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学习(一)下注的理由

德州扑克是个非常好玩的游戏,也是一种赚钱的方式。想要通过德州扑克赢钱,不能每次寄希望于运气,拥有好的打牌技术才能在长远的牌局上获利。学习好的策略技巧是每一个渴望赢钱的扑克牌手的必经之路。让我们一起一步步学习,提高我们的技术,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牌手。

在此,我们选择国外各大著名论坛推荐的一本扑克技术提高读物《Easy game》,整理了网上对本书的翻译内容,欢迎小伙伴们一起学习探讨交流。

今天,让我们一起学习《Easy game 1》第一章内容:下注的理由

蹩脚的玩家从来不对他们的决定产生疑问。普通玩家开始设问自己 “为什么”,但他们给出的是草率的不完整的答案。一名学生做了一个下注,我问他为什么要下注。通常的回答包括:“我十分肯定我拿着最好的牌”,“我要获得信息去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领先还是落后)”,或“我在下注保护我的牌”。问题是那些回答都不是下注的理由。像信息或保护这些东西可能是下注的副作用,但他们都不是下注的理由。那么下注的理由是什么呢?理由只有三种。我们先来讲述前两种:

1)价值。它被定义为下注去从一手更差的牌中获得跟注(或加注)。仅是因为你可能拿着最好的牌去做下注,这种下注不足以被视为价值下注。

2)诈唬。它被定义为下注去让一手更好的牌放弃。仅是因为你不可能用任何其他方式获胜的下注,这种下注不足以被视为诈唬下注。

这两种理由十分简单。它们依赖于我们对手犯下的错误--他们要么跟注太多,要么弃牌太多。跟注太多是人类的天性。我们是好奇的生物,我们想看看:其他人拿什么牌,转牌会是什么,是否我们能在河牌击中同花。与弃牌太多的错误相比,玩家们更易犯跟注太多的错误。

因此,下注理由 1 会主导我们的下注。价值下注无论过去、现在、将来永远都是赚钱的最好方法。在低额注游戏中,假设说 NL25 吧,几乎游戏桌上的每一个玩家都会经常性的做愚蠢的跟注,这样,下注理由 2 变得或多或少的失去了价值。在 NL5000 桌,几乎游戏的每一个人都能足够好的避免为价值下注做太多的支付,这样下注理由 1 作用减少而下注理由 2 变得更加重要。不过,一般而言,即使在高注额游戏的标准玩家(regular)也很可能做糟糕的跟注要比做

糟糕的弃牌多。

那么用持续下注作为下注的理由怎么样?假设我说我们在按钮位置用 KQo 加注,大盲玩家跟注(他是一名松而被动的玩家,他在翻牌圈不会放弃任何对子)。翻牌来的是 A 7 5 杂花。他看牌,轮到我们行动。这是一种很标准的下注。为什么?

嗯。我们不能被任何更差的牌跟注(QJ 不会和我们搭乘同一辆车上路)。根据胜率,即使是一手像 86 这样的牌对抗我们也大约有扔硬币的胜率。因此我们不能为价值做下注。依照我们的假设,他不会放弃任何对子,我们也不能用下注去做诈唬,因为我们有拿着最好的不成对牌的可能性。但是我们仍然下注,为什么??

3)死钱的资本。这种下注被定义为不管对手的牌是好是坏,迫使他弃牌,拿走底池的钱。

这明显要比理由 1 或理由 2 有更多的微妙性。是什么使得神秘的第三种理由起作用呢?

A:我们使对手放弃了按照他的胜率可占有的底池份额。在我们拿着 KQ 在 A 7 5 的翻牌面,如果对手拿着 JT,他的 6 张补牌仍有很高的概率能追到。我们迫使他放弃他的胜率所占有的底池份额是正确的(假如对手喜欢玩诈唬,而且我们的牌力足够去抓潜在的诈唬,这是一种可以不去做下注的例外。在这个 A 7 5 的公共牌面,如果我们在翻牌圈随后看牌,对手很可能用他所有的空气牌看牌,用他所有的对子或更强的牌作下注。这样,对手不太可能去诈唬,而我们的牌也没有强到可以让我们去做抓诈唬者,因此我们不能随后看牌。更多关于这个概念的内容将在后面名为“摊牌理论”的章节提到。)

B: 死钱的利润要多于我们跟注并输钱的时候的损失额。我在一张高注额游戏桌与一个非常著名的、极端松凶的叫做 Cole 的玩家一起游戏。他在 CO 位置是深筹码,他被按钮玩家反击。Cole 加注,按钮玩家 3bet,他 4 bet,按钮玩家 5bet,他全压。按钮玩家弃牌,Cole亮出了 T9o。Cole 很明显不是为了价值加注到全压(他很难会被 9 大底牌跟注)。他也不能确信让任何比他好的牌放弃,因为 Cole 是有名的松凶风格--没有人会让任何好牌对 Cole 弃牌。但他仍然加注。为什么?在按钮玩家 5bet 之后,底池已有大量的死钱。 Cole 只需要按钮玩家有一个相对较小的弃牌率就可以让全压是正确的玩法。

随着游戏更加具有攻击性,更多的玩家会去玩诈唬,用软弱的牌往底池投入资金。那等同于底池有更多的死钱存在。在小额注游戏中,持续下注可能是下注理由 3 的延伸(像 KQ 在一个 A 7 5 的公共牌面)。这是因为人们很少会脱离正常玩法去游戏一手没什么牌力的牌。在高额注游戏中有更多激进的游戏桌,如果你想盈利,你需要利用死钱。

此外,理由 3 极少(可能永远不用)是下注的主要原因。经常它是作为下注理由1 和 2的附带理由。例如,假设说在一个 T84K的公共牌面,我们有坚果同花听牌,我们决定转牌圈下注。哦,我们因为理由 2 而下注,希望对手放弃一手像 JT 或 A8 的底牌。他可能有比我们差的牌,例如一手更差的同花听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想让他总是弃牌。但是,事实上底池有死钱,我们可能让他放弃一手像 JT 这样的牌意味着对手放弃一手更差的牌对我们而言并不坏。另一个例子可能是我们拿着 KT,公共牌是 T65J的情况。下注可能也有点轻微的太弱(too thin)的味道(关于这一观点在本部分的名为“下注尺度与弱价值”的章节会有详细解释)。

不过,迫使他放弃顺子听牌,同花听牌和随机 float 跟注对我们来说很好,特别是如果我们认为自己要是看牌,对手通常会拿到一张免费牌的情况。通常,死钱补偿了理由 1 或 2 的软弱。

例如,当底池是 50BB,做一个诈唬可能太弱(例如,对手跟注我们太频繁)。但是,如果底池是 100BB,做一个诈唬有更多的价值,因为你可以赚更多的死钱。类似的,在一个小底池做一个小价值下注可能太弱,但是在大底池,死钱会弥补我们的损失。在这种意义上,我们总是因为理由 1 和 2 去下注,但理由 3 也总是会卷入。即使是我们在翻前加注,我们要么加注作为一种诈唬,要么加注为了价值,但我们的加注有死钱的回报--这里的死钱我们叫做“盲注”。

那么保护怎么样?它不是下注的理由吗?

回答是“不---保护是下注的结果”。假设说我们的底牌是红色 QQ(红桃 Q 和方块 Q),公共牌是 QT9,我们为了价值做下注 --有很多比我们差的牌会跟注或是加注我们。事实上,我们在向听牌收费,“保护”的作用也很好,但“保护”很少是我们下注的原始出发点。现在,假设说公共牌是 Q93我们拿着 66。我们可以在这里下注赢得死钱,但我们很少是在做“保护”。大多数的听牌要么对抗我们是五五开的胜率,要么有明显的优势(你可以设想 AJ)。

这个例子的含义是:当我们拿着 3 条 Q,我们的牌需要保护,但它首先需要的是价值。当我们拿着一对 6,因为它不是很强,所以我们的牌真的不需要保护。我们所拿到的仅是一对 6 而已。

但 AJ明显优于我们时,保护我们的牌不受 AJ的伤害看起来很傻。相反,我们可能在 Q93的公共牌面用 66 下注作为一种弱诈唬(对抗像 77 或 88 这样的牌)或是为了弱价值(对抗一手像 A4这样的牌),但主要是为了对抗像 AT这样在翻牌时有 6 张补牌的底牌,赢走死钱。

把信息作为下注的理由怎么样?假设说在 Q T 5 杂花公共牌,我们拿着 QJ 对抗一名非常松而被动的玩家。我们为了价值做下注。如果他跟注,我们的牌很可能是最好的,我们可以继续为了价值做下注。如果他加注,我们获得了信息:我们的牌落后于他的范围,我们应该弃牌。

但是,即使那种情况发生,下注仍然是正确的。因为它是为了价值。为了信息做下注真正会产生问题的情况是:当我们拿着一手像 KK 的牌在 A 2 2 的公共牌下注。嗯,每次我们在落后时都被跟注,这样,我们输走了一些钱(后面会有很多讨论)。每次他弃牌,我们领先,他玩得相当完美。假如他不犯任何错误,我们赚不到任何钱。如果我们不是为了 3 种下注理由之一去下注,而是为了信息去下注,我们通常会拿着好牌孤立自己,而向对手的差牌放弃。简而言之,我们在犯错误而对手不会,这很糟糕。

但是,让我们再次考虑 A 2 2 公共牌拿着 KK 的例子。让我们用两种假定做为起始条件:1)如果我们下注,对手永远不会用比我们差的跟注。2)如果我们看牌,对手永远不会诈唬。在这个例子中,下注试图赢走死钱可能仍是正确的玩法。假设说对手拿着一手像 44 的牌。如果当我们看牌,他永远不诈唬。我们给他无限的机会去击中他的 4。因此,我们下注让 44 弃牌是一种好办法,因为我们使得他放弃了他的胜率能占有的底池份额(这个底池他只有做加注时才会投入资金)。很明显,这两个假定永远不会那么真实----有时我们可以用 KK 在一个 A 2 2 的公共牌面作为价值下注对抗小对子,有时如果我们看牌,对手会像疯子一样去诈唬。但是,我们需要保持赢走死钱的意识,因为它适用于这些情况。

结语:现在我们有三个下注的理由。分别是为了让差牌跟注,为了让好牌弃牌,为了赢得死钱。任何时候你打算下注,问问自己“为什么我要下注?”一旦你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有三种答案,扑克会变得很好理解。

德州约局——与好友一起玩德州扑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