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往昔,恰同学少年(2016)

【整理旧文字,记于15年6月某日】

DSC09595.jpg

在寿光待了四五天,家里的活攒了很多;前天从寿光撤回来,赶紧忙活。

手机铃响,来电话了,一看来电人姓名,心里一热,问罪的来了。
知道微信上留下了寿光的痕迹,问罪是早晚的事情,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赶紧接起来。
果不其然,某某某,你也太不像话了吧,在俺家门口转悠了四五天,也不联系一下……

赶紧承认错误,赔礼道歉;你来我往,张三李四,芝麻谷子,聊了近半个小时。
放下电话,勾起很多往事。

来电话的,是一位高中女同学。
今年初一,我们班刚聚过一次;见到了很多女同学,当然,还有更多的男同学,和老师。
有几个女同学是毕业后第一次相见,三十年一次,有点小激动,晚上喝了不少。

其实,高中三年,男女同学,基本上就没说过话。
记得因为个子矮小,有幸和某女同学同位一年,很丢脸的事情,就是在课桌上划出一条楚河汉界,提醒对方不越雷池。
这就是当年同桌的故事。

不知是男女授受不亲传统观念作祟,还是自惭形秽,对女神们敬而远之;物质匮乏的年代,发育自然迟缓,压根没想过男女之事。
若干年后,与一位女同学开玩笑,说很后悔花堪折时没有折,花落他家;女同学愤愤然,说咱班你们几个男同学,整天昂头挺胸,鼻孔朝天,目不斜视,旁若无人……
什么形象。

当年没有多少话的同学们,每次见面,都有说不完的话,自己记不起的糗事都被一一翻出,一次又一次的挫骨扬灰。
高中情景,不断回放,历历在目。
但每次,总有几位,没见到。
此事,也是古难全。

寿光这位,电话里说,毕业后,就没见过。
确实,三十年,没见了。
她是潍坊城区以外离得最近的一位同学,却也是少有的几位没见过同学之一。
初一聚会,给她打过电话,告知需要回河北过年,聚不了,听得出电话那头的遗憾。
这头也是遗憾。
她参与过几次同学聚会,我却因为种种原因,没去。

每年都到寿光多次,却也是公私俗务缠身,没腾出空来见一面。
这次在寿光待的时间相对久一些,但自由支配的时间也只是一早一晚,也就没想打扰。

三十年没见,印象还停留在当年,话不多,对谁都很客气,学习很努力,更安静一些,其他和其他女同学差不多。
一个线条很粗的轮廓。

赔罪之余,赶紧承诺,近期约上潍坊几位,一起去趟寿光,去看看她。
其实,潍坊几位,除了外地来同学,和回青州参加同学聚会,也很少聚。
忙吗,忙;真那么忙吗,其实也没那么忙。

前几天看过一篇为什么上大学的文章,罗列了七八九十。
感觉不必那么复杂,一是学点东西,二是认识一帮同学和老师,两点,足矣。
上面反对老乡会,反对同学会,感觉很应该。
那种同学,什么培训班、党校、进修之类的,其实是变异,谈不上同学;那些同学会,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一切不以……为目的的……都是……,但真正的同学,确实没有任何目的,纯天然,真绿色。

同学老师,一起相伴的日子,是我们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同学老师,想想,是我们最亲的人。
抽时间,约一下,聚聚,拉拉。
尽管,见与不见,都在心里。

DSC09326.jpg
DSC09327.jpg
DSC09449.jpg
DSC09331.jpg
DSC09335.jpg
DSC09336.jpg
DSC09340.jpg
DSC09341.jpg
DSC09348.jpg
DSC09350.jpg
DSC09356.jpg
DSC09361.jpg
DSC09365.jpg
DSC09367.jpg
DSC09370.jpg
DSC09371.jpg
DSC09416.jpg
DSC09426.jpg
DSC09430.jpg
DSC09448.jp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难忘年少好时光, 稚气未脱求学忙, 韵音朗朗声入耳, 慧眼明眸映心上。 春风和煦拂面庞, 流水潺潺祝远航, 师恩似...
    冰清玉洁2017阅读 39评论 0 4
  • 一晃,就是二十年。 毕业,已是二十年。 看昔日旧照,寻往日少年。 二十多个人的小班,大家四海为家,远的到了澳洲,近...
    心中拥有太阳阅读 175评论 0 0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5,887评论 123 221
  • 吕克·图伊曼斯 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1958年生于比利时莫特赛尔 图伊曼斯并非是一个单一主题...
    付老师艺术讲堂阅读 7评论 0 0
  • 十三日,天稍和暖,出门游。见小径旁朽木皆不见,已入火堆成烟灰,忽有叹焉! 朽木赋 朽木寒冬更自悲, 雪飞涕...
    天马行空云飞扬阅读 4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