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

晴空 2017年10月6日 17:14
分开太久,留给我和你的不能是陌路……

“段少,我要结婚了,当我伴娘怎么样呀?”直到婚期将近,我才在微信上打出这行字。

“好,提醒你家刘先生给我报销路费!陪我回趟保定吧,你结婚我得去好好弄弄头发。”看不见她的神情,听不见她的语气,就算字里行间也读不出丝毫的感情。我想或许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无论她听到这个消息有什么样的情感波折,我都不想知道,因为如果她难过我会内疚,如果她快乐我会失落。

“好!”

砍价风波

那天刚好是教师节,也是学生返校的高峰期。为避免等待,我们顶着大太阳去了她之前做头发的那间发廊。

“最近开学,有促销活动吗?”

“好吧,不搞活动的话,染发有折扣吗?”

“我们两个都染发,最低价位多少?”

“你是新来的吧,我之前就在这里染发的,没有这么贵……”

我都已经洗完头发了,她还在那里讨价还价。在我看来,价位真的很低了,甚至只有北京的十分之一。

“段少,差不多了,我们还要赶时间呢!”我拉着脸,很不悦。

“不行,我认识他们店长,我正在和他微信聊天,你先做吧!”她头也没抬,始终盯着屏幕,语气明显不友好。

联系方式只有微信,并且只有对方看到了才有可能回你,更可怕的是砍价这种事就算对方看到了也不想回。为了块儿八毛,在那干耗着,我真觉得不值得。

染发风波

出乎意料的是,她染发结束的比我早。害怕她觉得无聊,就让设计师给他找了一把梳子。

“陌陌,你看我这是不是没有染上?”她指着额头的那个美人尖。

“帅哥,这里你没给染上,染发前你自己说染发不均匀不足以称得上一名设计师,现在自己打自己脸了,你怎么解释吧?”语气很冲,就像炸毛的公鸡。

“你洗头发的时候就看见了,凭什么不告诉我,你这不是欺骗消费者吗?我要拍张照片发到微信群里,让大家评评理,以后谁还敢在你们家做头发……”听到设计师的气话,段少就像一把机关枪,一刻不停歇,而且声音大的像狮吼。

“你不用给我染,你带着这种情绪肯定染不好,我要找你们老板!”因为长时间大声说话,她的脸涨的通红。

“我知道老板不在,我联系他了,今天就算是等到半夜,我也在这里等他!”

发廊的人很多,我都觉得有点尴尬。

“段少,你消消火,就那么几根头发,染一下得了,至于吗?”

听到我的话,她似乎很惊讶:“你竟然不理解我,我争的是,算了,懒得跟你解释。”

最终老板还是匆匆赶来了,给她染了一下那几根头发,送了她点东西,总算把我们高高兴兴的送走了。

买新衣服

“你结婚时间太尴尬了,都不知道穿什么,东北早晨肯定冷!”从早晨出发,我们一直在逛街,从这家店到那间店,她一件都没有看上,牢骚倒是洒了一路。

“要不是你结婚,我也不至于买衣服……”

我实在忍不住了,打断了他:“那就别买了,穿的整洁点就好。”

“你结婚,我当伴娘,衣服总得像样点吧!”

我本身就不喜欢逛街,再加上她一直在我耳边叨叨叨,我都快疯了。根本没有心思帮忙挑衣服,就开小差了:三年前,我为什么喜欢和她一起逛街?

“这衣服不错,挺好看的,而且显瘦!”我极力的夸衣服好,想让她赶紧收手。她翻来覆去的看了很久,衣服有些小瑕疵,她让店家找了三四件同款的,比来比去,试来试去,最终因为衣服肩膀两侧的线条宽度不太一相同,没有买。

“这衣服不错,颜色搭配很清新,而且现在都流行这样的粗线针织衫,下面搭配一条小脚牛仔裤,一双磨砂黑靴,很时髦!”是实话,她的眼光很不错,我也相中了这件毛衫。可惜只有一件,她反复试了几次,最终觉得挂在外面的衣服别人也都试过了,没有买。

“这衣服很好,但有点贵,还是不要了……”

“这衣服挺好,但我有点不喜欢这个领口,还是不要了……”

“这衣服我很喜欢,价格也合适,估计会起球,嗯?还是不要了……”

……

“我觉得买件棒球衫也挺酷的,到时候再带一件外套,早晚可以披着。”我觉得按照她的速度,我们有可能错过下午的火车,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喜欢什么,但是一直在给她提些建议。很显然,她并不喜欢,也没打算试试。失去耐心的我,找了一家咖啡厅,点了一杯茶。

终于,收到她的消息:决定要买这件衣服了,你来帮我看看。我拿了收据付了钱,回来的时候她还在咨询店家衣服洗后会不会下垂之类的问题,没等她问完,我就拉着她离开了。

婚礼小插曲

“什么,没有冬天穿的伴娘服?我同学八月份结婚我穿的就是这种伴娘服,你九月底结婚还让我穿这种纱裙?”

“什么,这里的习俗没有堵门?那怎么抢红包啊?”

“哦,新郎进来后就每人发一个吗?陌陌,你让刘先生多包点,回头给我们多发点!”

遗憾的是,伴郎是个陌生人,我们都不熟悉,进门后几乎把红包都给了段少。

“我都提前说了让你多准备点,你怎么就包了这几个呀,他们都没有红包……”刘先生在领着我下楼的时候,她一直在旁边唠叨。

“红包没包够,那就在群里发吧,咱们面对面建群!”她开始向刘先生,伴郎,甚至刘先生的同学讨要红包。我在婚房拍照,都能听见她们呐喊的声音。

“跟你说件事,我们把份子钱支付宝打给你了,师兄在大厅随礼,人家又给了师兄一个红包,我们都没有,怎么能这样呢……”

此时化妆师正在给我化妆,典礼迫在眉睫。

“这样吧,我把钱退给你,正好这有红包,你去大厅随礼。”我不知道该怎么才能结束她的唠叨,化妆师都开始看笑话了。

“我没带现金啊,想着直接转给你比较方便,回头婚礼结束了你给我们补上就可以了。”她还有些忿忿不平。

“都冻死了,这伴娘服太冷了……”

“没有冬装伴娘服我也很抱歉,告诉你穿着一件外套你嫌麻烦,在化妆间待着吧,还暖喝点!”虽然很不愿意,但毕竟是我的婚礼,我不想有任何的闪失。

她仍然在抱怨,我婆婆的朋友把自己的披肩借给了她。

“你没有一双合适的鞋子吗?”摄影师有点不解。

“你看,我都说了盖不住鞋,你非说没事,现在晚了”她冲着我嚷嚷。

“我让你带一双鞋子,你嫌麻烦;我让你直接穿着那鞋,你嫌累;我,”后面的话我没有说出口,我不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和她争吵,我不能因为这点事催毁了自己的婚礼。

我们究竟怎么了

坐在婚车上,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我一直问自己:我们到底怎么了,究竟是什么变了,为什么在一起会觉得痛苦呢?曾经四年,我们两个在一起行影不离,就算中间分开了三年,这三年里我们关系一直很好。七年呢,七年的时间我们两都不曾有过任何争吵,怎么这次相见后却始终不和谐。

以前,我喜欢和她逛街,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也没有钱,所以需要她砍价;现在,我都是自己逛街,已经习惯了缺什么就去哪里买什么,而且自己挣钱了只要觉得价格能接受就会购买。她还是停留在七年前,只是我变了,所以开始排斥那些曾经我羡慕的属于她的优点。

以前,她很较真很爽快,不管是一道题一句话还是一个人,都会死磕到底,只是那时的我觉得这是执着;现在,她依然很较真很爽快,不管是几根没有染色的头发还是随礼返红包,我同意她不公平的说辞,换做我可能也很愤懑,但我会选择私下解决,而不是不分场合不分轻重只顾自己痛快。她还是七年前的样子,心直口快,只是我变了,所以开始排斥那些曾经我欣赏的属于她的优点。

以前,她是一个特别豁达的人,对于金钱没有这么多的斤斤计较,对于很多事也没那么坚持;现在,她刚步入工作,体会到生活的艰辛,开始对每分钱都精打细算。所以红包少了以及没有冬装伴娘服始终是她心头的症结。这些事我很抱歉,其实自己也在赌气。她想多发点红包,那就多包点;她不想带外套不想带鞋,那我给她准备好;她向伴郎甚至刘先生同学要红包,我可以给她发,让她不要太过分。这些事,我都可以妥善的解决,只是在生她的气,不想解决。

曾经,我们许诺做一辈子的好朋友,现在发现好难,难道是七年之痒吗?不,是我们的环境我们的成长我们的认知出现了较大的差异,而又没有及时磨合的原因。终于明白,两个人,走的太快,或是走得太慢,都容易失去彼此。

以前我喜欢并肩而行,喜欢守望相助,喜欢相濡以沫,而现在我喜欢求同存异。但愿这次挽回来得及,我和你,一辈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