,不见任何成效。怎么看都是个十足的蠢货。

束手无策。

我学习习惯差,摊开课本会尿急、口渴、手痒。

生理需求解决完了,眼睛还黏在手机上,刷一会儿热搜,再发条“不预习,不睡觉”的正能量微博,眼睛好累……

学习的压力越大,我越无法集中精神,时间耽误一秒少一秒,我每天熬夜,熬到后半夜,急得掉眼泪。

可讲课进度那么快,一晚上哭过去,第二天只会掉得更远。

只好边哭边学,边学边哭。


我那时在学心理学。

学到人的日常行为和习惯的联系,说神经元时刻都在努力记忆我们的行为。

比如,学习时摸一次手机,神经元就会记住一次学习和摸手机的联系,重复使下一次行为更容易。于是,下次我们会更加地,在学习时想摸手机。

行为联系重复到一定程度,会形成模式,永久储存在我们的基底神经节里。这便是习惯。

就算我们后来改掉了习惯,一旦重新接触相关行为,触发了神经元对它的记忆,习惯很容易再次形成。

花过大量时间练习钢琴或者篮球的人,就算忘记了,再接触也会学得很快,便是这个原理。

发生过的一切神经元会记得,有过的好习惯坏习惯,都会伴随一生。

我如获至宝。


从此以后,我学习的时候,每一次想到手机,我都急忙念念有词。

“不,不能让学习和摸手机产生联系,要让基底神经节把学习和专注连在一起!快发生作用吧!基底神经节!”

我知道,每一次自控,都会让下次自控更容易。

有一天我会不再需要自控,那一天优秀会变成我的习惯。

我像一个受虐狂,每天想方设法做叫自己难受的事。


几年后的暑假,我在奥美实习。

小伙伴问我:“另维,你为什么一来就进入工作状态了?也没见你没事摸手机刷东西什么的,怎么做到的啊?求秘籍!”

我这才惊觉,我好像不是刚上大学时的自己了。


原来,学过的知识,会过时,会遗忘,但在努力过程中学会的处事态度和做事习惯,都会留在骨子里,变成我们的一部分。

04.

网络上常有人说,呵呵,晚上熬夜,只能说明白天效率不高。

我想他们大概没有见过,这世上的许多人,白天效率极高,零碎时间全部利用,晚上依然努力熬夜不知疲倦。这世界充满可能性,要学的、能玩的、想知道的、可改变的都太多了,一周一百六十八个小时根本不够用。

他们没有见过这种人,也不愿相信这种存在。

二十年后,他们在微信公众号里读到别人惊人的履历,评论——“目测背景了得”“假得满屏都是尴尬”。

他们在评论里和意见不同者争得面红耳赤,然后一连几天都为源源不断的点赞扬扬自得。

他们或许一生都不会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二十来岁,时间要一小时一小时安排,对下班和双休没有概念,人生状态一年一个新样儿,因为年轻的一年时光,实在能做太多事了。


罗CC是我金融课的同桌,深圳人。

第一次进教室,我们认出对方是仅有的中国留学生,同桌以示友好,望结成同盟互相帮助。

第二节课,她的位置空了。

商学院录取率22%,投行、四大[即世界著名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PwC)、德勤(DTT)、毕马威(KPMG)、安永(EY)]和世界五百强们,每周站在教学楼大厅里开交流会,简直是一张名企通行证。

都熬到这一步了,竟然自暴自弃,刚开学就逃课。

那个曾经努力奋斗的她看到自己今天的样子,会哭吧。

第三节课,她依然没来。

我叹息,都怪我心大,找个盟军都看走眼,这门课只能孤军奋战了。


一周后,罗CC出现了。

来得很早,找我借笔记。

我注意到,她课件上的例题和练习题,已经全部用铅笔轻轻写了一遍。

她拿着我写得满满的笔记,一行一行,对照修改。擦掉铅笔换上中性笔,动作很快。

抄完,道谢。

问我画问号的地方现在懂了吗,要不要她给我讲一下。

我有点震惊。


她听讲很有自己的节奏。

只听做了记号的题,边听边核对预习笔记。

有时候核对完了,教授还没讲完,她就换上铅笔,翻到下一章预习。

跟我说,教授讲到下一题了喊她。

我一脸蒙,这是何方神圣。


课间,罗CC排队问问题。

排队的人很多,轮到罗CC,她首先向教授道歉。

“我上周在亚利桑那州打比赛,错过了两节课,对不起。”

一口流利的英语。

教授眼睛一亮。

“你就是我们班的高尔夫球运动员!你上周的比赛转播我看了,表现太棒了!恭喜!为你骄傲!”

她居然是NCAA的student-athlete,美国人叫学生运动员。

我们俗称的体育生!


NCAA是全美大学生体育协会,包含无数运动项目。

熟悉NBA的人知道,NCAA每年为NBA输送新兵,相当于中国的国家青年队。

美国人要求职业运动员至少拥有大学学历,读书比赛两不误。

于是,美国大学里的体育生,地位最高,奖学金最丰厚,也最累。

他们每天下午训练,只能上午上课。


作业多,节奏快,大考小考一个接一个。

他们却要像NBA队员那样,在全国各地,不同的客场之间飞去飞回,直到球队被淘汰。

学校的高尔夫球队全国闻名,是Division 1,甲A级。

也就是说,罗CC的赛期,几乎长达整个学年。


在这期间,她每周要保证二十个小时以上的训练,时时刻刻背负着比赛排名和反复出差的压力。

文化课?

缺课自己操心补[队里也会安排辅导员,一般是这门课学得特别好的学生,拿工资的。因为体育生出校园明星,给各种球队做文化课辅导员是美国大学里最受欢迎的校园工之一],错过的考试,自己提前去找教授,安排补考时间。

作业,我想不出她拿什么时间写。

日常的体育训练耗时间更耗体力。有比赛了,更是少则缺课四五天,多则一周以上。一学期一共才十一周左右。

她才二十岁。


而我,仅仅是面对学习压力,就已经哭天喊地了。

她到底怎么活下来的。


我天天跟着她,跟着跟着就懂了。

十二点二十下课。

她买完三明治和咖啡,去最近的图书馆自习,路上已经吃完午饭。

屁股还没坐稳,眼睛已经盯在了作业本上。精神高度集中,我坐在旁边好像空气一样。

时间一到,说一句“再见”,起身就走。

整个上午,她简直每一秒钟都是掐着过的,一天的效率,至少抵我三天。


我高中时,月平均写小说六万字,成绩却很差。

班主任说:“都是你天天上课写小说耽误的,必须把全部时间和心思放到学习上,你的人生才会有出路。”

上大学后,为了跟上学业,我首先停止写小说,直到遇见罗CC。


罗CC每次上课,都是有备而来。

我问她到底从哪里挤的时间,她说:“飞机上。”

我说:“飞机上学习我也试过,太难受了,光线不好,还总有人打断你,根本无法集中精神。还是图书馆里有效率,安静,还有旁人用行动鞭策你。”

她说:“我也觉得。可是如果我不在飞机上看,就真的没有时间看了。”


原来,我成绩差不是因为写小说,而是我没有合理管控自己,利用时间。还找借口。


那门金融课,罗CC结业成绩4.0,满分。拼尽了全力拿到3.4分的我目瞪口呆。

从此以后,每一次想放弃,我都更用力地强迫自己——

“为了写作,高效完成学习任务吧,我没有其他时间了。”

几年后,我十五万字的游记小说在上学的间隙写完了,畅销了。

因为亲眼看见世上有人那么活着。

我相信了曾经以为的不可能。


哦,同年夏天,罗CC打出全国总决赛最后一杆,校高尔夫球队问鼎NCAA全国总冠军。

一时间,学校官网首页是她,美国电视转播是她,中国高尔夫球官微在介绍她,亚洲校友群在讨论她。

我发微信恭喜她,大约是恭喜的人太多了,她发了个朋友圈。

——Afterwinning? Atypical day of a student-athlete.

“赛后生活?我是一个‘学生’运动员。”

配图是股票课作业。

言下之意明显了:我在学习啊啊啊!没回微信不要怪罪!


当时我正在做《我们都是和自己赛跑的人》的全国巡签,夜半休息,刷到罗CC,忍不住爬起来,写借口持续出差拖欠的新小说。


05.

在商学院,罗CC不是最拼的。

税法课,饼干妹知道的,比R教授讲的还多。

我好奇原因。

她说:“工作的时候见过啊,同事教的。”


她居然每天上午上课,下午在普华永道的税务组实习,一周至少二十个小时。

我震惊:“功课忙成这样,你还在四大实习?这是税季啊!不是说税季的四大忙到过劳死吗?”

她说:“是很忙呀。我上班去了,帮我问下这几个知识点,晚上去图书馆找你。”

下课铃一响,饼干妹匆匆收好文具,塞给我一张纸。

我偷偷计算,四大实习时薪25美元,那么她现在月薪14000元人民币,还不算加班!


商学院的专属图书馆,清晨七点开门。

周末很少有人相约自习,反正几乎都会去。

饼干妹喜欢在周五深夜的微信群里投毒:

“各位,这是我刚刚烤好的饼干,想吃的明天来我座位拿!”

——这也是饼干妹称号的由来。


她饼干烤得极好,做题也厉害,我特别喜欢坐在她旁边。

我问问题。

她摆手:“我睡十五分钟好吗?太困了,十五分钟后一定要叫醒我,我给你讲。”

我说:“好。”话音未落,她已经睡熟了。


她是有多累,才能这么在图书馆课桌上一趴,就一秒不省人事啊。

一个普通周末而已。

她的朋友圈里,不是旅行照,就是饼干照,或者穿着花裙子拿着名牌包的美颜照,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十五分钟后。

饼干妹满血复活,精神奕奕。

我说:“你这么拼,朋友圈看起来像个无业游民少奶奶,迷惑一众竞争对手呀。”

她说:“不是故意的。”她只在放假的时候开朋友圈,平时都关闭着。

我惊讶:“朋友圈还能关闭?”


饼干妹示范:我—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朋友圈—点击关闭。

朋友圈功能彻底消失在了“发现”一栏。

饼干妹说:“我一刷朋友圈就停不下来,时间都浪费了,只好干脆关掉,放假再开。”

她说:“我跟Yuhao[Yuhao学长你们认识的,《年薪百万的本科毕业生是怎样生活的》里提到的“一天自习七小时”小组,他是老大]学长学的,早两年他一直强迫自己每周只开一小时朋友圈,两个学期之后就没有刷朋友圈的习惯了。我还在这个过程之中。”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税法本来就错综复杂,R教授还天马行空。一上课,全班都要撞墙。

第一周,有人开始喜欢R教授的课了,说虽然上他的课门槛高,但听进去了就会发现他名不虚传。

我观察她,原来她上课录音,下课反复听。

我默默兴奋。

找到好方法了!明天就用起来!我真是太善于吸纳优点了!我不成功谁成功?


第二天进教室,蒙了。

全班八十个人,人人桌上的手机都是录音界面。

别说成功了,没有在一天之内吸纳方法的能力,我就是全班倒数第一。


我读到大学快毕业,偶尔还是压抑得想哭。

竞争太激烈了。

每个人都在拼命学习别人的优点。谁有个优点,马上能像瘟疫一般散播开来。

每个人的优秀都是多维度的,大家彼此认可,也互相碾压,再努力都是相对静止的。

好累。

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尽头还没熬到,先发现自己变了。

曾经的艰难不难了。

以为会把我搞死的障碍,都被我搞死了。我越活越好。

本科几年,人脱胎换骨得自己都不敢相信。

06.

学校很盛行出国交换。

外国来的交换生,会有本校生做新手向导。


清华和北大都是我们的友好学校,每年秋天互相派送十名交换生。

如此一来,我认识了清华哥。


他们介绍:“跟你做新手村任务的,是清华大学生物系第一名哦!奖学金拿到手软,这次来交换一学期,国家每个月给他生活费1200美元。”

每个月8400块人民币零花钱,还是政府给的。

我扑上去顶礼膜拜。


那一年,中国还没有冻酸奶,清华哥觉得新鲜极了,捉住店员疯狂发问。

一张口,我吓了一跳。


那是一口浓郁的中式英语,没有一个词的发音是准的。

我听了足足三十秒,才发现他说的不是闽南话。

——清华也太不重视学生口语了,弄个英语角不行吗?


我听不下去,帮他说。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做人不要太勉强。


他拒绝,非要自己说,说不明白就手脚加表情并用。

一时间,人人进店都瞄他几眼。

我忍不住离他远一点。


后来我听到传言。

“有人连去中餐厅都要狂说英文,店员跟他说中文他回英文,傻×。”

“而且还说得惨不忍睹!那发音标准闽南语系,连语言班的傻×都听不下去地纠正他。”

“出来交换三个月,还把自己当美国人了,屌丝装×真可怕!”

我悲痛地想,真是砸清华的牌子。


清华哥回国前,我们吃散伙饭。

他张口点单,又吓我一跳。

“你是掉进山洞捡到了《九阳真经》吗?闭上眼睛听的话,你完全是个美国人!”

我惊叫,才三个多月啊!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抓住了一切机会狂听狂说而已。我没有你们机会好,常年生活在美国。我可能一辈子只有这三个月可以在纯英语环境里,尽量多收获一些。”


我想照旧打趣:如今的美国西海岸,算哪门子纯英语环境,中餐厅遍地,商场有中文导购,放眼望去,全是中国人,除了上课和写作业简直用不着英语,根本不是学语言的好去处。

但我羞愧得说不出来。

他怎么就做到了呢。


他说:“我知道自己说得不好,可是如果我不说,就永远不会好。只要我想变好,必然要经历一遍学习的过程,晚经历不如早经历。

我连忙摆手:“不不不,你已经说得太好了,不知道的以为你高中就留学了呢!”

此时的我,已经在学心理学了,知道人的大脑里,理解语言的部位——韦尼克氏区很早就停止发育了。

因此一般说来,英语口音是否纯正,不取决于人在英语环境里生活了多久,而取决于他去英语环境的时候有多年幼。

看了太多的留学生,我下了一个结论:刻苦的高中留学生还有可能彻底摆脱口音,十八岁出国的本科生,不用痴心妄想。

说得流利就好。

我就这样以科学之名,放松了自我要求。


我忽然有点恨自己。


清华哥长得瘦瘦的、白白的、小小的,不太起眼。

他在我眼前,却忽然高大了起来。


原来清华人厉害,不在于成绩好,会考试。

三百六十行,行行不一样,而成功的充要条件大同小异。

他们知道如何做好一件事,便知道如何做好每一件事。

07.

我还是小城里的高中生的时候,挺自命不凡的。

有人说,他们都说井底之蛙可悲,却没有人关心,蛙走出井,看到广袤天空的那一刻,有没有很绝望。

特别绝望。

——是我刚上大学的那几年的最好写照。


我在源源不断的震惊和蒙愕里挣扎生存,每一天都战战兢兢,不敢松懈。

我以为我的人生会这样一惨到底。

我没有想到的是,还没毕业,我也变成别人的大神学姐了。


十八岁的新生找到我,要和我一起自习,一边哭一边写作业。

“另维学姐,我没考好,实习也没回音,商学院应该没戏了。我现在压力大得吃不好睡不好,天天掉头发,我好羡慕你……”


那表情,那眼泪,和四年前的我如出一辙。

我太知道她正在经历什么,即将遇见什么了。

那是我一步一步走过的路。


我说:“别为今天看不见效果着急,就这样坚持下去,三年之后你且看它。”

她抹了眼泪,强迫自己再做一题,虽然她还看不见,她以为那些没有结果的辛苦遥遥无期,其实就这几年。

她没有辜负时光,时光也必然不会辜负她。


我想起罗CC说过一件事。

她十八岁那年,作为体育生上美国的大学,被学业和训练的双重压力吓得屁滚尿流,已经决定了放弃文化课,随便混个简单学位,把高尔夫球打好就行。偶然听说网球队有个上海学姐,专业是很难学的建筑工程。

罗CC心想,这怎么可能做到,一定要去拜访见识一下。

罗CC后来的高效,师承已经毕业的网球学姐。


我忽然明白了。

我们都会变成学姐,毕业离开,但有些东西会永远留在这所学校。在一届又一届年轻的身体里源远流长,生生不息——

是面对世界的态度、精神和习惯。


我看见四年后,我已经不知在什么地方成家立业,抹眼泪的学妹褪去了今天的稚嫩和焦躁,坐在图书馆,微笑看着一张新的十八岁面孔。

她告诉她:“别着急,三年之后你且看它。”


这一种传承,深深扎根在这片土壤里,徐徐飘散在这方空气中,滋养着每一个路过的有心人。

-end-

谢谢你看到这里❤️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更好、更完整的内容在这里:《每一天梦想练习》当当链接

京东的在上面,淘宝,全国各大书店都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7,001评论 122 223
  • 人的一生都会遇到或多或少的波折。顺境也罢、逆境也罢,只是每个人面对困难,所持有的态度和心理承受力不同而已。遇到困难...
    孟琳漫步人生路阅读 43评论 0 1
  • 流眸湿衣,皎月泣血,暗愁生天际。 秋月嗅窗翻茶靡,蓝舟碧寺,愈心美景交苏堤,长亭小巷,脉脉公子,心絮埋骨底。惊鸿一...
    耿少年的蓝天阅读 43评论 0 1
  • 时过境迁。 仅为回忆记录。 常常想起,偶尔写写。 精心收藏,心无挂碍。 一 奶奶带着孩去上街,每次行李标配都是一对...
    少年安阅读 290评论 7 4
  • 江夏那天帮室友去楼下取快递,不料被一个老学姐看见。学姐会注意到江夏当然是因为他本身就一米八几的身高加上俊朗的脸了。...
    何礼阅读 3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