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钟离双帝

  “军师,军师,快,我方战斗即将落败,请指示。”这是公元25年,四处战乱,帝国与阴国开战,帝国处于下风。此时,两位绝世女子正在指挥战斗,你没有看错,军师是两位女子,两名好闺蜜。来到军团,一切随军性,所以,两人的名字是帝纱和帝稀。可是战争总是无情的,总是死伤无数,就在两名女子指挥战斗时,十多来颗子弹朝两人扫射来,两位女子即使身法再高,也无法躲避这弹雨,最终,两名军师战败。

  临死前,两名女子的手紧紧相牵,她们齐说:“今世我俩为国而活,来世我俩为自己,为对方而活,今生来世永是姐妹!”

  哎呀,好刺眼!我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看到阳光?帝纱正在心里嘀咕时,猛然发现自己正和一位绝色女子扭打在一起!帝纱吓了一跳,急忙缩回手,“帝纱?”“帝稀?”,此时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同时叫出了对方的名字,正当她们俩想一起去叙旧时,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突然涌入。

  原来这里是钟离国,皇帝名为钟离天。一代明君,长得英俊无比,是众多姑娘的梦中情人,加上有武则天的开头,众多女性既想嫁给皇,又想当皇帝,于是年年选秀人多的跟啥似的。结果一千万个人,只选十个人入宫。几率10万分之一,十分难得,可结果呢?千巧万巧帝纱和帝稀穿越到的这两人,偏偏因为和皇上一个姓,却不是皇族人,于是乎,在皇上剧烈的好奇心下,把这两个人给选了。(其实重点还是原身貌美。)而且她们能认出对方,也是因为对方的容貌竟然跟她们的前世一样。

  你瞧,这两人此时正在马车里,准备入宫,但是两人关系本就不好,所以一到这马车里面就立刻扭打起来,看对方不爽。扭打在一起时,心里还想着,我一定要把对方打死,这样子她就不能跟我争宠了,虽然她们两个是亲姐妹,但是,关系搞得好像仇人一样,打着打着还真把自己方打死了,帝纱和帝稀就趁虚而入啦!

  不过……两个人的关系不好?帝纱帝稀对看一眼,都感到一阵无语。因为从今天起,这则谣言不会再出现了。

  这时马车已到了钟离国最繁华的大街——暗离街。“姐,我们下去看看吧。”帝纱对帝稀说“嗯”帝纱答应后,眼里闪过一丝暗芒,竟然有人跟踪我们!帝纱和帝稀虽同为军师,可是帝纱的智商才能都比帝稀好,因此,远处隐藏的杀机帝纱发现了,帝稀却毫无知觉。帝稀,前世我们一起死,今生,我愿你活,而我,就代你死吧。帝纱在心里暗下决定。帝稀看帝纱心不在焉,不禁问“纱?”,帝纱回过神来:“何事?”“你没事吧?”帝纱摇摇头说:“没。”这时,她感到那股子杀气越来越近了,糟了!“稀,我看到一个很好玩的东西,我先过去了。”“恩,小心点。”帝稀不疑有他,见帝稀没有怀疑,纱暗自松了一口气,急忙向远处飞奔而去。

  纱心里有点担忧:万一那些人没追过来怎么办?但是这的确是帝纱多疑了,那些人真的朝着纱这边赶来,完全无视了帝稀。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他们为何要追我?正当纱跑到一个偏僻的神庙前,嘴里嘀咕着的时候,那些人已经追上来了。“你们为何要追我?”帝纱前世当军师时那临危不乱的指挥战斗的气势再次爆发,黑衣人的头头冷笑一声,声音嘶哑的说:“把东西交出来,哦,还有你的命。”“东西?我没有你们要的东西,还有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何要我命?”“主子的事情我们照办就是,我们无权过问,你也无权过问。黑衣人头头说完,一声下令,所有黑衣人对着纱就出了杀招。

  “去死吧!“黑衣人一个手刀劈了过来,虽然他们腰间挂着刀,可明显是不屑于用刀了,因为在他们眼里,纱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呵呵”一声冷笑,从纱嘴里溢出,即使纱前世是军师,可作战能力并不比她们曾经的大将军差。当纱一次又一次使用轻功躲过那些飞来的手刃时,黑衣人终于按捺不住火气,通通抽出了刀,朝着纱刺过来。这么大的刀雨,纱躲得了前面的,也无法躲过后面的,“啊!”一刀穿出了纱的肩膀,实力的悬殊让纱彻底绝望:难道我刚重生就要死了吗?稀,再见了,好好活着!

  就当纱准备和黑衣人同归于尽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你们也真是不要脸,对一个女子出手如此狠辣,真不是男人。”声音很好听,如清泉般悦耳。沙刷的看过去,呃……看完之后帝纱的小心脏受不了了,这人咋长这么帅?太可恶了!我的自尊!纱心里大喊,但接着,更让纱受到1万点伤害的是…这莫名出现的男人,三下五除二把黑衣人给挂了,哦,no,我的世界观啊!那边的男子看帝纱一脸生无可恋,不禁抽了抽嘴角,我似乎给人家太大打击了!可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就见纱一脸斗智昂扬。嗯,这女人咋长得好看,头脑貌似有问题呢?如果纱知道了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男人又莫名其妙的骂她,估计会跳起来一个巴掌带一句粗话全部丢给那个人呢。我只是觉得人和人差距太大,我得好好调理一下这副身体而已。这副身体因为是个千金大小姐,娇生惯养得很,体力非常不好,刚刚才没打多久就感到了疲倦。唉,想到这,莎叹了口气,我有再多的功夫也用不上啊!一定要好好好的锻炼!看到对面那男人依旧一脸诧异,纱冲他吼了一句:“看什么看?再看到挖了你的眼珠子!我这叫化悲伤为动力,哼。”说完就走了,男子低笑一声说了句“真有趣”也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