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辍学,母亲患癌,父亲痴呆:底层孩子,崛起还得靠这一点


本文系真实故事,经授权发布。


01

我出生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小城,我爸四十好几生的我,我妈瘫痪在床。我爸结婚很晚,脸上长满麻子,家里又穷。

媒人跟我爸说过几次媒。

但,姑娘们隔着一条河,远远看见我爸,就拒绝了。

直到遇到我妈。

也许,两个不被生活善待的人,更懂得惺惺相惜。

我爸要出去做工,我不光要帮忙家里干活,还得照顾我妈。

从入学堂门开始,我衣服就没干净过。我又黑又瘦,性格内向,学习倒数,经常打架。直到去镇上读初中,人生才微微光亮。


02

我和班长是同桌,也许老师知道我家庭困难,特意安排他照顾照顾。

我很感激。

我每天早上揣着两个馍馍,放下自行车,就往教室跑。顾不上放下书包,就问他要不要一起吃,他早已开始早读,朝我摇摇头。他家庭条件不错,父母都是公务员,对他也好。

班长帮我查漏补缺,说我悟性高,人品好,能吃苦,只要坚持下去,准能考上高中。我一心只想出去挣钱,根本没有想考高中的事情。不要说高中,就是大学,也是我们这些穷孩子字典里不该有的词。

我跟我爸说过几次,我不想读书,让他带我上工地。我爸不同意,狠狠骂了我,还说我狼心狗肺。初三那年,我爸从工地的脚手架上摔下来,单位赔偿了些治病钱。我爸腿受伤,家庭彻底失去经济来源。村主任帮我家申请救济金,班长也号召同学们募捐。

也许,是青春期作祟,也许,是我想有个不一样的活法。

于是,我上课睡觉,逃学,上黑网吧。初中毕业,我没有考上高中。放榜那天,我心情很沉,不知道怎么跟我爸说这个事情。我在学校的后山坡,睡了一下午。眼睛定定的望着远处的山,思绪游离,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回荡:

走出去,才能解救自己!


03

我爸自然不同意,他始终觉得:读书,才是农门孩子的出路。

为了他的身体,为了家庭和谐,我表面答应下来。

但,动了心的念想,按下去哪有那么容易。无数个夜晚,我辗转腾挪,心怀远方,却又左右为难。

我妈看出了我的心思,她不再劝我。从米缸拿出,这些年她省下的1800元看病钱。叮嘱我:儿啊,做人要勤快,这样到哪里都有口饭吃。

第二天,鸡还没打鸣,我给我爸留下一张纸条,揣着我妈给的1800元,去镇里坐上了南下的长途车。

我因没成年,好多厂不要我。辗转找到我的一个远房表亲,他托关系把我弄进了惠州的一个模具厂。我年轻学东西快,又肯花功夫琢磨,工作很快上了手。老板夸我工作能力强,给我涨了300元,我第一个月工资是800元。

厂里包吃住,我给家里寄去500元,留下300元买学习资料。每个月都给家里打电话,无非是:吃了吗?吃了啥?干什么?

几次去电话,我爸偶尔提到我妈身体不好。我以为是老毛病,并没有放在心里。因为,自打记事起,我妈就是药罐子。

我一头扎进工作中,热衷解决各种问题。晚上回到宿舍,我还要对着书学上两小时。一年时间,我就从学徒,变成有经验的技术员了。

我承诺我爸,不混出个人样儿来,我绝不回家。就这样,我三年没回家了。

我每天沉迷于和机器打交道,不光能赚到钱,还能看到自己的进步,我喜欢踏实奋斗的感觉。


04

一天晚上,我正和同事接待完客户,回宿舍的路上,我爸给我打来电话,说我妈乳腺癌去世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回宿舍的,我也不知道同事和我说了哪些话,我脑海里全是我妈这些年瘫痪在床的片段。

我还没来得及报答她,她怎么就走了?

我还没给她治好病,她怎么就走了?

她还没有看我娶妻生子,她怎么就走了?

我不能原谅她,我也不能原谅我爸,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她病的很重?

我揣着这些年攒下的10w积蓄,回去和父亲一起操办丧事。

父亲越来越来老了,两鬓斑白,古铜色的皮肤下,一双眼睛显得格外憔悴。我握着父亲枯枝般的手说:爸,今后我们相依为伴。

我妈头七那天,我和父亲上山去给她烧纸。有北风吹过,我哭着跪在我妈的坟前,忏悔着自己不孝,没能赶回来见最后一面。父亲拉我起来,吸了一口烟,然后长吁一口气说:你妈在你走前,就已经得了癌症。

人的记忆就像一堆堆沙子,如果你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我们泪流满面,步步回头,只能继续向前走。


05

我给父亲在镇上买了两间门面收租,又给父亲请了保姆。父亲说,他现在还能顾自己,不需要花这个冤枉钱。

我没有听他的,让保姆隔段时间过去看下。

回到惠州,我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工作中,我要更努力挣钱,把父亲早日接到身边。2014年,我当时的工厂,已经不能满足我的发展需求,于是我决定单干。

我跟朋友合伙注册了公司,租了厂房,买回5台机器,招了3个工人,这就开工了。刚开始没有客源,前老板知道我走后,就各种造谣我,说我人品不行,挖走同事,带走核心机密。

没有现金流,还要支付贷款利息和各种支出,让创业的日子颇为艰难。在这期间,和合伙人也因意见不合,频繁争吵。

我开始出去拜访,吃闭门羹常有的事,但我性格执,越是困难,越要向前。

渐渐地,有人愿意合作,我以诚信、靠谱在这个行业慢慢打开了出路。本以为事业渐入佳境,不料合伙人挪用公款,赌博输掉上百万。刚步入正轨的公司,一下子跌落悬崖。

心烦意乱的我,这时又接到保姆电话,说我爸有老年痴呆的迹象,开始不认人儿了。

人生,有着太多的始料未及,和突如其来,如同一场夏末秋初的大雨。


06

自母亲走后,我就经常梦见她,那天晚上,我又梦见我坐在她床头,听她讲过去的事。

这时候,父亲突然推门进来,母亲又说:儿啊,以后要好好孝顺你爹。我还没来得及点头,突然脚下踩空了。

我醒过来了,母亲托梦给我,就是让我回家照顾父亲。

几个月后,我处理好公司事宜,回家照顾父亲。

父亲越来越瘦小,曾经肩上能扛扁担跑十几里路,现在走两步就喘。常常把我当作他弟弟,总疑惑地问我:你为什么还不走?

每当这时,我总是忍住眼泪,握着他干枯的手说:哥,我不走了,我留下来照顾你!

我在镇上找了份工作,经人介绍认识了小雪。小雪是教师,他喜欢我成熟担当,我欣赏她知书达礼。半年后,我们结了婚,生活过的顺遂平安。

一年后,我们迎来了儿子小恐龙,父亲拍着手直说“好啊,好啊”。

2017年,我买的两间门面政府拆迁,赔偿给我家一套房。我把房子抵押给银行,在妻子的支持下,做起了木耳种植生意。

由于经营有方,我扩大了种植面积,成立了合作社,带领村民一起种木耳。

如今,我们每年的销售额都有几百万,村民们盖了房,买了车,生活越过越好。我也买了两套房,妻子怀上二胎,她总跟我说她没有看错人。

父亲还是认错我,在晴朗的日子,我们一家总去郊游。父亲喜欢和小恐龙放风筝,欢笑声中,我恍惚觉得,这就是最圆满的样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