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只是为了好玩》 ——Linux之父林纳斯自传

文/Comma.H

偶然间发现Linux之父林纳斯自传《只是为了好玩》这本书,其实我更喜欢原著英文名《Just for fun》翻译成《一生只为寻欢笑》,这样显得更有诗意和富有传奇色彩。如果读者本身不具备相关的计算机软件常识,没有相关的计算机背景,或者不是计算机爱好者,想要读懂这本书的细枝末节是很困难的,而我正好是Linux的狂热爱好者。

带着对Linus的崇敬,我花了整整一个晚上读完。读完之后相当的震撼与回味无穷,不时地回页翻看,企图从中挖掘出更多有关Linux之父Linus的有趣的东西。

当读完这本自传,企图用一句话来总结Linux的魅力和Linus的传奇是愚蠢的。

一、关于对林纳斯·托瓦兹本人的评价

引用时代周刊对Linus的评价:

“有些人生来就注定能领导几百万人,有些人生来就注定能写出翻天覆地的软件。但只有一个人都能做到:托瓦兹。”

他是一名伟大的程序员,少年成名,崇尚自由,一生只为寻欢笑。当大家都以为这个天才开创Linux系统已走上人生巅峰时,然而他并未停止前进的步伐,在2005年他又开发出分布式版本控制系统Git,鼎鼎大名的Github就是基于Git构建的。无论是Linux还是Git,得一者即可得天下,结果这家伙以一己之力发起两个项目,而且都是主力开发人员。最终的结果是,成全了程序员,陶冶了用户,推动了科技的发展。正如林纳斯所言:My name is Linus, and I am your God.”诚然,Linus不愧是程序员的程序员。

Linus憎恶分明,经常口不择言,比如他对C++评价道:“C++是一门糟糕的语言,而且有一群不合格的程序员在用C++,他们让它变得更糟糕了。”他对自己两个项目的命名的解释是:“我是一个自大的混蛋,我所有的项目都以我的名字来命名。开始是Linux,然后是Git(英国俚语,饭桶的意思)。”林纳斯说过一句话: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他一直用自己的编程人生来诠释这句话。

二、关于开源运动

“突然间,到处都是微软的产品,被蝗虫入境似的。我并不是说蝗虫是坏蛋,我喜欢所有的动物和昆虫。”

Linus如此表达对微软的看法。Linus说过,开放Linux源代码是他这一生最正确的做法。他单枪匹马写出Linux内核,而且做出开源的决定,把Linux放到互联网上,允许那些希望使用和改进的人们根据开源协议修改和提交代码。这两点对互联网的影响极其深远,也许连Linus也没想到,当时这个小小的决定,经过时间和空间的放大,十几年后形成一股互联网巨浪,推动软件的开源。

到了今天,开源运动蓬勃发展不可阻挡,即使是曾经不可一世的微软不得不做出开放相关源代码的决定,另外做出拥抱Linux的决定。曾经视Linux为对手的微软,不能消灭对手,最终选择了拥抱,打出“Microsoft Love Linux”的旗号。且不说微软此举的动机如何,至少微软也向开源低头了,这也算是开源运动重大的胜利。

三、关于财富和成名

Linus对待财富的态度就是“视金钱如粪土”,这种态度让人觉得可怕。很多程序员创业成功后,自以为功成身退,扔掉代码和编译器,然后潇洒地享受生活、自我逍遥去了。凭借Linux,Linus可以获取巨大的财富,甚至建立起媲美微软、苹果的软件商业帝国,然而他并没有如此做,这种境界,非常人可比。

当时,许多商人和公司通过Linux及其相关技术获取了巨额财富,对此Linus不为所动,他的态度是:和我有毛关系,并且他承诺不加入任何一家Linux相关的商业公司。Red Hat公司凭借Linux而成名,Red Hat为了表示感谢Linus的卓越贡献,为他提供一些期权,Linus直接回拒。在Red Hat的多次盛意解说下,Linus才勉为其难地表示:“唔这样啊,那就放这把。”后来Red Hat上市后,这笔期权让Linus收获了一笔巨额财富。对于期权也可以是钱,Linus的笑称:“我是最幸运的家伙。”事实上Linus从来没想过Linux能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他的初衷只是为了自己方便,写了一个操作系统内核并想借此获得一点回报而已。

时至今日,微软和苹果牢牢把守着桌面操作系统,然而Linux在服务器操作系统上面大放异彩的同时,在桌面操作系统上也占有一定份额。君不见Ubuntu、Fedora、Debian等发行版在桌面这一块也闯出了名堂,如今没人敢轻视Linux桌面,虽然Linux的核心在于命令行的艺术。相信林纳斯不会只满足于Linux和Git,我们甚至可以期待林纳斯下一个颠覆时代的作品。

致敬伟大的传奇,Linux之父Linus Torvalds!同时也希望有更多的人本着“只是为了好玩”的心态去试试接触开源的Linux,感受命令行的艺术。你会发现,原来Linux真的很好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