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容的小屋

(一)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懒散地从地平线处慢慢地爬了上了,赶走了笼罩已久的乌云。当阳光温暖地拥抱整个小镇后,小镇便苏醒了。这时是小镇一天中最富生机的时刻------今天恰逢赶集的日子。
街道上人潮攒动,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街边的路上摆了许多小摊位,一个挨着一个。这种传统的习俗如今已渐渐的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成了往事,而这个小镇上却依旧延续着这一习俗。
包子铺里一个个新鲜的包子刚刚出炉,散发着诱人香味;街边蹲坐在石阶上的大娘正吆喝着路人来买自己种的新鲜蔬菜;学校旁卖着各种新奇小玩意的小卖部刚开门就被学生挤满;拉客的三轮坐车停在小河边的树荫下等待着;阿容的小屋也为热爱读书的人敞开了大门。
阿容的小屋是镇上唯一的书店,虽说面积不到三十平米,但却能买到各种你想要的书籍。阿容每天8点准时地打开了自己小书店的大门迎接清晨最美好的阳光。她走到每个书架面前,将店里昨天被孩子们翻阅后散乱的书籍整理整理,再用布擦一擦有灰的地方,最后阿容会挑一本自己想看的书坐在进门的一张桌子前度过这一天,即使门外的人形色匆匆,人声嘈杂,也丝毫不会影响阿容。
再过不久就要过年,这天晚上阿荣的父亲打来电话说每年过年都是在自己家过,今年干脆就在阿容家过吧。阿容爽快的答应了,脸上泛起了笑容,说:“好嘞!爸,妈。你们还没在我这里过过年呢,今年你们都到我这里来,我肯定给你们招待的舒舒服服!前些日子我做了好多香肠腊肉勒!到时候给爸妈你们尝尝哎!”
“嗯,嗯,好勒好勒,那我待会给你二妹和三弟打个电话,给他们说一声今年在你这个大姐家过年。”
“好嘞!”


(二)


   一个多月后,大年三十的晚上,一辆奔驰和一辆宝马车同时在阿容的小屋前停了下来。阿容和父亲母亲站在门口,因为他们已经知道来的是谁了。
   耀眼车灯熄灭,轰鸣的引擎声停了下来。车上分别下来了一位身着貂皮大衣,黑色长筒靴,盛气逼人的中年妇女以及一位身穿白色衬衣,黑色皮鞋,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不用说,来的正是二妹和三弟。
   三弟弟刚一下车,伸了一个懒腰,揉了揉疲惫的双眼才缓缓走上前打招呼:“爸,妈!姐姐!”二妹也跟着打了招呼。
   “哎哟!你说你们啊!怎么这么迟才到啊!我和你爸今儿早上就坐车到这里了,你说你们怎么现在才到!真是的!你大姐啊做了好大一桌子菜,这都快凉了!”母亲嘴上数落着迟来的二妹和三弟,但其实心里还是非常高兴,一边说着一边叫着二妹和三弟快进屋吃饭。
阿容见到许久不见的二妹和三弟也很是高兴“哎!我知道你们是大忙人,忙不过来。嗨!别管那些啦,既然已经来了,咱们啥也不说了,走!二妹,三弟,快进屋吃饭,你们不知道啊,我给你们做了你们最爱吃的腊肉和甜香肠勒!”
“哎,是啊,我们这也是没办法,爸,妈,大姐,你们也知道,做我们医生这一行的本来就忙,每天病人那么多,而且有些时候病人还会直接找上家里来求助哩!反正整天都很忙,我和三弟今天也都是晚上好不容易忙完了这才开车过来嘛。”二妹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着。
进屋后,二妹和三弟把随时带的东西放下,随后便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阿容见大家都坐下了,便说:“好了好了!大家都到齐了,那就快动筷子吧!这一桌子菜我都做好好久了,再不吃就得凉了,快吃快吃!”
阿容说完大家也就都动起了筷子。吃饭的时候还是和以前一样,许久不见的亲人,见面时拉家常是少不了的。
“三弟啊,我怎么感觉你变瘦啊!是不是医院那边太忙啦?哎呀,我说你啊,现在你工作也这么顺利了,房子车子都有了,就别那么忙来忙去的了,你学学你二姐啊,就在家开个小诊所得了。懒得你天天往医院跑,轻松的多了!”阿容笑着对三弟说,顺带还夹了一片腊肉给他。
“哎呀,大姐,这个忙不忙也不是我说了算啊,要是我说了算我就是院长了”
“嗯,就是啊,你这个做大姐的没有读过书,当然是不懂他们读书人的事儿!而且这个医生这一行,那可是很了不起的职业!忙,那是肯定的嘛,还有你也知道,你三弟啊可是我以前花了好多心血栽培出来的啊!是我们家里最有出息的人!再有,男子汉大丈夫,就该好好努力奋斗自己的事业,所以忙也是必须的!现在你三弟已经是一名主治医生了,哼哼,这个以后要当上院长那只是时间问题!”父亲说到这些时总是一腔热血的放下碗筷,一手撑在大腿上,一手用来指点江山似的比划着,脸上带着无比的骄傲。而母亲每当听到这些带有夸赞自己儿子的话事,也是一脸开心的笑着。


(三)


阿容的父亲是一名赤脚医生,说的通俗点,就是自学成才的,在50年代,能当一名医生算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了。在阿容父亲眼里男孩从小就要学会顶天立地,还要干出一番事业来,事业,才是一个男人的终身大事,而非那些儿女情长。而作为女性来说就早日嫁人早日生娃,打理打理家室,就够了。所以怀揣着这么一个男人要干出一番事业的想法,阿容的父亲从小自学医术,同时也跟着一些有点名气的老医生学习了一些东西,最后在25岁那年出师,自立门户。不得不说这在当时是非常难得可贵的。
阿容作为家里的大姐,读到小学三年级便辍学回家,因为家里多了一个妹妹,再加上平日里田里需要人打理,如果阿容去上学的话妹妹就没人照顾,所以阿容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不得不回到家里从此扮演着二妹保姆的角色,阿容离开学校的那天,一个人哭着走完了最后一段从学校到家里的山路。
又过了两年,家里又有了一个弟弟。这个弟弟一出生啊,家里那可是还摆了宴席的,要知道家里可是终于出了个男孩啊,不容易啊不容易!这下脸上可有光了啊,父亲心想自己的医术也有了继承人了,在三弟出生的那几天父亲可是真的高兴的几晚上都没睡着,时不时就跑去看看自己的宝贝儿子,嘴里嘀咕着:“儿子啊,以后等你长大了,一定要是一个干一番大事业的人啊!你要把我的医术传承下去啊,你要成为世上最好的医生!”
此后,阿容的童年,青春,都花在了二妹和三弟身上。二妹长大了,父亲花钱让她读了个卫校学了点医,后来开了个小诊所。三弟长大后,考大学考了2次,没考上,父亲气的直跳脚,最后花了整整一年陪着三弟复读,第三次终于考上了,但三弟想学电子方面的专业,可最后被父亲偷偷托人改成了医学专业。如今三弟已经长大成人,日子也过的滋润,车有了,房子有了,就差个老婆了。
父亲在家里可以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加上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父亲还是算一个读书人,那可是在当时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所以父亲说话,没人敢顶嘴。
阿容听了父亲说的,只能笑着说到:“是,是,是。我没读过书,见识比较短,说错了话你们也别怪我啊,嘿嘿。”
“哎呀,大姐,瞧你这说的,爸就随便说说,你别当真。对了,大姐,你说你这才读了小学三年,字也认不完,怎么现在在这开了个书店啊!你说要是有人要来买书,你会不会压根儿不认识是哪本书啊!”二妹说到。
“嘿嘿,我就是知道自己小时候没读过书嘛,所以现在想多读读,不过还好的是小学老师教会了我查字典,我不认识的字都可以查,现在基本大多数的字我也能认识了”阿容说完脸上满是笑容,在阿容心里,开个书店虽然收入并不是高,但还算能养活自己,而且每天能看看书,对阿容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
一家人如今各有各的事,一年能一起坐下里的时间也就只有过年的时候了。晚饭吃完后,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看了春节联欢晚会。欢声笑语,笑语欢声,你唠唠,我唠唠,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大家正在吃着早饭,二妹电话来了。
“喂,你好,嗯,是是是,我是。嗯....有哪些症状?嗯,嗯,嗯,可是,我现在也回不去啊,你要不把他送到医院去,他的症状也不严重,没啥大问题,你别担心,嗯,嗯,好的,那就这样,拜拜。”
“怎么了?又有病人找你了?”父亲问道。
“哎呀,是的,是的,跟你们说过嘛,忙的很,来看病的病人太多了。”二妹随口回答到,然后也没再多说什么,拿起了一个鸡蛋吃了起来。
母亲这时候突然说到:“哎呀,你说现在这个科技真发达啊,现在打电话只要那么小点的一个手机就可以,还可以随时带着身上,多方便啊,之前你爸还说现在二妹三弟挣了钱了,让你们给我们俩一人买一个,但是又怕不会用。”母亲说完开心的笑着。
听了母亲的话,三弟说到:“哎呀,爸啊,你不是有个座机吗?可以打电话就行了啊,那个手机就别买了,买来你也用不来啊,手机这个东西都是现在这个时代的产品了,现在买给你你也用不来的。”
“嘿!你这说的,我用不来我不会学吗?你爸以前我学医可就是自学成才的哦,你知道不,以前....”
“哎!好好好,爸爸,我知道我知道,你都说了好多遍,别说了别说了。话说回来,这个手机说实话你是真学不懂的,就用你那座机得了。”
“三弟啊,你看你,怎么这么说呢,你爸....”阿容正想说点什么,三弟一下子又打断了她:“哎呀,你不懂!”三弟从小耐心就很差,如果你跟他争,那肯定是争不过的。阿容看到三弟不耐烦的样子,也没说什么了。
可是父亲可不是可不是会个忍的人,看着自己的儿子脾气还是这么倔强,一下子就不高兴了,碗筷啪嗒的一放,双手撑膝,眉毛一皱地说:“嘿!我说你现在怎么还是这个样子?脾气是一点都没改!你大姐是读书少,不懂这些,但你也不能这么说话啊!我从小怎么教育你的?男子汉大丈夫,从小就得顶天立地!吃得苦,做得来!做人更要像个样子!大丈夫心胸宽广,胸怀天下!怎么能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这么不耐烦的样子?你大姐是一个女流之辈,她不懂很正常,但你也不该这么说话,知道了吗?!”
父亲这番话让人哭笑不得,不知道是在教育三弟呢,还是在为大姐打抱不平。阿容更是不知道说什么,但又怕父子俩吵起来,所以还是劝着说:“哎呀,都别说了,少说一句啊,刚才是我不对,我书读得少,不会说话,你们别吵了吧。”
三弟好像压根儿没听大姐在说话:“你说的这些是什么破道理啊!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是那样张口闭口一个大丈夫不大丈夫的,再说我又怎么不像一个大丈夫了?你说你,这真的是,根本不懂现在是个什么时代了!”
“哎呀哎呀,算了算了,别说了,都少说一句,爸老了嘛,三弟你别跟争啊。”二妹说。
可是这么一说,父亲可就更不服气了,老了?什么叫老了!你们这群年轻人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都不懂!亏你们还读那么多书!父亲这么想着,便开始转为一个老师的身份一样,开始叙述起了自己的曾经,依次来教育自己不懂事的儿子和女儿。
阿容在一旁安静的坐着,父亲说时只是不断的笑着点点头。可是二妹和三弟不爱听了,从小到大这些话他们是听了成千上万遍了,道理还是那么个道理,话还是那么些话,被父亲这么一遍一遍的说真是让人受不了。三弟从椅子上起身站了起来“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那个,我医院那边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以后有空再见!”刚一说完,立马转身往门外走去。
“嘿!怎么每次一说你你就忙?!啊!”父亲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脸都被起红了,可再怎么大声呵斥三弟,三弟也没回头,直接开着车留下众人走了,阿容和母亲也都说让他多呆一会,可三弟并没有理睬。
二妹看着三弟走了,也起身说自己有事,该走了。
“嘿,二妹,你怎么也走了啊,你就多留一会吧!”阿容想挽留一下二妹。而父亲这时候什么话也没说,一手放在桌子上,一首撑着膝盖,脸色很不好看。母亲坐在父亲身旁不敢说话,只是看了二妹,似乎想要二妹再多留一会。看到气氛这么尴尬,二妹也不想多留,说了一句还有病人在等着她,便也匆匆离去了。
“走!走!你们都走!别回来了!”二妹刚走到车门口就听到父亲的咆哮,二妹往屋里望了一眼,便赶紧钻进车里,走了。
二妹和三弟走后,整个早晨屋里大家都没说话,父亲拿了一把椅子坐在门口,望着远方,母亲在一旁磕着瓜子,阿容收拾着屋里的卫生,期间虽偶尔想跟父亲说两句话,但父亲并不想多说,只是嗯了一句对话便结束了。
“妈,你帮我看着一下书店啊,我出去一趟,马上就回来。”
“你干嘛去啊?”
“没啥!就出去办点事,一会就回来。”
母亲点了点头,阿容便转身准备出门了。
阿容回来时已是中午,手里拿着一大袋买回来的肉和蔬菜。
“哎呀,这大过年的,买点菜真不容易啊,我把整个镇子逛了个遍!才终于买到!爸,妈,今儿中午我给你们弄点好吃的啊!”阿容说完还嘿嘿的笑了起来,可是父亲并没有笑,父亲从椅子上起身,望着阿容,摆了摆手说:“不吃了不吃了,你留着吃吧,我和你妈准备回去了。”说完便朝着阿容母亲望去,母亲一向听父亲的话,父亲的指令,母亲从来不敢违抗。母亲从凳子上坐了起来,什么也没说地走了过来。
“嘿!爸,怎么这就走了啊!三弟走了,二妹走了,你和妈要是再走,这,这年还过的有意思吗?”
“别说了,我心里有数,我现在和你妈去车站坐车。”父亲说完,双手背在后面转身走了出去,母亲在屋里把随时带的东西拿着,准备跟着出去。阿容知道父亲的性子,知道自己也不可能留住父亲,便慌忙的说到:“哎!爸!等等,你就算要走那也让我把你们送到车站啊,爸妈你们等一下,我把书店门关上,我送你们去!”阿容见父亲停了下来,便立马转身把门关上。
到车站路上,大家都还是没说话。等到要上车时,父亲才开口说了一句:“好了,就到这吧,阿容,我们走了,你快回去吧。”
“哎,爸,妈,你们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们!”父亲和母亲站在车门口,一脸疑惑的望着阿容。阿容从衣服口袋里摸了摸,然后拿了出来,笑着说:“嘿!爸,妈!你们看,我今天买菜的时候看见一家手机店还没关门,我又想着你们不是想要个手机吗,我就去给你们买了个!店家说这是老年机!很适合老人用,用起来也方便!这儿还有说明书,爸你认识字,拿回去自个儿用着吧!”说完阿容把两个手机递到了父亲和母亲手里。母亲看着阿容脸上的笑容,很是感动,母亲笑了笑看着父亲:“你看,还是咱们大女儿懂事哩!”
父亲收下手机,脸上的不悦已经消失,但还是皱着眉头,这是这次皱眉的原因已不是因为二妹和三弟了。父亲脸上勉强露出了一次笑容,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哎...........阿容啊........当初真该让你去读书......”父亲话一说完,转过身去,他手扶着杆,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步走上了车去。只留下一个佝偻的背影,和一头花白的头发。
车子发动了,开往了远方。父亲转过头,透过车窗,看到了一个只读了小学三年书的中年妇女,正像自己挥着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