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散记

跟爸妈都这么说:2019猪历农历新年,应该是我这二十多年里过得最舒坦的一次。

奶奶从乡下搬到我家小住了四五天,一家人陪着老人每天热热闹闹地聊天、吃饭、散步、走亲串友。亲戚朋友来了一拨又一拨、央视春晚重播了一遍又一遍,仿佛看的不仅是电视、招待的不仅是客人,而是让自己奔忙的心回家落一落,听一听熟悉的乡音、吃一些妈妈厨房里烧出来的美食、然后猛地发现:这里是家呀!

奶奶信佛,闲下来的时候会拉着我的手走到阳台窗户旁,面向东方合掌作揖,口中说一些祈愿的话:“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我亲戚(亲人)平安、保佑我乖孙工作顺利、一切都好、保佑...南无阿弥陀佛”,我也配合着祈愿、弯腰鞠躬。看着奶奶几十年如一日的虔诚仪式,加上初一十五固定吃斋,我佩服的不仅仅是这一份坚持,更多的是被这个老人心中对子子孙孙无尽的牵挂和爱所感动,因为奶奶的祈祷语中永远都是为他人,很少为自己。

心中一直对我爸有一种深刻的连结,去年爸满50岁,我才恍然“爸爸也过半百了”,心中一直觉得他像我的一棵常青树,四季常青、枝繁叶茂、无坚不摧,这个春节在家观察他细心的照顾奶奶,真心觉得这才是家庭教育的最好范例:早上比奶奶起的早,扶老人下床、帮忙穿鞋、挤牙膏,倒热水洗脸、搀扶老人坐下吃饭、打开电视陪奶奶看老剧;晚上把手电筒放在老人枕边方便起夜、盖好被子检查门窗才睡觉。是的,这就是我以后想要陪伴和照顾我爸妈的模样,同样的,也希望我的孩子能在我老时照顾和陪伴我。

亲戚朋友都夸我妈做饭手艺好,比得上大厨,今年过年我妈在家勤勤恳恳烧火做饭、忙上忙下,连我想打下手都被她拒绝了说我回家也是客人,不需要我帮忙。其实谁都知道在家做客,厨师一定是最忙的,大大小小碗碟成堆、油盐酱醋一样不能少、锅铲挥起来不能喊累、油烟呛人不能抱怨。厨房就像我妈的一个小型“战场”,要争分夺秒地端出美食、手脚麻利地收拾残局,客人们觥筹交错间,还要见机行事添饭倒酒,忙的时候自己晚饭只喝了一碗银耳汤就说饱了,我想这也是我妈的一种满足吧,毕竟能干、勤劳的女人得到的好评经得起岁月的打磨,因为是一辈子践行的习惯,不比容颜,那样易散。

今天元宵节,一过完也就意味着年也完结了,聚散乃常事,平常心待之,唯家的温度与柔情不减,人之幸事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