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迷离境界(45)

时间褶皱之第四五章:杀人者王轶


此时,也容不得王轶多想,他快步地绕到了军舍的门前,找了一个黑暗之处隐藏了起来,他知道,过一会儿,虎子便要出现了,那个杀手也一定会出现,当面阻止杀手行凶恐怕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佳的解释。

正想着的时候,虎子晃晃悠悠地已经从屋内走了出来。王轶心道,如此高大的汉子,怎么可能敌不过沙金海那样瘦瘦的人呢,一定是沙金海趁其不备,背后下手的。

虎子出了大厅,走到了房头,他显然没有任何防备,站定身子开始解开自己的裤带,王轶紧紧地盯着虎子的周围,生怕被沙金海偷袭了。


果然,一条黑影突然出现在虎子的身后,借着星光,王轶可以看到黑影手中的刀子闪了一下,正在小解的虎子竟然真的没有发现,他甚至还在轻轻地哼着歌。说是迟那是快,王轶不敢有半点犹豫,一下子便蹿了过去,直扑那条黑影。

黑影却早已料到身后有人,轻轻一闪,王轶一下子扑了一个空,而此时,虎子听到动静,立即转过了身子,目光一下子落在了王轶的身上:“你干什么?”

声音不大,但语调中充满了惊讶。

王轶不及跟他解释,再一次向旁边的那条黑影扑了上去,手中那把瑞士军刀便挥了上去。

黑影再次一闪,避开了王轶的攻势,然后低声说道:“你救不了他。”

声音不大,却短促而有力,听在王轶的耳中却如同炸雷一般,他完全惊呆了,这声音令他再熟悉不过了,那正是他自己的声音。

王轶?

怎么会又出现一个王轶?

王轶此时大骇,只见面前站着的正是自己,只是由于衣物已脏,一时辨认不明。

不但王轶呆立在那里,旁边的虎子也呆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料到,眼前会出现两个王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但虎子的吃惊却令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个王轶并不迟疑,举刀划向了虎子的咽喉,刀影闪处,早已将他的气管动脉尽数割破,血顿时喷洒了出来。

虎子瞪大了眼睛,一只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脖子,他根本不知道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刀杀了虎子之后,这个王轶并不停顿,刀子向王轶直刺了过来。显然,他的思路极其清晰,先趁虎子发愣之时杀了这个最难对付的人,然后向王轶下手。


面前这个黑影竟然是自己,此时,大厅里还有一个自己,王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他毕竟比虎子更有心理准备,所以虽然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刀子却已向着自己刺了过来。

王轶身子向后一倒,闪过了这一刀,却已经摔在了地上,那杀手王轶却没有丝毫停滞,刀子立即向他接连刺了过来。

王轶来不及思考,只能一味地躲闪,一个不利索,他的腿上还是被划了一道,所幸伤势不重,终于,他寻了一个机会,从地上爬了起来,向着远处便狂奔,根本顾不得腿上的疼痛。

王轶以为这个发了疯的自己一定会追过来,却没有想到,他想错了,那名杀手王轶向前赶了两步,腿上一栽歪险些扑倒,他咬了咬牙,只好勉强站起身来。

虎子手捂着自己的脖子,眼前的事情虽然只是持续了几秒钟,但他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忘记了自己即将死去。

杀手王轶看了虎子一眼,冷笑一声,然后便离开了。

虎子似乎这时候才回过味来,他的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捂着自己的伤口向回走,当走到大厅的门口,更令他无法相信的是,眼见着王轶正在与众人聊天,虎子伸出手来,指着面前的王轶,他试图想告诉大家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但最后的瞬间都没有留给他,血再也止不住了,蛮牛般的身躯重重地摔倒在地。


王轶腿上受了刀伤,并不严重,但此时,他心中却十分骇然,若不是直接面对,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杀死虎子的竟然是自己,更可怕的是,不知道此时在蛇镇中到底还有多少个自己?

王轶知道,七小时之前的王轶此时正在军舍的大厅中看到了虎子的死,而自己刚刚与一个凶残的王轶交过手,眼睁睁地看着他杀死了虎子,自己不但无力阻止,而且也险些命丧于他手。

看到突然出现的这个疯狂的王轶,王轶刚才的所有猜测已经完全站不住脚了。

沙金海,他一度认为沙金海才是凶手,但虎子的死至少不是沙金海所为,那么,豹子的死呢?豹子到底是沙金海杀死的还是这个可怕的王轶动的手?更让他怀疑的是,那个从窗内翻上房顶,冲着自己招手的人是不是沙金海呢?当时自己离得远,光线仅凭着一点夜色下的星光,那个人的脸并没有看清,他到底是沙金海还是这个发了疯的自己呢?

看到这个长相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竟然如此凶残,王轶此时真的感到了恐惧。浑身上下的每一处毛孔中都透出了冷汗,将衣服完全打湿了,现在,他脑袋里不是空白,而是浆糊。


就这么坐在废墟中,王轶也不知道坐了有多久,突然,他听到身边传来一阵响动,当他意识到危险来临的时候,一柄刀子已经抵住了他的后心。

“我找了你好半天啊!”身后传来的声音竟然是阿木汗。

王轶心中一惊,立即想到了虎子死后,阿木汗趁乱逃走的情形,没有想到,他竟然跑到了这里,而且从言语中可以判断,他似乎知道自己与军舍中坐着的那个王轶不是同一个人。

“我们也都在找你呢!”王轶故意说道,他决定试探一下阿木汗。

阿木汗笑了笑,说道:“你不用试我,你不是大厅里的王轶,你已经进入蛇镇十多个小时了。”阿木汗轻松地说道,抵着王轶后心的那柄刀收了回去。

王轶慢慢地转过身来,面前坐着的果然是阿木汗。

王轶手腕一翻,瑞士军刀早已抵住了阿木汗的脖子:“你到底有什么秘密没有说?”

阿木汗并不慌张,伸出两根手指来轻轻地将刀子拨开,然后说道:“杀了我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刚才其实我有机会杀你,之所以不杀你的原因是我没有想到,你真能坚持到现在,不了起,看来索大叔的判断没有错。”

阿木汗话中有话,王轶只好把刀子收了起来,问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这蛇镇里到底怎么回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自从我们美丽乡村大课表出炉后。不管是在朋友圈、简书、美篇、微博等都能寻找到大课表的足迹。 我们的汤唯大明星也...
    宣威018吴桂芳阅读 84评论 4 7
  • 变美变漂亮是我的终极目标。加油! 作为一名即将减肥的吃货,我只好说一说休息日怎样抵制住食物的诱惑,吃的健康,吃的幸...
    hi阿玖阅读 66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