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有灵气是可爱的。招人喜欢的。不管男人还是女人。 晚上花了3个小时把亦舒的《我的前半生》重看了一遍,得出上述感慨。

堕落是愉快的。

离婚前的子君,像一只美丽的瓷娃娃,漂亮却毫无生气,眼里心里只装的下一个涓生一个平儿,对自己渐渐消失的婚姻毫无知情。

离婚后的子君,迫于生存的压力,在生活的砂石中,终于磨砺成了一颗漂亮的陶瓷珠子。漂亮圆润却又不失温暖。

木讷的涓生,在后来的子君眼中,甚至比不上洋人可林钟斯。可林至少来得风趣幽默,但是涓生,如果不做西医,到公司来工作,估计只能跟陈总达归入一路。仗着去年又长了600块的工资,就敢在昏暗的酒吧里抓着女同事的手说"我的妻子不了解我"。怪不得最后子君说,如果回到20年前,涓生再追求她,她是断断不会答应的。

好好的一个男人,把他逼成丈夫,总有点不忍心

子君最后好歹找到了可以施展能够赚钱的工作。子君是幸运的,和涓生离婚的时候,身边有唐晶。唐晶和莫家谦结婚去加拿大后,身边有张子允。他们都亦友亦师,帮子君度过了找不到自尊、自我、自信最迷茫无助的时候。让她以一种凤凰涅槃劫后余生后的优雅自信遇到翟有道。

完满的结局。大概也是我愿意再重新读一次的理由之一。

虽然子君说,每个老太太的生涯几乎都一模一样,但可以想像,她这个老太太一定是可爱又灵性的老太太。

女人适合做艺术家,男人最好当科学家

联想到最近的自己,状态实在是不佳。这一两年来,性情大变,孤僻,阴郁,着实抑郁。跟单位环境、生活状态、心理变化的关系千丝万缕,不消别人来说,自己都能感觉自己是块行动的木头,毫无灵气。

"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不要到片体鳞伤才知道开始寻找自己。才晓得拾起《红楼梦》、《聊斋志异》来读,才晓得学一门喜欢的手艺玩意,才晓得仔细感受生活。

幸运的人,懂得幡然醒悟,然后及时改正。

——这大概就是我想对自己说的话。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