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话西游

图片发自简书App

        神州碧海仙蛟起,聚堆白骨无痕迹。

        九天四海迷雾澄,八十一番大灾弥。

        十万千里路迢遥,七十二变现真章。

        金睛火眼无容赦,哪怕妖精亿度来。

(一)
        西游历险真经藏,行者关隘始起航

        话说大圣护送那唐三藏取得真经,被封为斗战胜佛,五圣成真,共享极乐。三藏回大唐复命,八戒仍贪食色,难舍所戒,悟净则净慧六根,圆满着功德,大圣独孤求败,期待斩妖除魔,只见一日天庭中:

大圣:想这天庭实是无聊,终日守着天规度日,倒不如我那水帘洞来的悠游自在,说来我也有许久不曾看我那些猴孩儿们了,干脆趁此机会回去,怕是还能赶上花果鲜熟,与我的猴孩儿们享乐一番。

(说话间便见水天相接处一道白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过,现下便没了踪迹)

千里眼:怕是又有哪位神仙下凡,亦或是仙骑逃下凡去了罢。

顺风耳:此言差矣,你既被玉皇大帝封为千里眼与我同守这天门,倒是有你也看花眼的时候?

千里眼:你便不要再取笑我,怎的你刚才难道听出来是哪位下了这仙界?

顺风耳:我便承认我未曾听出,不过依我之见,定是那位斗战胜佛又不甘乏味,下界回那花果山做大王去啦!

千里眼:想不到你竟如此了解大圣的秉性,难道说你也艳羡……参见太上老君,参见观音菩萨。

顺风耳:参见太上老君,参见观音菩萨,小仙们未曾远迎,还请二位略施惩戒,切勿见怪。

太上老君:(抚须大笑)二位仙人终日辛劳,哪会有失迎一说,二位仙人刚刚谈及的那下凡之人,可是那只花果山水帘洞的泼猴。

千里眼 顺风耳(对视):小仙不敢妄言,我二人所猜之人,正是孙大圣。

太上老君:(大笑)除了那泼猴,谁能在这天上人间想来便来,说走便走,偏走那旁门左道,而不过这天门呢?

观音菩萨:老君所言极是,不过这样也省了我们不少麻烦,那泼猴所缺之物,怕是只有他自愿所到那处,才能真正悟到啊,阿弥陀佛。

太上老君:观音既受如来佛祖之托前来,我自当代替玉帝助一臂之力,只是,只是这泼猴已护送唐三藏经那九九八十一难,老朽自当以为他功德圆满,不曾想竟还有劫难未历。

观音菩萨:阿弥陀佛,圆满自有定数,那泼猴集天地之灵气,他生来便是机缘巧合,并非仙体肉胎,他不属任一界,没有任何一界的牵绊,自然也无一界能真正判定他,圆满自有不满,不满亦是圆满,是非错对,天机不可泄露呀!

太上老君:(叹气)便是看这泼猴自己的造化啦,还请观音移步,与我一同禀告玉皇大帝,请。

观音菩萨:请。

千里眼:顺风耳,二位大仙刚刚可是说大圣还有未满的功德,仍需历经劫难,求得圆满。

顺风耳:我自是听到了,我们只是小仙,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为好,至于各位大仙们的命数,福祸,岂是我们可以妄加揣测的,正如观音菩萨所说,天机不可泄露啊。

千里眼:这样一来倒是我多管闲事了,顺风耳,你少上纲上线,你难道不想知道这其中的原委,我看你是艳羡大圣活的逍遥自在,来去自如罢了

顺风耳:……

千里眼:你别以为你闭上眼睛就是在假寐,你睡着了你的耳朵也得醒着,顺风耳,你倒是说句话呀。

顺风耳:(双手将大耳关住,获得暂时清静)

千里眼:你这个榆木脑袋(停下来看看,只可惜没有反应)泼皮顺风(停下)(大声)耳……

顺风耳:……

……

(二)

        洞外棒打离音狐,观音指点渡尘劫

大圣:(腾云驾雾水帘洞外)孩儿们,快出来让我瞧瞧。

众猴:(欢呼,奔走相告)大王回来了,大王回来了啦!

大圣:孩儿们,洞里一切可好?

众猴:大王,都好。

众猴:大王,你回来还走吗?

众猴:大王,最近可还有什么好玩的玩意儿。

众猴:大王,新下的桃可甜了,大王可要尝尝。

众猴:你们这群笨蛋,大王刚回来,你们一起说,大王听得过来吗?

众猴:我们大王神通广大,谁见了不得退让三分,怎么听不过来?

众猴:大王……大王……

大圣:孩儿们(众猴安静),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天庭实在无聊的很,这些是从玉皇老头那弄来的兵器,大家随便分一下,算是大王我赏给大家玩的。

众猴:大王万岁,万岁……

长尾猴:报,大王,外面有一只狐狸精,在洞外鬼鬼祟祟,形迹可疑。

众猴:大王,我们去吧。

众猴:是啊,大王,我们保证打跑她。

大圣:孩儿们,莫急,让我去会会她,看看到底是何方妖孽。

众猴:大王英明……

(花果山水帘洞外)

众猴:(叫声助威)

大圣出外一看,只见那狐狸妖精一副娇娇倾国色模样,缓缓步移莲。貌若王嫱,颜如楚女。如花解语,似玉生香。高髻堆青麃碧雅,双眼蘸绿横秋水。湘裙半露弓鞋小,翠袖微舒粉腕长。说什么暮雨朝云,真个是朱唇皓齿。锦江滑腻蛾眉秀,赛过文君与薛涛。只是大圣竟是何人,怎的会被那狐狸的模样迷了眼睛,只见大圣大喝一声:

大圣:你是何方妖孽,来我这水帘洞作甚?

离音狐狸:大圣饶命,我本是这山里修炼的一只狐妖,法力尚不足成人形,更无伤人之意,被猎人盯上,无路可逃到这水帘洞外,受此地灵气恢复元气,不知惊扰了大圣,大圣饶命啊……

大圣:哦?此话当真?我与那万岁狐王的女儿玉面狐狸曾有过照面,为何从未听说你这狐狸精

离音狐狸:我本就是小妖,修炼尚且天分不足,又怎会入了狐王与公主的眼里,小妖在大圣面前连野草也比不上,又怎敢欺瞒大圣。

大圣:(看这狐狸甚是奇怪,且让我先探探)(火眼金睛)

大圣:你这妖怪,口不对心,竟敢欺我!

离音狐狸:大圣明断,小妖怎敢骗您?

大圣:你这狐狸,竟还在狡辩,你说自己是狐妖,我却探不出你的真身,而且你体内并无狐狸内丹的迹象,看我今天收了你这恶妖。

离音狐狸:大圣饶命啊,小妖真的没有非分的居心,还请大圣手下留情啊!

大圣:你这妖怪,死到临头还在骗俺老孙,呔,吃俺老孙一棒。

离音狐狸:大圣饶……(被金箍棒击死)

众猴:大王英勇,大王英勇……

(众猴欢呼,两处祥云降临)

太上老君:你这泼猴,哎,你怎的,怎的就将她打死啦!

大圣:老头,这妖怪欺我瞒我,我还打不得?

太上老君:你这泼猴,你,你还有理了!

观音菩萨:老君,勿急,悟空,你可知刚刚你打死的,是你此次劫难的引。

大圣:我管她是什么引,这只妖怪来犯我的水帘洞,欺瞒我,定不是什么好妖,就该打。

太上老君:你这泼猴。

大圣:嗬……老头,你来我这水帘洞作甚,是不是,又想找打。

观音菩萨:泼猴,休得无礼,次次劫难是你必经的一劫,如今你把这引打死了,看你还怎么渡劫?你可还记得那困着你的紧箍咒?

大圣:(眼睛一转,思索一番)观音菩萨,你看,我应该怎么办呢,啊?

观音菩萨:……

大圣:嗯……(跳到太上老君身边)老头?

太上老君:(转身)哼,你这泼猴。

大圣:老头,老君,老君,你就告诉我吧,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太上老君:你这泼猴,去,去。

大圣:你这老头(跳到观音身边)还请观音菩萨明示。

观音菩萨:这离音狐狸确不是狐狸真身,她是人间的离情悲音幻化而成,附在灵狐身上,修炼成精。

大圣:离情悲音,这,这与我何干。

观音菩萨:悟空,你一路护送唐三藏西天取经,斩妖除魔,功不可没,可你本是花果山上一块仙石所生,天地生成,无父母,无姓名,与天地同寿,不属任一界,所以你唯一不懂的,就是一个情字。

大圣:菩萨,你叫我去护送师傅取经,去打妖怪,可是这情,我与师傅的师徒之情,与我那二位师弟的师兄弟情,和我那六位哥哥的兄弟之情,与我这些猴孩儿们的情,不是处处是情,何处无情啊?

观音菩萨:悟空,此情只是情的一部分,你无姓名,唐三藏给了你姓名,可你无父母,还没有过亲情。

大圣:这……菩萨,菩萨,我与师傅师弟们一道成佛,不是要远离世俗,摆脱尘缘吗?而且,我那二位师弟也不懂情,不如他们先吧。啊?

观音菩萨:你这泼猴,怎的竟推到你师弟身上去了,他们的劫数自会到来,而此次劫难是你的定数,怎可让他人相代。

大圣:菩萨,菩萨,还请菩萨给弟子指一条明路。

观音菩萨:悟空,我奉如来佛祖之意祝你渡劫,你却打死了劫引,便只能去再集得一次悲音,去补那离音狐狸的魂魄,方能让她引你渡劫。

悟空:(眼睛一转)菩萨,你神通广大,有没有什么宝器能救这狐狸啊,你看,我这……

观音菩萨:悟空,这是你的命数,佛教徒依佛法修正自己因妄念而产生的种种错误,持戒以止恶扬善,通过持之以恒的实践,而求证佛果,佛教修持不仅仅是个人的结果,更为普渡众生,由此必须入世,要在入世中修出世学。悟空,接下来,就要靠你自己了,这离音狐狸所居之地,就有离音,你且快快前去,早些救回她,引你渡劫,修得圆满吧!(乘祥云离去)

大圣:老头,诶,老头,你可知道这其中,可有什么关窍?

太上老君:你这泼猴,还想偷懒,小心弄巧成拙喽!

大圣:老头,老君,这样你看行吗,你帮我救这小狐狸,我让你在那炼丹炉里再炼一次。

太上老君:再炼一次,大圣啊,我那炼丹炉好容易才修补好,您就别再给我添乱了,您这劫啊,我帮不了啊!

大圣:老头啊,老君,你有什么法宝没有啊?你借给俺老孙,俺老孙欠你个人情还。

太上老君:大圣啊,你还是好好渡劫,我就是有啊,也不能借给你喽!(离去)

大圣:老君,老头……

众猴:大王,什么劫,引啊的,我们大王最厉害。

众猴:对对,大王最厉害啦,大家说是不是啊?

众猴:是是……

红尾猴:大王,这妖怪怎么办?

大圣:(施法吹气,离音狐狸变成一束青烟)

众猴:没了,大王,大王真厉害。

大圣:孩儿们,你们在洞里好生待着,等俺老孙历劫归来,就带你们去云游四海。

众猴:大王,谢谢大王,好,我们在这等着大王。

大圣:孩儿们,我去了。

(大圣到达离音狐狸所居山)

大圣:(用力跳着,大喊)土地

土地:(毕恭毕敬)大圣可有什么吩咐?

大圣:我问你,这山里可曾有一只离音狐狸?

土地:是,大圣,这离音狐狸由离音魂附身成灵狐,就在这山上修炼。

大圣:你可知道这离音魂都在收集哪些离音?

土地:大圣,离音狐狸可以感知离音,来去没有影踪,小仙也不清楚她都去哪里收集,收了多少,只在最近见她往山里的猎户家去过几次。

大圣:猎户?这猎户不是要捕她吗?

土地:大圣有所不知,这猎户是周边有名的善人,可惜家道中落,不得已才用自己一身力气做了猎户,贴补家用啊!

大圣:原来如此,我且前去看看,你先回去。

土地:是,大圣

(三)

        清湜污淤惹尘埃,大闹地宫知原委

(猎户家)

大圣:(将要进去)诶,我此刻贸然进去,怕是会惊扰到人家(变成一只飞虫飞入)

(家中)

猎户:(坐在床边,双手扶额)想我浦湜一生真是造了孽啊,如今,如今竟将这报应落到我儿身上,这可如何是好啊!

大圣:看这凡人一身简朴装束,身体孱弱,怎的不似其他猎户一般五大三粗,倒似个文弱书生,不禁风的。

猎户:(目光看向木桌上的神像)菩萨,佛祖,各位神仙,请将那罪孽都报应在我的身上吧,请放过我那还年幼的婴孩,莫让浦家在我这一代断了根啊!(磕头不止)

大圣:看这凡人可是做了什么恶事,待俺老孙去探个究竟。


大圣:土地,土地。

土地:大圣,您,您还有什么需要小仙帮忙的?

大圣:土地老儿,我问你,你可知道那山里的猎户人家,究竟是如何招惹了上天,让那婴孩受那罪责。

土地:大圣,那猎户本名浦湜,是那山脚下浦家村里的一家富贵人家的儿子,小时候聪慧灵颖,可不知怎么的,长大后却跟着一群匪徒们称兄道弟,将那家也败尽了,只好移居到这山上,前不久妻子也去了,只剩了这一病儿相守,可这为何会如此,小仙我也是不清楚啊。

大圣:好,我这就去一探究竟。

土地:(看着大圣离去,归)

浦家村

大圣:(幻化成道士形象)老人家,诶,老人家,敢问这里可是浦家村?

老人:(怒目圆睁)你这臭道士,是从哪里生,竟敢来我这浦家村,我劝你莫要再往前去,否则,全村人都会打死你。

大圣:老人家,这是为何,诶,老人家……(这老人家为何如此痛恨道士,罢了,我且变作一山民,问个究竟)

大圣:老人家,老人家,请留步

老人:小兄弟,你好是面生啊,你这是要赶往哪里去啊!

大圣:老人家,我是邻山那个,那个孙家村的。

老人:我怎的未曾听过邻山有孙性人家呢。

大圣:呃,我们是新搬来的,新来的,老人家,我刚刚见你十分厌恶那道士,这是为何?

老人:(叹气)小兄弟,你有所不知呀,我这浦家村一直都是风平浪静,可自从有个道士骗了我那侄儿,我这一家啊,算是彻底破落了。

大圣:(难道这老人家口中的侄儿,便就是那浦湜)老人家,我从山上下来,那山上有一猎户,可是你的侄儿?

老人:(沉吟一会)应该不会,我那侄儿,那个孽子,虽是坏事做尽,但身子骨单薄,性格羸弱,连蚂蚁都不敢踩死,别说去做猎户了。

大圣:(看这老人家形容,定时那猎户无二)老人家,我回家的路途遥远,可否留我在此借宿一晚?

老人:小兄弟,这……

大圣:老人家可有为难之处。

老人:(叹息)这要换做以前,我定当好好招待,可如今我这家中,实在是没有可招待的食物了呀!

大圣:老人家不必费心,我只是借碗水喝,借个地方住一宿罢了。

老人:既如此,你便随我来吧。

大圣:俺……那就谢过老人家了。

(老人家中)

老太:老头子,你回来了,这位小兄弟不曾见过,可是?

老人:老太婆,这是路遇的小兄弟,邻山村子里的,来我们这讨碗水喝。

老太:快请进来,我们家里简朴,也没什么招待的,还请小兄弟见谅。

大圣:无妨,多请两位老人家收留。

老人:既来了便不要说那客套话,住着便是。

大圣:老人家,我听说您这以前十分繁盛,怎的如今竟成了这番模样呢?

老人:哎,你若想知道,说与你也无妨。我这浦家一族世代清白,祖训时刻告诫我们要勤俭乐施,所以我们浦家啊,才得以成为一村的大族,可是,可是到了我与兄长这一世,便,便破败了呀!咳咳

老太:老头子,你别着急,慢慢说,慢慢说啊!

老头:好,我们这一代人丁单薄,我们一家始终没有儿子,好容易上天垂怜,哥哥家添了一位男丁,我翻遍古籍,给他取单名“湜”,为的就是盼他能够一辈子清清白白,可那逆子,自从村里来了一个道士,把我那侄儿骗的五迷三道,竟信了他的胡言,整日沉迷得道成仙之术,被那道士骗得去赌博,砸庙,还跟一伙恶匪混在一起,没过多久就把家给败光了,这小子拿着钱带着妻儿跑了,哥哥对族人愧疚,儿孙也走了,气急攻心,没过多久就撒手人寰了,嫂嫂一尺白绫,也跟着去了,族人们也各自奔走,如今,我们浦家,可真的算是无力回天了啊!咳咳……

老太:(帮老人抚着胸口,流着眼泪)老头子,你慢点,可别动气啊!

大圣:(可那浦湜看起来满心悔恨,也不似那穷凶极恶之人)老人家,你也莫急,或许此事还有转圜的余地。

老人家:小兄弟,你有何法,时候不早了,快快歇息吧。

大圣:诶,老人家,你可莫轻视我,俺老孙去去就回(飞走)

老太:老头子,我莫不是眼花了吧,那小兄弟怎的飞起来了?

老人:是啊,我也看到了,老婆子,看来是神仙,神仙来帮我们了。

老太:那真的太好了。

老人:(愿神仙能保佑我们浦家从此平平静静,不要再生祸端,保佑我哥嫂能早登极乐,也请从轻处罚我那闯了祸的侄儿,我浦和愿替他受罚啊,上天保佑……)

(地府)

大圣:阎王老头,出来,出来。

阎王:(笑着小跑出来相迎)大圣,大圣,你怎么来我这阴曹地府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还有 62% 的精彩内容
支付 ¥2.99 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