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术

晋南阳赵侯少好诸异术,姿形悴陋,长不满数尺,以盆盛水,闭目吹气作禁,鱼龙立见。侯有白米,为鼠所盗,乃披发持刀,画地作狱,四面开门,向东长啸,群鼠俱到,咒之曰:“凡非啖者过去,盗者令止。”止者十余,剖腹看脏,有米在焉。会徒跣须履,因仰头微吟,双履自至。人有笑其形容者,便佯说以酒杯向口,即掩鼻不脱,乃稽颡谢过,著地不举。永康有骑石山,山上有石人骑石马,侯仰以指之,人马一时落首,今犹在山下。——《异苑》卷九

异术是一种力量,就像钱一样,在好人手里就是好事,在坏人手里自然为恶更多。《西游记》孙猴子学习异术的地方叫斜月三星洞,所谓斜月三星不就是一个“心”字。炼术先炼心,这是一个称职的师傅要教授的第一课。表面上看,好像不炼心就炼不好术,其实这是一个幌子。而且恰恰相反,往往心术不正的人,事事走极端,反能把异术炼到登峰造极。

炼术先炼心?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大抵这世间的人虽然不相信世界本身就是善的,但愿意相信有善的人,更愿意相信他们梦中的英雄是好的,善的,会踏着七彩祥云救苦救难。真正的事实呢?真正的事实可以借用路遥先生一本小说的名字“平凡的世界”。平凡的世界里住着平凡的人们,没有纯粹的大坏蛋,也没有纯粹的大英雄。即使手握异术,也不过如赵侯一般,“姿形悴陋”,在老鼠堆里耍耍威风,在石头面前抖抖气概,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说不上善也说不上恶,如此这般而已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