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

1.

我叫小白,是一名物理学家,主要研究超微粒子。由于经常需要加班,我的实验室里专门安放了一张简易的折叠床,无数个夜晚我都是在这里熬过的。

有人问我,白教授,做实验这么辛苦,你累不累?

我摇了摇头,做实验怎么会累呢!当你静静等待实验结果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目标,又怎么会觉得累?真正令人疲惫的是寻找和选择方向的时候。

我抬头望着今夜浩瀚的星空,数不清的星球漂浮于宇宙中,能被看见的只有其中的沧海一粟。在茫茫宇宙中,我不过是颗小小的尘埃,如同超微粒子之于这个大千世界。

也曾有人问我,白教授,您研究超微粒子到底有什么用?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您持之以恒地投入了近三十年的时光?

面对这类问题,我往往轻轻淡淡地露齿而笑,再转身留给他们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为了科学!

为了人类的终极!

超微粒子的研究关乎人类的命运!……

我说得一脸肃穆,听众们诚惶诚恐,仿佛如此纯粹神圣的研究才能无限接近美好的未来。

可当我关上实验室大门的那一瞬间,我清楚知道自己的牛皮吹得过了。我的思绪如潮水澎湃,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来三十年前的往事。

超微粒子——是的,只有它才能够实现我的心愿,与他再次相见。


2.

他第一次出现就引起了全班的震动。

一个面色苍白、目光随意又懒散的小男孩在老师的带领下走上了讲台。

“这是我们的新同学,请大家鼓掌欢迎。”老师郑重其事地介绍道。

“大家好,我是来自2048年的小超……”话音未落老师就带头鼓掌,截断了他的演讲。

“啊!?我不是听错了吧?2048年?哈哈哈哈!他真逗!”坐在我前面的豆豆对过头来冲我挤眉弄眼。2048,我也不断狐疑,小超同学你吃错药了,王家卫的电影入迷了,还是穿越剧看多了?

“小超同学,从今天起你就坐到小白同学的旁边!”

豆豆掩着嘴吃吃地笑着,又冲我狠狠地挤了挤眼睛,“他来了,来了哦!”

在全班同学的瞩目下,那个身着古旧校服的男孩,一步一步地缓缓朝我走来。在座位前,他忽然机械地转了半圈,伸直了背,仰起头,双眼朝天,双脚立定,还将双手交叉放在两肩上,停顿数秒之后突然直挺挺地坐了下来,那姿势说不出的怪异惊人。

我目瞪口呆,不满地嘟哝了一句,“你,你别这样,怪吓人的!”

小超半转了身,面无表情地冲我点点头,“好,下次启用正常模式。”

什么鬼?我觉得头皮发麻,这人说话怎么这么怪里怪气的!我完全没有料到这只是开始,更古里古怪的事情还在后面。

当天数学测验,教室里安静得只能听见同学们奋笔答题的沙沙声,我偷偷瞟了一眼我的新同桌,天呢,他居然还是像刚才上课那般,双臂相压,正襟危坐。

“考试!考试答卷了!”我轻轻地推他一下,小声提醒道。

小超坐如钟,定如松,稳如泰山,一动不动。

我再推了推他,还没有反应,我急火攻心,忍不住在座位上踢了他一脚,可他居然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哎,算了!估计这些题目都太难,他做不出来!毕竟小超才转学过来,也要理解人家嘛……

“请问你选择哪种考试模式?”小超的声音又低又闷,像远方传来的擂鼓声。

“啥,考试还有模式?”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声音不觉提高了八度,“考试不就是答卷吗!?”

“有三种模式可供选择:手动答题,机动答题,极速模式。”小超一字一顿地解释。

我白了他一眼,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他,“最快做完就行!”可就在这惊鸿一瞥中,我看到小超拿出了一支钢笔随意在试卷上涂抹了两下。

“我交卷了!”他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陈述道。

“啊!!!??”我除了目瞪口呆,实在无言以对了,这家伙是在装傻吗?

我看是,绝对是。因为下一秒的小超又恢复了之前那种昂首挺胸的公鸡姿态,有如磐石一般地稳稳地坐在位置上了。

“小白,小超!考试的时候不能发出声音,你们刚才在说什么?”老师缓缓走来,目光如炬,看得我心慌意乱,好像抓到了两个现场作弊的学生!

“可,可是我和他真的啥都没说啊!哦!不对不对,说下了答题模式!我……”我越想解释就越是糊涂,口不择言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啥。

老师皱了皱眉,抓起小超已经做完的试卷,谁知一瞟之下越看越吃惊,扫到页尾不觉惊叹起来。“小超,你做得真不错,没有错题!”

小超点点头,平静地叙述,“智能计算机每秒的运算速度达到超过一亿次,超离子计算机的运行速度是它的几万倍,作为最新款的顶级超离子机器人,我的运算能力超越人类的想象……”

真是够了,我恶狠狠地白了小超一眼,怎么就这么喜欢做广告啊,还真一吹上了就没完没了,没看见满天都是牛在飞吗?


3.

其实,不单单是我,所有同学都觉得小超很古怪,虽然说小超除了成绩极棒、分数奇高、个性古怪外,实在没有什么地方让人抱怨了,他遵守规则又安静有礼,可是每次当他一板一眼地回答问题时,一丝不苟地执行任务,总是令人大摇其头。

“小白,请你重新佩戴红领巾。红领巾有39种打法,最基本的步骤如下:1,将红领巾披在肩上,2,钝角对准脊椎骨,右角放在左角下面,两角交叉。.3,左角不动,右角……”

“哦!”

“小白,写字的姿势很重要,请注意身体坐直,与板凳呈85-90度角,注意头正身直……”

“好好!”

“小白,昨天的课文你虽然会背诵了,但是标点符号还是错了三处,你下次背诵的时候要把标点也背出来……”

“切!哼!”

……

小超这样的高要求把我快折磨疯了,而最糟糕的是他居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近人情,只留下我在风中咬牙切齿地抱怨,可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我才知道原来小超也这么在意周围的人。

暑气酷热,我快被晒成一块脱水的豆腐了,全身无力,只能软趴趴地伏在课桌上,一动不动。

“小白,你怎么了?”小超问了我好几次,我都蔫蔫散散地懒得回答。

豆豆扭头抱怨了一句,“小白,你热死了?快烤熟了吧!”

“嗯。”我有气没力地应着。

“全面检测小白的身体情况,身体机能退化,状态亚健康,需要及时医疗。”小超的双手合十像扫描仪一般在我面前转了几转。“难道真的要变成烤肉了?”小超自言自语。

豆豆急得满脸通红,“我马上去找校医。”

“不用,校医正在赶来的路上,我已经和他联络过了。他与小白的直线距离389米,步行预计三分钟内抵达,还有110和120五分钟内也能到。”

果不其然三分钟不到,校医紧张地一溜烟小跑来到了我的面前。

“这位同学怎么了?”

“热死了!她得了热死病,热得中枢神经迟缓,心跳加速!……”小超严肃地声音发抖,眼眶都红红的。

校医哭笑不得又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边检查一边笑,“哪里有叫什么热死了的病啊,这就是中暑!喝点儿藿香正气水,在阴凉处多休息就好了。”

小超摇了摇头,难以置信地问道,“难道这就是中暑?为什么我完全没有与中暑相关的记录呢?2030年可控温皮肤衣发明之后,人类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一起因为高热中暑死亡的案例,小白发突发这样的病情,难道是因为现在的人类还无法控制气温的变化?”

正在沉吟间,一阵紧似一阵的救护车鸣笛声戳穿了整个校园,一群身穿白色大褂的大夫们如潮水般涌现,“谁拨打120,哪位同学急需抢救?”

哎,抢救?热死病?这个傻小超啊,就为了中暑这么点儿事连120、110都惊动了!一想到接下来还有一群警察,我的头更大了。头晕脑胀的我恨不能把满腔的怒火都点燃,也让小超尝一尝中暑的滋味……

事后豆豆告诉我,小超当时是真的担心死了,“他急得眼睛都绿了!”

小超摇摇头,“眼睛不会变绿,只有当球结膜和巩膜组织的血管出现扩张充血或出血时,眼白发红。就像这样!”

说着小超凶神恶煞般对视着我,用手指翻开自己的眼皮,展示了一下充血的眼白。

好吧,小超,你赢了!可是我的心为什么有点儿沉沉的酸酸的?


4

小超体力好、脑力好,自从他出现以来,就成为班里考试王,上课的金牌答题手,平时的纪检监督员,甚至他本身就是个传奇,一个考试从来没有低于100分的传奇,简直就是令人倚仗的高山。

“小超,这道题你到底怎么算出来的啊?”豆豆拿着小超满分的试卷追问道。

小超点了点头,“豆豆同学,做题很简单,只需一眼看出答案,再把步骤随意列举出来就行了。数学运算规则很多,这类题目也可以用奥鲁姆定律来验证,可惜你还不能使用这个定律?”

“啥定律?为什么不能用啊?是因为我还没有学到吗?”豆豆和我对这个奥鲁姆定律一无所知,只能求助似的望着小超。

“不是,因为时间没到,三十年后奥鲁姆定律才能被人发现。”小超严肃地回答。

我以为豆豆会大吃一惊,没有想到豆豆忽然掩口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小超,太搞笑了!连开个玩笑都还那么认真,说得那么煞有其事的!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就是个天才……”

小超不为所动,继续沿用那平缓单一的语调,一字一顿,“小超从不说谎,也从不开玩笑。”

晕死!这句话还不是最大的玩笑!说真的,现在的我对小超有点儿好奇了,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为什么能够把这么无趣的话说得这么郑重其事?我更难以理解的是他明明这么厉害,这么聪明,为什么还要和我们一起做这些简单幼稚的题目?他到底是为什么一定要呆在我们这个班级里呢?

“小超,你到底是为什么来到这里呢?”

"因为使命!对我们机器人来说,重要的不是存在的价值,而是使命的完成情况。”

“什么使命?”

“保护三十年后人类最有前瞻性的科学家免于受伤。”

“科学家?谁啊?谁啊?快告诉我啊。”

“这个指令无效!”小超板起脸,露出了一丝敬畏又犹豫的神色。

得了,还说得和真的似的,我怎么就没有发现班里的同学哪一个有科学家孜孜不倦的求知潜质呢。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了小超的特殊之处,虽然他的知识全面得赶超了百科全书,还能问什么答什么,可他一点儿都不讨喜。因为他特别喜欢监督我,时时刻刻被人监控的感觉真不好受,简直就像被判了无期徒刑。

“小超,你能把作业借给我看一看吗?”

“小白,作业是复习和巩固所学知识掌握程度的练习,请独立完成。”

“小超,你会不会像天气预报那样告诉我两周后的春游天气如何?”

“小白,北部地区有中雨,中部山区西南风5级,温度下降3-5度,春游将会推迟一周,不过根据目前情况推算,准确度只有63.58%,建议你先准备一周后的数学摸底考试。”

“小超,你能预言三天后的事情吗?”

“小白,依据杜拉姆斯大概率的统计数值显示,三天后本年级将有语文小测验和英语单元考,你可以开始复习了。”

“小超,你能让我拨打一下手机吗?”

“小白,学校里不允许携带手机。”

“小超,你胡说,那前几天你怎么联系110、120和校医的呢?”

“超离子操作系统具有点对面多向联系功能,对我来说,信息的输入和输出都不是线性的,我完全可以同时完成几百项工作,和几千人交流!”

不知为何这个答案令我非常失望,我希望小超就只是小超,当他每次与我交流的时候,仅仅只是和我聊天,而不是同时处理几百项工作中可有可无的一件。虽然他看起来就像个平凡的小男孩,可小超终究不是人,他始终不明白我内心的翻腾。

豆豆曾经说,真正喜欢一个人,要的并不多,不过是一心一意,不离不弃。什么一心一意,那一定是彼此间的交流保持了唯一性,我不是你千百个朋友中的一个,而是唯一你最在乎、最肯定又愿意付诸时间行动与我交流的那个。


5

小超的表现越来越神奇,无论是考试还是其它各门功课、娱乐或是实践,他都完美得遥遥领先,普通人需要穷其一生才能解开的谜题,对他来说不过是小儿科,只需要花上几个小时,他甚至可以学会一门全新的语言和学科。不知道从何时开始,面对他我有种高山仰止的恐慌,如果这样的机器人全面超越了人类,还需要人类做什么呢?哪怕我再努力再用功,穷我的一生也不可能比小超更聪明了。和小超相比,我更像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一想到这些我就更加郁闷,不知不觉越发难以面对他。

那天下午,我们还在准备一周后的复活节派对,因为一件小事,我和小超发生了争执,我说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只是匹诺曹一般的木偶,只会虚情假意地哭笑,哪怕再怎么模仿,他都不是个真正的人。听了这话,小超始终没有任何表示,面色从容一如既往,可当他转身的那一瞬间,我发现他的身体微微地颤动,是因为生气、愤怒、激动吗?气愤中我并没有意识到这话有多伤人,可小超又不是人,他也会难过吗?

之后的几天我都没有再见到他,小超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就如同他忽然降临一样。我常常对着他的座位发呆,幻想着如果他还是我的同桌,现在的他应该在做什么。复活节就要来临了,我的课桌里常常出现一些神秘礼物,宝石般的五彩棒棒糖、精灵梦中栩栩如生的手伴、精致可爱的糖果橡皮……这些肯定是小超这个傻瓜偷偷放进来让我欢喜的,可是他不出现,我怎么能高兴得起来呢?而且我始终都还欠他一个道歉呢。

复活节那天校园里张灯结彩,大型的派对和活动应接不暇。我和豆豆还有班里的几位女同学组成了一个表演队在校园各处循环表演,当我们来到实验楼楼顶礼堂时,实验室竟然突发火灾。危险品爆炸一声猛过一声,爆炸还引起了一串的连锁反应,整幢实验楼摇摇欲坠。我们努力寻找出路下楼,却眼睁睁地看着楼梯在空中粉碎成了渣,无路可退的我们只好手拉手来到礼堂的最西角,蜷缩在派对的一隅瑟瑟发抖,等待最终时刻的来临。

难道,这就是我逃不过的劫难?难道今天就是一切终点?

可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完成,我想向小超道歉,也想告诉他,其实我的本意并不是讽刺,只要他在我身边,只要他还是我的朋友,我并不在乎他到底是不是个机器人……

飞沙走石、滚滚浓烟,粉尘雾霾、绵绵不绝,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飞奔了进来,还是那么苍白瘦弱的男孩,可他的行动那么迅捷,那么坚定有力。

看见他的那一刻我的眼眶湿润了,是的,只要小超在我身边,什么棘手的问题都会解决的,我相信他!

“小白,不要怕,一切有我!我带你出去!”多令人心安的声音,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如此平缓的语调也能激放出这样慰藉。

“不,先救其他同学。”

我看着他奋力救出了豆豆和其它人,我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模糊。我半梦半醒中倚靠在他的肩膀上,听到他焦急地呼唤我的名字,半拖半拉着我一起飞奔出去。

可火势越来越旺,建筑坍塌也越来越不稳定,天花板猛然下坠,像雪崩时山顶的雪球,他伸出双手奋力顶住,再狠狠地将我踢出门外,踹到了豆豆的怀中。火石电光之间,我迷蒙又恍惚地回望了他一眼。

翻龙一般的浓烟中,我隐约看到小超被巨大的吊顶压得不能动弹,那么无助,那么悲伤,可他好像在笑,因为他的眼里都是温暖温柔的笑意。他真的,真的学会笑了!

我甚至还能听到他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只要心中拥有希望,就一定还会再见。”

小超,这就是你和我的约定吗?


6

我把三十年前的思路拉了回来,启动无线枢纽,关于超微粒子的1695次对接实验终于成功。当我把超微粒子和人工智能组接在一起时,我的眼前再次出现了那个看起来苍白、瘦弱的男孩,电脑随即快速运转,自动出现了一连串的编码,原来这是三十年前小超给我的留言,只是我从来都不曾收到。

人类和机器人最大的区别大抵如此——当你经历了平生难言的悲苦,你总希望时间能够倒流,一切都能回到过去,在那改变命运的临界点,你潇洒地转身,做出不同的选择,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而作为一个机器人,不管他经历了什么,他都永远觉得理所当然,因为命运是不可改变的,能改变的不过是对命运的态度。


亲爱的小白,

其实在我没有来到这个时代之前,我已经研究了很久你的生活作息。可能是时光机器出了点问题,我来得太早,以至于我常常担心自己的任务会不会失败。

我花了很长时间研究人类的行为方式,人类需要学习、进食、运动、休息和睡眠。在你睡着的时候,我就在远处不断地注视着你。你睡着的模样又安详又生动,有时候也会大哭大笑,我很好奇,睡觉到底是怎样一种感觉?人在睡着的时候到底去了哪里?还能不能感受到这个世界呢?

你睡觉的时候不太安定,有时候会抱着被子翻来覆去,也有时候会发出一阵又一阵的细密鼾声。我有时会坐在你的床边,看着你熟睡的容颜,轻轻抚摸你的发卷,为你播放一些温柔舒缓的音乐,真希望你也能感受到。哪怕在梦中我也希望能见到你,和你说说话,聊聊天,可是我从来都不会做梦……

小超

2017.12.20


亲爱的小白,

对不起,因为设置的缘故,我没有办法亲口告诉你我的使命,如果你能收到这些留言,那你一定会推测出实情。

我是超离子机器人,编号ER56987445,被称为小超,而我被制造出来的唯一目的就是回到过去保护你的安全,守护着你。

为了与你相称,我被设计成为了一个年轻的男孩形象,我没有年纪,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我所有的设置中,只有你。

如果从沉睡中醒来就如混沌初期的天清地朗,那么与你相遇无异于造物主的恩赐了。我一直不太明白孤独是什么感觉,因为机器人并没有被赋予情感,可是遇到你让我明白了感觉的玄妙,原来高兴可以笑,悲伤可以流泪,甚至还有一种感情能够让你夜不成寐、朝思暮想。

我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像个人,我对着你微笑,可是你却说我这个微笑看来太虚假。真正的笑容是要眼睛里都饱含笑意,要眉梢眼角都是温暖的!?我努力放松我的眼角,咧嘴而笑,可我的表情在抽动,我笑起来一定非常难看吧!?

是的,我只是喜欢坐在你的身边读书、上课、做练习,我只是想随时随刻都看到你和你聊天,可惜我不会讨女孩子的欢心,也不能让你时时都绽放出微笑。

我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自己,我竟然不是个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

小超

2018.3.16


亲爱的小白,

对不起,这几天我心情很糟糕,无论什么我都提不起兴趣,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为什么你再也不愿意搭理我了。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你都没有反应也毫无表情。即便拥有发达的计算能力,我也无法推断出你到底在想什么。或许,情感是我永远都无法解读的一门课程。

一个机器人真的能拥有喜欢的人吗?我不断地问自己,我已经是一个实体真正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了,我可以伸手就触摸到你的发丝,我能感受到坐在我身边你的心跳和呼吸,我可以闻到你身上若有似无的清香,可是我却永远无法让你明白机器人的艰难。

你说你厌倦了,因为无论我怎么努力模仿,怎么努力学习,都始终是个玩具木偶比诺曹,而不是个真正的人。你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我既害怕又生气,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需要用生命守护的人,如果连你也厌倦了我,我该何去何从?

我想尽一切办法希望挽回这一切,我花了很多心思和力气让你开心,可是你的笑容越来越少,越来越淡。我越想越恼火,这到底是不是我的错?难道我的出生就决定了我无法享有这样的权利吗?难道我注定不能呆在你的身边陪伴你吗?

我害怕看到你冷冰冰又无可奈何的眼神,所以整整一个星期我都没有去上课,可我依旧希望在复活节派对的时候为你创造惊喜,希望那个时候你能够原谅我,能够让一切回到从前。

正如你说过只有人类才会希望时光倒流,这样许愿的我是不是也越来越像个人了!?

小超

2018.3.25


亲爱的小白,

每个机器人在出厂前就有最基本的几条设定,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伤害人类,不能欺骗人类,不能发展AI的情感……我自信一直做得很好,可是我慢慢发现这些约束对我太过为难,我衷心地希望自己能够像人类那样无拘无束地坐在你的身边。

他们曾经说我永远无法成为人类,之前我从不忧心这个问题,可遇到你之后,我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可我想着只要我无比接近你,那就是我无比接近人类。

“多想再见你一面啊,只要一想到你心里都是暖的……”我最后再看了看你的眼睛,我看着你慢慢地回头,轻轻地眨了眨眼,晶莹的时光就从你的眼眸中落下,就如我身体的每个部件都在火石电光中纷纷散落。

你出门的那一刻我哭了,如果我有眼泪的话,我一定会流泪。可我还是在笑,发自内心地欢笑,因为在这场事故中,你毫发未伤,平安镇定,而我也终于完成了使命。

我对你说过,“只要心中拥有希望,就一定还会再见。”

对不起,这是我今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学会了说谎……

愚人节快乐,复活节开心,小白,别在意!

爱你的小超

2018.4.1


我哭得不能自己,泪眼模糊中,一个小男孩眨巴眨巴眼睛,调皮地冲我笑着,“小白,我的使命是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