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那个举报韩红基金会的“微博大V”司马3忌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慕容雪村

1.

疫情就像一面照妖镜,是人是魔,一览无余。

有的人身披盔甲冲在前线,奋战的背影尽显英雄本色。有的人却像阴沟里的老鼠一般,满身的泥垢也难掩他丑恶的嘴脸。

上周,韩红基金会被举报“不正当运作”一事,闹的满城风雨。

2月20日,北京市民政局经调查后公开通报,称“韩红基金会总体运作规范,但部分投资事宜公开不及时,在未取得公募资格前擅自进行公募。我局已要求其限期改正,依法规范运作。”

如此看来,韩红基金会真的“涉嫌违规”?

西门君并非法律人士,不敢妄加评论。但有一说一,翻开举报人“司马3忌”微博置顶的那些文章,其中频频提到的韩红“贪污巨款”的行为,有关部门并未找到任何佐证。

单从这个角度来说,韩红哪怕告司马侵犯名誉甚至诽谤都完全不为过。

那问题来了,为何韩红方从未给予过回应呢?

我想应该是如下两个原因。

首先,如果你了解韩红的性格和为人,就会知道,她真的是一个很real的人。

她做《中国梦之声》的时候,认出了装作流浪歌手的艺人,当场火冒三丈。一番diss后,怒斥其“滚出舞台”。

在做公益这件事上,她向来奉行的也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原则。

你要质疑我,请拿出证据。拿不出证据,我又何必理会你?自有律师会处理此事。

何为“real”?我理解的real,不是说你骂我,我为了自证清白就要回骂。而是我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真实的,所以没必要去费这个口舌。

其次,现在正是疫情的关键时期,孰重孰轻韩红心里拎的清。

基金会此时离不开韩红的总指挥,她本就分身乏术,哪有精力和跳梁小丑一般见识!?

2.

关于韩红和其做公益的来龙去脉的文章已经很多了,我不再赘述。西门君今天写这篇文章,主要是想撕开这位自诩“正义使者”的司马3忌的面具,给大家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司马3忌

司马3忌(后简称司马),原名杨宏伟,微博认证“知名互联网资讯博主”,互联网碰瓷达人,厚黑学专业精修者。

司马最早的碰瓷史,还得从12年的“韩寒VS方舟子”的大战说起。

当年,方舟子以种种“铁证”质疑韩寒代笔出书,后者果断推文反击。两者打的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彼时的司马虽然人到中年,但在营销人设上还是菜鸟一枚。一开始他是“挺韩派”的,撰写《方舟子放下你的鞭子吧》等文劝说方舟子停火。发现没什么人关注后,果断倒戈加入“倒韩派”。可尴尬的是,这些文章依旧反响平平。

此时,一位研究厚黑学的网友给其支招道:“你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比如主动拉拢方舟子和其他厌恶的韩寒的人。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

司马将信将疑的照做了,把倒韩的文章@尽了当时所有的名人一番。“皇天不负有心人”,结果还真的给他小火了一把。

当然,这种名气多是恶名。但司马并不care,他清楚在互联网时代,无名比恶名更可悲。

初次碰瓷尝到甜头之后,司马老贼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18年的时候,崔永元爆料称,司马3忌恶意造谣,无事生非,导致自己和家人不堪其扰。

如果仅仅是一段时间的骚扰就罢了,可问题是,崔老师居然被这货整整调(zhe)查(mo)了五年!

最后的结局,仍然是不了了之。不过经历数次“卓有成效”的碰瓷过后,司马确实吸引到了一票粉丝,同时㛑顺利申请到了微博认证。

按照互联网营销的逻辑,流量和名气有了,这时候就该割一波新鲜的韭菜了。

在14年左右,司马在网上发布了一则众筹拍片的消息,内容大意是“我将和团队搜寻各种证据,为大家剥开韩寒虚伪的真面目。但经费紧张,希望各种可以伸出援手。”

如果你以为卷到钱之后司马老贼会携款而逃,那你真是太嫩了。

他不仅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公众面前,而且还得意地放映了他的“巨作”《网络大事件:全民解构韩寒新概念》。

这部纪录片有多牛B呢?这么说吧,多年以后被誉为“幻灯片电影”的《逐梦演艺圈》,在司马大导的面前,简直就是弟弟。

因为......这尼玛根本就是幻灯片啊!!!

发现自己上当受骗的网友,果断私信司马退钱。结果毫无悬念——发现自己已被对方拉入了黑名单。

彼时法律对于众筹的约束还很模糊,何况人家确实也做了一部“电影”出来。司马老贼,就这么“逃过了一劫”。

篇幅所限,司马的斑斑劣迹,难以穷尽列举。

虽然一个人过去的所作所为,并不能作为判断他当举措的正确与否的依据。但我坚信,“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对于司马的道德品行,我个人是打一个问号的。

所以,当这位卑鄙小人跳出来质疑韩红和她的基金会的时候,我既感愤怒,又觉悲哀。

诚如一位公益爱好者所言:“干慈善,真的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你筹的钱越多,收到的质疑声也就越大。无论你干不干净,总有那么些人,会想着法子把你搞得不干净!”

3.

司马老贼最大的恶,不止在于他颠倒黑白,恶意造谣,更是在于他利用了人性最不堪的一面,频频把好人逼上绝路。

犹记得司马那篇《寻找韩红的方便面》“新鲜出炉”的时候,我周围有不少朋友也跟风质疑说:“韩红基金会筹到的钱也不是一笔小数目,身正不怕影子斜,查一查怎么了?”

在看似理性的逻辑下,其实暗藏着这个时代对好人的猜忌。

“为什么当所有人沉默的时候,ta却勇敢的站出来为众人谋福利?ta是不是别有私心?”

加缪在《鼠疫》里写过这么一句话:“如果缺乏理解,好心能造成和恶意同样大的伤害。”

韩红在决心做慈善的时候,本就承担了我们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当她最需要理解和关怀的时候,等来的,却是满满的质疑和猜忌.....

西门君在此呼吁,恳请新浪微博等平台,趁早封杀这个名为“司马3忌”的恶人。

如果只还被韩红一个清白,却放任司马3忌这种恶意的诬告者,那些充满爱心的公益人恐将不堪其辱,萌发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

最终,我们被破坏的不止是慈善事业,而是整个社会的诚信体系。

这次举报“乌龙”,明显是司马3忌想要放屁搞臭韩红。但这个屁,我们不该闻,也没必要闻。

因为闻惯了屁,我们就再也分辨不出芬芳了。

作者简介:西门君,前《跑男》一二季现场导演,目前就读浙大传播学在职研究生。公 众 号《西门君不吐槽》。关注我,毒鸡汤管够。商务合作请私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