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红|我创作的根扎在了农村

农村孩子的创作素材可能更为丰富,更复杂一些

有时我与城里长大的同学交流,我说小时候我的母亲在外和父亲做工程,奶奶照顾我和哥哥,我们乡下人没有这么优雅的称呼,我甚至至今不知道我们乡下人说的“ba”应该用哪个字代替。

我们不叫奶奶,而叫“ba” 一些人把父亲不叫爸爸,而叫“da”,我们从称谓上,比城里人就丰富一些。

再就是门槛,门墩这些东西,小时候奶奶去地里务农,大门紧锁,我们被赶出来在门口玩耍,饥渴难耐时,卸下来门槛,钻回家里找水喝,可有时不经意头长大了,钻不进去,就卡在地面和门中间,哭喊中,村里路过的人,帮一把,救一命。

还没有读书时,早上醒来大门还是紧锁,奶奶已经去地里干活了。只能在家里哭喊半天,等她回家。下午吃过饭奶奶又走了,这一次大门紧锁,我被锁在门外面。经常感觉在门外饥肠辘辘,到处找吃的。邻居有时给我一个“红面”馍吃起来都很香。

我的皮肤不好,可能也是我们小时候吃的水果太少的缘故,我们那里水果成熟时,偶尔可以吃西瓜,桃子,梨,小时候也没有吃过香蕉,草莓,樱桃这些水果,倒是吃了不少腌菜和玉米粥。

我父亲小时候家里没有白面馍馍,听说他经常吃玉米面,吃的上厕所都困难,长大了死活要天天吃肉,必须有肉,才叫生活,五十岁出头,就有些三高。

母亲说,他们逢年过节,才挖一勺猪油炒菜,平时不舍得放油,我这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我家里的油是白色的,是挖出来一勺在锅里融化的,而长大了,吃的却都是清油了...


城里的街景特别美,但是人们的生活方式千篇一律,成年人不是KTV就是足疗店,再就是餐桌,乡下人可以上山挖药,下沟摸鱼,去地里种菜

对于我记忆深刻的依旧是童年的乡下生活,父母都在忙碌,早上起床赶着上学,没有早饭,就饿着肚子,有同学冬天怕冷,带来了辣椒面,于是我们就三五成群吃辣椒粉,这时肚子才感觉暖和许多,再后来因为没有电灯,早读都用蜡烛,每天趁着班主任不在,每个人拿着一个铁盖炒豆吃....

人一定要体验一些复杂的,苦难的生活,写作时,作品才能沉下来,才能慢下来,才能扎根与深刻起来.

我有时也会想,人人都选择父母来投胎,我为什么投胎在了农村,而且做了这一对忙于事业不管孩子的夫妻的孩子,再后来,我慢慢有了答案,冥冥之中,必有定数,只有这一对拼命赚钱的夫妻,在那个年代舍得花钱让我去城市读书,见世面,只有他们的新思想,才会投资女儿,渴望她有所成就。

而我们村里更多的人,巴不得女儿快点嫁出去换钱给儿子盖房,娶媳妇。

女儿,如他们所说的,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了,投资女孩是亏本的营生,最后都去婆家了。

我的父母只是在帮我带孩子的时候,会生气,会不情愿的说一句:这孩子姓姜,是别人家的,凭什么让我们来照顾。

许多人一生的思想,都受限于他们生存的环境,他们理解不了旅行结婚,觉得嫁的再远,都要从家里风光办酒席,可是他们不去考虑婚姻毕竟是孩子一生只有一次的感受,应该决定权在孩子自己。

我们这几年的生活变化很快,很多人好像已经忘了我们不久之前的贫穷与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