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管理学+读者=一次愉快的阅读及其引出的审思

最近两周,我读完了一本轻小说,很开心。

轻小说是什么?我以为是源自日本的一种特殊的小说,它和当今中国的网络文学有相似之处,像是易读、娱乐性强,但也有不少差异。我读过的轻小说少,对轻小说这一概念、产业了解亦少就不信口开河、坐而论道了。有许多因素,影响我对轻小说的态度。正如我对同属ACGN的动漫的态度一样,我的成长过程有它们的参与,我也对它们感兴趣,但我有更感兴趣的领域——譬如严肃文学与科幻小说。是以我和轻小说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距离的存在并不意味着我就不读轻小说了,偶尔我还是会读读它,像是前阵子完结的渡航的恋爱喜剧《我的青春恋爱物语(喜剧)果然有问题》,它曾多次给我带来感动与欢乐。而最近,我读了《如果高中棒球队女子经理读了彼得·德鲁克》(简称《如果杜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高中棒球队女子经理读了彼得·德鲁克》是由日本作家岩崎夏海创作、加藤藤嘉一译成中文的一部轻小说,将管理学知识和轻小说形式巧妙结合,寓教于乐。以其惊人销量被誉为“二〇一〇年日本最大畅销书”。

以上是我从网上了解到的情况,而在我刚开始读这本书时,我对这些信息完全没有概念——毕竟我只是个小白轻小说读者,只对一些特别有名、在大陆有很大影响力的作品有所耳闻,对日轻(日本轻小说)的了解基本是道听说自B站和知乎的网友。当时只觉得“最大畅销书”好厉害,自己真是孤陋寡闻。

最初,读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严肃文学的我感到不适应。我曾经喜欢过《全职高手》这样的作品,并打算在闲下来后读完它们,而当我考完高考,拥有一整个暑假时,我发现,我的品味已然拔高,我不再能忍受粗拙的文笔和近乎“灌水”的冗余描写。当我再读《全职高手》时,它文本上的缺陷刺痛了我。《如果杜拉》亦如此,经历大量精练、具有结构美的文本洗礼的我不太能接受日式的琐石日常(严格来说,《如果杜拉》的日常描写不多,但确实如一些日轻、 galgame一般,给人以“写了一堆废话”“这么多字就写了这么点事”的观感。但《如果杜拉》和网文巨著还是有所不同,它能够吸引如今的我坚持读下去。

是什么吸引我继续往下读的呢?我想到了时有耳闻的“轻小说,就是能轻松愉快阅读的小说”。我想正是如此,轻小说本就是让人感到轻快的。这种轻快和网络文学有所不同:同样服务于市场,网络文学对准中国读者,抓的就是“爽点”,专注于达到爽的效果,铺陈、文笔在作品价值上的权重变低了,而网络文学常常是用大量笔墨书写一连串事件的鸿巨著,写得多了,难免会有重复,会“套路化”,会形成最适合市场的套路。有了套路,接下来的便是堆砌,虽然堆砌掩盖套路的效果不大,终究还是块遮羞布。读网文就像看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人,我们最关注的无非五官、身材,有时还有肤色、肤质,服饰是何种样式倒不重要,毕竟是粗布,整来整去也整不出绸缎气派,整不出朵花儿。既然早有预料,早有判断,早已无望,那也便没有失望、得望、绝望之分了。我看网络文学经常跳着看,一目十行,实在是因为阅历既丰、能由开头推出发展和结果而且八九不离十,无暇关心这粗布衣是圆领、直领还是交领,是左衽还是右衽了。网络文学也旨在娱乐,但却令人感觉粗制滥造,没心情读下去。而《如果杜拉》这样的轻小说,译文虽不够出彩,好歹中规中矩,挑不出大毛病来,读起来较为畅快。我想这是促使我读下去的重要因素。

怀着“轻小说,就是能轻松愉快阅读的小说”的观念,我继续读下去,直至今晚读完。期间虽然断断续续,但每次阅读都浸入了书中世界,带着审视的眼光与人物共舞,着实感到畅快。间或因各种事务放下书卷,心里对它虽谈不上念念不忘,但也了然这本书中有一个美好的、轻松愉快的世界,只要拿起捧起它,翻开书页便能在灵魂层面飞离苦闷、无奈、无聊的现实世界,如此便心安了。

对我而言,《如果杜拉》的阅读过程几乎没有阻碍,就是很顺畅地读完了。这对应了轻小说的“轻”。我想,轻与重的选择很重要。过“轻”的固然脱离实际、耽于幻想,总是读太“重”、太难的东西未必就好,严肃文学、学术专著读多了,难免觉得头昏脑胀,思想混沌,偶尔加点“轻”的调剂一下倒是惬意,神清气爽,走起路来也是迈着轻快的步子。甜到心底,活力四射。

《如果杜拉》叙事顺畅,打动人心,不是缺失逻辑、“无脑”的。我能看到作者在情节上一些堪称巧妙的设置,尽管作为作者的处女作,这部轻小说在前期有一些不够合理之处,算是瑕疵,《如果杜拉》比不上林海音的《城南旧事》乃至于一些更巧妙的文本,但它还是有心的,让读者看到了作者的诚意、笔力与努力。我觉得这样的文本比机器生产式的套路文本更能称为“创作”。

作为轻小说,ㄍ如果杜拉》的总体基调是轻快的、向上的,“主角团”的成长历程是较顺利的,但文中也有一些波折,例如起初主角遭遇的挫折、打击,以及重要角色的离世。这让ㄍ如果杜拉》不止于欢快、愉悦,规避了“大团圆”“龙傲天”式虚妄的爽快。

尽管书中有喜也有悲,但书中的喜与悲都并非严肃文学乃至于某些网络文学中复杂、纠缠的悲喜,《如果杜拉》的悲喜是纯粹的,带有孩子般的单纯,这有受轻文学“轻的定位影响,也带有几分理想色彩,这让我想起动漫。

绝大多数动漫是这样的,单纯的好、单纯的坏、单纯的美,着力描摹青少年懵懂、敏感、追求理想的内心,纵然偶有好坏参半或是难分、人物关系复杂之作,也总脱不去底色中的一丝稚气。在大人们看来,幼稚的动漫不深刻、只看表象而不抓本质、单纯而愚蠢,“是小孩子看的”。但动漫确实抓住了青少年的内心,说它幼稚也好,“骗小孩”也罢,无论怎样都好,动漫凭着与青少年共通的气质实实在在地打动了他们,让他们感动,让他们认为“是xx的xx让我明白了xx”。正如儿童文学该属于儿童,大人看之则有愐怀、感伤之嫌,动漫也该属于所有精神上青涩的少年,已经看惯世事、几近麻木的大人是很难有共情的。

我想单纯、轻、不深刻是动漫的特点,也是它存在的价值,轻小说也是如此,带给我们细微而单纯、美好的感动。

这部轻小说触动我之处不只有其“轻”,也有其对彼得·德鲁克《管理》的阐述。

我此前没有读过《管理》,甚至连一本管理类的书籍都不曾读过。在我的既有印象中,管理这个词和成功学、卡耐基之流挂钩,似乎不是对学生有价值的,而这本轻小说,改变了我的想法。《如果杜拉》中偶尔会插入主人公川岛南正读的《管理》中的一段,或推动情节发展,或对前文事件进行阐释、总结,予人启发。当我读到这些文段时,我深受触动,真感觉惊奇。

高中时参与过社团管理事务,当时深陷其中,被各种问题玩得转圈,后来觉得问题在于缺乏沟通、成员关系疏远、社团运转效率低下,仍是不明白怎么做好。读了川岛南的故事和《管理》的片段,真觉得清醒了不少,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读《道德情操论》(可惜至今没读完)。

在书中,管理学知识和故事本身结合得不错,虽非浑然一体,但也无甚突凸处。印象里“讲道理”的书总是一个个小故事大道理,读起来有割裂感。而《如果杜拉》把一个个故事串到一个人身上,有趣多了。

正如本书译后记所说的,这是一次“边受感动,边学管理”的快乐而充实的旅程,轻松愉快却不流于虚浮。译者认为此书结合了“感动这一整个社会的心里诉求与社会整体的学习渴望”,反映了当今日本社会和国民浮躁的真实一面,而这也是今日中国读者需要与渴求的,译者还“当今中国社会和国民在某种意义上也陷入了浮躁的状态,需要感人的故事,也渴望学习管理知识”。其时为2011年4月,八年前这是值得思考、讨论的问题。

总之,下次再见,带给我一次极佳阅读体验的ㄍ如果高中棒球队女子经理读了彼得·德鲁克》。

最近两周,我读完了一本轻小说,很开心。

轻小说是什么?我以为是源自日本的一种特殊的小说,它和当今中国的网络文学有相似之处,像是易读、娱乐性强,但也有不少差异。我的轻小说阅历少,对轻小说这一概念了解甚少,就不信口开河、坐而论道了。

我对轻小说的态度是如何呢?正如我对同属ACGN的动漫的态度一样,虽然我的成长过程有它们的参与,我也对它们感兴趣,但我有更感兴趣的领域——譬如严肃文学与科幻小说。是以我和轻小说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会刻意疏远,也不会主动贴上去。

这距离的存在并不意味着我就不读轻小说了,偶尔我还是会读读它,像是前阵子完结的渡航的恋爱喜剧《我的青春恋爱物语(喜剧)果然有问题》,它曾多次给我带来感动与欢乐。而最近,我读了《如果高中棒球队女子经理读了彼得·德鲁克》(简称《如果杜拉》)。

《如果高中棒球队女子经理读了彼得·德鲁克》是由日本作家岩崎夏海创作、加藤藤嘉一译成中文的一部轻小说,将管理学知识和轻小说形式巧妙结合,寓教于乐。以其惊人销量被誉为“二〇一〇年日本最大畅销书”。

以上是我从网上了解到的情况,而在我刚开始读这本书时,我对这些信息完全没有概念——毕竟我只是个小白轻小说读者,只对一些特别有名、在大陆有很大影响力的作品有所耳闻,对日轻(日本轻小说)的了解基本是道听途说自B站和知乎的网友。当时只觉得“最大畅销书”好厉害,没有听说过此书的自己真是孤陋寡闻。

最初,读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严肃文学的我感到不适应。

我曾经喜欢过《全职高手》这样的作品,并打算在闲下来后读完它们,而当我考完高考,拥有一整个暑假时,我发现,我的品味已被拔高,我不再能忍受粗拙的文笔和“灌水”式的冗余描写。当我再读《全职高手》时,它文本上的缺陷刺痛了我。

《如果杜拉》亦如此,经历大量精练、具有结构美的文本洗礼的我不太能接受日式的琐碎日常(严格来说,《如果杜拉》的日常描写不多,但确实如一些日轻、 galgame一般,给人以“写了一堆废话”“这么多字就写了这么点事”的观感。)但《如果杜拉》和网文巨著还是有所不同,它能够吸引如今的我坚持读下去。

是什么吸引我继续往下读的呢?我想到了时有耳闻的观念——“轻小说,就是能轻松愉快阅读的小说”。我想正是如此,轻小说本就是让人感到轻快的,是娱乐品。

轻小说的轻快和网络文学的“爽”有所不同:同样服务于市场,网络文学对准中国读者,抓的是“爽点”,切合大部分大陆读者的口味。轻小说则面对日本读者,并且有堪称特色的责编制,日本轻小说的“轻快”是真正富有活力的轻快,而非是满口脏话、你打我兄弟我杀你全家、黄段子一个接一个的近乎“油腻”的“爽快”。(当然,网文中不乏精品,日轻里也有不少文字垃圾)

大多数网文专注于达到爽的效果,铺陈、文笔在作品价值上的权重变低了,而且网络文学常常是用大量笔墨书写一连串事件的鸿篇巨著,写得多了,难免会有重复,会形成最适合市场的套路。有了套路,接下来的便是堆砌,虽然堆砌掩盖套路的效果不大,终究还是块遮羞布。读网文就像看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人,我们最关注的无非五官、身材,有时还有肤色、肤质,服饰是何种样式倒不重要,毕竟是粗布,整来整去也整不出绸缎的气派。既然早有预料,早有判断,早已无望,那也便没有失望、得望、绝望之分了。

我看网络文学经常跳着看,一目十行,实在是因为阅历既丰、能由开头推出发展和结果而且八九不离十,无暇关心这粗布衣是圆领、直领还是交领,是左衽还是右衽了。同样旨在娱乐,网络文学带给读者的“爽”令人感觉粗制滥造,没心情读下去。而《如果杜拉》这样畅销的、得到广泛认可的轻小说,其译文虽不够出彩,好歹中规中矩,挑不出大毛病来,读起来较为畅快。我想这是促使我读下去的重要因素。

怀着“轻小说,就是能轻松愉快阅读的小说”的观念,我继续读下去,直至今晚读完。期间虽然断断续续,但每次阅读都浸入了书中世界,带着审视的眼光与人物共舞,着实感到畅快。间或因各种事务放下书卷,心里对它虽谈不上念念不忘,但也了然这本书中有一个美好的、轻松愉快的世界,只要捧起它,翻开书页便能在灵魂层面飞离苦闷、无奈、无聊的现实世界,如此便心中安稳,觉得满足。

对我而言,《如果杜拉》的阅读过程几乎没有阻碍,就是很顺畅地读完了。这对应了轻小说的“轻”。我想,对轻与重的抉择很重要,这是人生态度/生活方式的抉择。过“轻”的固然脱离实际、耽于幻想,总是读太“重”、太难的东西未必就好,严肃文学、学术专著读多了,难免觉得头昏脑胀,思想混沌,偶尔加点“轻”的调剂一下正好,惬意,神清气爽,走起路来也是迈着轻快的步子。甜到心底,活力四射。

《如果杜拉》叙事顺畅,打动人心,不是缺失逻辑、“无脑”的。我能看到作者在情节上一些堪称巧妙的设置,尽管作为作者的处女作,这部轻小说在前期有一些不够合理之处,算是瑕疵,它的文笔和结构设置也比不上严肃文学领域真正的大家之作,但它还是有心的,让读者看到了作者的诚意、笔力与努力。我觉得这样的文本比机器生产式的套路文本更能称为“创作”。

作为轻小说,ㄍ如果杜拉》的总体基调是轻快的、向上的,“主角团”的成长历程较顺利,但文中也有一些波折,例如起初主角遭遇的挫折、打击,以及重要角色的离世。这让ㄍ如果杜拉》不止于欢快、愉悦,规避了“大团圆”“龙傲天”式虚妄的爽快。

尽管书中有喜也有悲,但书中的喜与悲都并非严肃文学乃至于某些网络文学中复杂、纠缠的悲喜,《如果杜拉》的悲喜是纯粹的,带有孩子般的单纯,这有受轻文学“轻”的定位影响,也带有几分理想色彩,这让我想起动漫。

绝大多数动漫是这样的,单纯的好、单纯的坏、单纯的美,着力描摹青少年懵懂、敏感、追求理想的内心,纵然偶有好坏参半或是难分、人物关系复杂之作,也总脱不去底色中的一丝稚气。在大人们看来,幼稚的动漫不深刻、只看表象而不抓本质、单纯而愚蠢,“是小孩子看的”。但动漫确实抓住了青少年的内心,说它幼稚也好,“骗小孩”也罢,无论怎样都好,动漫凭着与青少年共通的气质实实在在地打动了他们,让他们感动,让他们认为“是xx的xx让我明白了xx”。正如儿童文学该属于儿童,大人看之则有愐怀、感伤之嫌,动漫也该属于所有精神上青涩的少年,已经看惯世事、几近麻木的“油腻”大人是很难有共情的。

我想单纯、轻、不深刻是动漫的特点,也是它存在的价值,轻小说也是如此,带给我们细微而单纯、美好的感动。

这部轻小说触动我之处不只有其“轻”,也有其对彼得·德鲁克《管理》的阐述。

我此前没有读过《管理》,甚至连一本管理类的书籍都不曾读过。在我的既有印象中,管理这个词和成功学、卡耐基之流挂钩,臭名昭著,价值不高。而这本轻小说,改变了我的想法。《如果杜拉》中偶尔会插入主人公川岛南正读的《管理》中的一段,或推动情节发展,或对前文事件进行阐释、总结,予人启发。当我读到这些文段时,我深受触动,有所同感,感到惊奇。

我高中时参与过社团管理事务,当时深陷其中,被各种问题玩得转晕了。卸任后觉得当时的问题在于缺乏沟通、成员关系不紧密、社团运转效率低下,仍是不明白怎么做好。读了川岛南的故事和《管理》的片段,真觉得清醒了不少,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读《道德情操论》(好书 可惜至今没读完)。

在书中,管理学知识和故事本身结合得不错,虽非浑然一体,但也无甚突兀处。印象里“讲道理”的书总是一个个小故事大道理,读起来有割裂感。而《如果杜拉》把一个个故事串到一个人身上,有趣的多。

正如本书译后记所说的,这是一次“边受感动,边学管理”的快乐而充实的旅程,轻松愉快却不流于虚浮。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译者认为此书结合了“感动这一整个社会的心里诉求与社会整体的学习渴望”,反映了当今日本社会和国民浮躁的真实一面,而这也是今日中国读者需要与渴求的,译者还“当今中国社会和国民在某种意义上也陷入了浮躁的状态,需要感人的故事,也渴望学习管理知识”。其时为2011年4月,是八年前。我认为这是值得思考、讨论的问题。

图片发自简书App

总之,下次再见,带给我一次极佳阅读体验的ㄍ如果高中棒球队女子经理读了彼得·德鲁克》。


附记:

图片发自简书App

13日晚上完成手稿。因为舍友一直在玩游戏,很吵,一个人到外面、别的寝室看书,读完《如果杜拉》后,很想写,就动笔了。期间洗了一次澡,断断续续地,好不容易写完后费了些功夫打成电子稿,虽然用了拍照转文字,但校对的时候还是花了些时间,看着觉得差不多了,就匆匆发出来。早上起来读了几遍,发觉还是有好多纰漏,就在手机上边校对边改,做完就是现在这样子了。

不太满意,觉得没有写出来真正想写的东西。看来需要明确主题,确保贴题,这次写作过程中确实有些飘了。

顺便提一下洗澡。洗澡能带来很多灵感,以前有很多数学题就是洗澡的时候想出来的。洗澡还能洗去既有的心情,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最后只剩下洗完后什么都没想、大脑一片空白的舒爽。这个功效好坏参半,能把烦心事洗去,也会洗去思路。这次就是这样,洗澡前后文写作时的心情是截然不同的。

洗之前,我读完了《如果杜拉》,深受感动,沉浸在一个较理想的美好世界中,想把这一世界分享出来。洗完后,则单纯的是冷静、理性地分析了,完全没有之前的心境了。这是个教训,以后初稿还是一气呵成为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每个人都想什么都要,但你不能什么都做,不然别人会认为你什么都不会,你自己的精力也达不到!选择自己的强项,深度...
    尧妈爱生活阅读 137评论 1 1
  • 我的天,刚上线,满屏都是韩国歌手具荷拉去世的消息。 那个曾在雪莉去世时,在直播间一边抹泪一边向雪莉道别,说要带着雪...
    心悦和鸣阅读 7评论 0 0
  • 大家好,我这个邮件是想分享下我最近对于分布式设计的感受。分布式,要谈论这么一个题目,首先需要抛出来的两个问题就是:...
    Mr_Child阅读 45评论 0 1
  • 很多人都说男人跟女人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一个男人靠近一个女人,意在追求她;一个女人有着所谓的男闺蜜,意在把他当作备...
    天水讼阅读 150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