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我执》

很早好友就推荐我读《我执》,现在想不起来都读了些什么,今天重新打开《我执》。


序言:星辰也有忧郁的影子(1) 邓小桦

现在我们已经这样认为,将来的历史也必会如此记载:梁文道是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之一。

一个理性睿智的公共人物,平时挟泰山而超北海的,原来内在也有诸种深沉的软弱、难以排解的焦虑,诸种人际必有的摩擦原来也如藤蔓纠缠在他那看来水镜鉴人的心灵里,长成一片过于深邃的阴霾。


当恋人在对方的身上看到了纯真,他就会以为自己得到真理,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别人看不见的真实,拥有了一座他人既没发现更不理解的隐秘花园。

擅于文字的,终将死在文字的手上。因为对方将从文字里发现,无论对待任何事物,这个作者都是冷静量度,且能掌握进退的分寸。于是感到危机的存在,如动物般本能地逃逸。

就像有些小白领花去半个月的工资,在铜锣湾人流最密集的地方,登一天的液晶体大屏幕广告示爱;又如某知名富商,在畅销的报纸上买下整版的篇幅送给女明星来证明自己。他们相信如此敞露,最能感动对方。而且这也就等于宣告:我将,或者我已独占了这个情人。爱情是盔甲上的纹饰,车头的标志,夸张地陈列人前。

人在孤独之中,特别是夜里,听着歌手以现代录音设备所赐的低吟技巧泣诉(从前唱歌的人使用横膈膜,而非喉咙),你会以为他是你认识的人,正伴和着你的寂寞和思念。重点并不在于世界上是否只剩你俩,也不在他唱的是不是他自己的真情实感,而在于他和你参与了这个情感形式的游戏,丰富且填满了它。爱情是一种幻觉,情感形式亦然,但它们的效应却是真的。

我都知道了;这一切谎言与妄想,卑鄙与怯懦。它们就像颜料和素材,正好可以涂抹出一整座城市,以及其中的场景和遭遇。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自己的想象;你以为是自己的,只不过是种偶然。握得越紧越是徒然,此之谓我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个月,或许是上上个月,我完成了《我执》的阅读。只有这本书,我是无论如何也会推荐给每一个朋友看的。 这是一本神奇...
    麦糖糖阅读 178评论 0 0
  • 大约是十年前,偶尔趁着寒暑假回家瞄上一眼凤凰卫视,经常可以看到一个骨骼惊奇的中年男人这档节目中有他,那档节目中还有...
    读书局外人阅读 367评论 0 1
  • 宽敞的房子,明亮的阳光,柔软的沙发,古老的藤椅,华贵的餐桌,盛满的果盘,闲时小坐于窗边的藤椅,略饮一杯清茶或是咖啡...
    安安小快乐阅读 650评论 0 1
  • 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
    鹤昉阅读 202评论 0 6
  • 首先来说说毛衣的廓形,它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oversize,一种是修身款的。 oversize oversize...
    晴小主阅读 193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