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章

吴世勋啊。你殉过情吗?

韬像电影里的小阿飞一样,双肩向后挤,手肘搁在吧台上,形成一个很深的背窝。他装作迷蒙的亮亮的眼看向吴世勋。

没有。

吴世勋很喜欢他今天蜜糖般的浅棕色衬衫。卡其色的背带裤上有几个不经意的破洞,韬晃荡着裤腿,那过长的黑袜子就影影绰绰地闪现。

我好想殉情呀。阿勋,你陪我去吧。

不可以。

吴世勋看着韬试图闷头灌下的酒,仿佛是浇进自己的食道里,不适地灼烧着。

也许殉情也不错啊。

今天韬不知从哪儿来的钱,点酒点得痛快。世勋也乐得多陪一会儿。

韬却只是把头往后一仰,愣愣地瞧着大片的红光到达不了的阴影。

殉就算了,就情吧。

这话到底谁说的,两人都没个准数。是真的记不得了。他记得那天门口的猫咬着的鱼刺的形状,却想不起他们关系转变的第一句话。

真难办啊。

三天后黄子韬才来红旭。他怂兮兮地背个双肩包,眼眶红着,像是上了赭色的眼影。吴世勋再一仔细看,原来不是哭的,是揍的。

“我那天喝太多了,拿了存着的压岁钱,全给你了。”他生气似地撒娇,“好一顿打呢,你看看。”

吴世勋把他的手拉过来,很轻地捋上袖子,几条红痕弯折地贴在他的小臂上。吴世勋凑过去仔细瞧了瞧,实则是想闻闻他的伤是什么味道。

是温暖的血味而已。

“呼呼,痛痛飞走了。”

黄子韬惊慌地抽回手,又惊喜地把手伸过去。吴世勋很少像今天这样温柔亲近。

但吴世勋没有再轻轻吹黄子韬的伤口。他把袖子小心地拉下来,扣子扣好,说:“以后早点来,不收钱了。省得老挨打。”

“啊?”

“也别点酒,你喝不来。有奶茶和橙汁。”

“世勋?”

黄子韬四处张望着——他需要视线离开吴世勋一会儿——然后凑到世勋耳边,声音细小到刚好能辨认:“那天,算数吗?”

算呀。

吴世勋吻了他的耳廓。


后来他们就在后河的沙滩子上增进友谊。黄子韬说,这儿省事儿又凉快,增进完了,往海里一泡,上来捡了衣服就完事儿了。而且天气越来越热,常常是增进到一半的时候,黄子韬就哎呀呀地从吴世勋身上弹起来,两三步跳进水里,消停一会儿又湿答答地跑回来,扑棱棱把刚起身的吴世勋按倒,说,你身子太他妈烫了,我去冷静冷静再来。

有时候黄子韬说,今天老子唱累了,咱们不增进友谊,咱们殉情去。

所谓的殉情,就是脱个精光,找个海浪漫上来的界限,一齐躺下。一开始,白沫子能没到两人的脖颈。潮慢慢退了,就淹到胸、淹到腰,最后只是悄悄舔到细瘦的脚踝。他们几乎不动窝儿,也能在三十几度的恐怖天气里亲亲密密地搂成一团——灰白的波浪稳定地吸取着身上多余的热气。夕阳有时候很是赏脸,照在吴世勋脸上的余晖是暧昧温热的橘红色,把气氛弄得一片香艳可口。这时候也许黄子韬来了兴致,两人就又开始增进友谊。有时候又碰上泛善可陈的天气,他们就殉情到处于赤条条的沙滩上两条咸鱼的尴尬境地为止。

你就想,咱们是刚殉情完,浮尸被海浪冲上来,齐齐整整地码在这儿。电影里都这么演。黄子韬煞有其事地解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后来他们就在后河的沙滩子上增进友谊。黄子韬说,这儿省事儿又凉快,增进完了,往海里一泡,上来捡了衣服就完事儿了。而且...
    扫文研阅读 147评论 0 0
  • 皈依 作者 : 何 强 我的诗句 一文不值 乘上帝放假 自圆寂寥的皈依 長夜没有尽期 月亮你去哪里 思绪无章 想法...
    天邊的凝紅阅读 112评论 0 0
  • 睡得多不一定睡的好。 睡觉也是门学问。科学的睡觉方法要讲究睡眠周期。 人的睡眠周期分为:朦胧期、浅睡期、深睡期和快...
    羽扇纶巾_Q酱阅读 54评论 0 1
  • 一头干练的短发,一身黑色的休闲服,白白的皮肤,一米七左右的身高拖着清瘦的小脸。在计算机培训班见到她时的第一印象。 ...
    小棉袄_3d32阅读 95评论 0 0
  • 双指针 and 排序:
    剧情简介第一天阅读 5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