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闹工厂

时不我待,面试后第二天我就兴冲冲地去老黄的嘉海公司报到。

  我记得那天是2007年5月16日。

  和许多皮包公司一样,嘉海公司没有出口权,而是挂靠一家国有进出口公司,通过香港离岸账户收汇。

  办公地点在市中心一间60平米的写字楼里,主要产品是户外冲锋衣,运动鞋,业务来自美国和欧洲。

  公司连我一共才四个人。

  老黄快五十岁了,看上去却只有三十多,斯斯文文戴个眼镜,像个大学老师,他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公司共有8个客户,都是他在国企当销售科长的时候的老朋友。

  出纳沈茜,白净纤瘦的小姑娘,话不多,据说有个温州富二代男朋友。

  跟单胡磊,小眼睛八字眉鹰钩鼻,看上去精明能干,说话时总是怂着肩膀弯着腰,如果在抗战时期,他会不会…“嗨,太君!”我迅速脑补了画面…

  老黄让我先跟着胡磊学跟单。

  胡磊告诉我,我要是不来,他就打算辞职了,因为天天有干不完的活…女朋友没时间陪,闹着要分手。

  嘉海公司麻雀虽小,五脏不全,没有专门的单证和QC,跟单不得不身兼多职,不但要把每个订单从头盯到尾,还要同时做单证,跑工厂验货,忙得跟狗一样。

  胡磊很认真地带我,我也帮他分担了不少工作,白天去工厂,晚上加班做单证,业务能力突飞猛进,我很享受这种忙碌,可以忘记一切烦恼。

  自从做了外贸,以前经常上的天涯,猫扑都没兴趣了,偶尔上去逛一圈,觉得那些同龄人真的好闲,每天起码敲一万个字,楼能盖八百多层,抨击这个抨击那个,仿佛天明天就要塌了,有这时间拿来学习和赚钱不是更好?

  偶尔会梦到夏岚,好想冲上去抱住她,却发现她越来越远

  ……

  时间过得飞快,6月上旬某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的号码,电话那头一直没有说话,我只是隐约听到轻微的呼吸声,以为是谁打错了,并没放在心上。

  ……………………

  正当我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一场突发事件动摇了我的信心…

  当时加入WTO才没几年,国内很多鞋厂的质量意识很差,老板任人唯亲,管理一塌糊涂。

  公司有一个出口英国的订单,三千双运动鞋,放在郊县的龙马工厂生产。

  龙马厂是家小厂,管理混乱,我验货时发现大部分鞋做工粗糙,鞋底结合处胶水外溢,就像一坨坨黄色的鼻涕,这样的鞋老外根本不会接受,我马上将问题一条条记录下来,找到车间主任张虎,要求他立刻重做。

  张虎是个满脸横肉的壮汉,大金链子,两只胳膊左青龙右白虎。我暗想这老板怎么找了个流氓当主任,他吐了口痰:老子就这质量,不接受就滚

  草这特马什么垃圾主任,我火冒三丈,不跟他废话,马上冲到办公楼找到老板娘朱总,告诉她这样的质量我们公司绝不能接受。

  朱总是个胖乎乎的妇女,倒是爽快,把张虎喊到办公室,轻轻一挥手:“阿虎,按客户的意思挑一下吧。”老板发话,张虎只好答应,出去的时候狠狠瞪了我一眼。

  回到车间后我一直跟着张虎,直看到他安排人手挑次品才放心,张虎三五句话说完,就坐到一边凉快去了

  我和包装女工一起,干了一下午,挑出了五百多双次品鞋,工人告诉我,虎哥的工资和产量挂钩,为了冲产量,根本不把品质当回事,他以前是道上混的,打伤人坐过牢,如今仗着是老板的弟弟在厂里作威作福,没事喜欢摸女工屁股,大伙儿都敢怒不敢言,我听了直摇头…

  干到傍晚终于完工,一身疲惫的我离开厂区准备回家,走到车站才发现记事本拉在车间了,只好折返回去拿。

  不回去不要紧,一回到车间就看到张虎骂骂咧咧地指挥工人将次品鞋子重新包起来装箱

  我愤怒了,全身血气上涌,直接冲了过去,抄起一把剪刀,当着张虎的面把还没包的次品鞋一只只剪破。我知道这些次品一旦出去,后果是灾难性的,索性剪破一了百了,逼他们重做。

  忽然我眼前一黑,张虎的铁锤般的拳头重重地砸在我面门上,顿时眼冒金星,鼻血如注,还没等我站稳,又一拳挥了过来…

  幸好我机敏,顺势躲过,转身朝他的肚子狠狠踢了一脚,这家伙倒退几步,居然没倒

  我大学里是散打社团的,虽然业余,至少打架比普通人厉害,可是面对这种铁塔一般的壮汉,心里还是有点毛…

  ……………………

  后来我才知道,验货员剪鞋子是鞋厂大忌,次品鞋被工厂称为二等品,有专人低价来收,通过各种渠道消化,以前是发往四五线城市和农村,电商出现以后,次品成了抢手货,一开始通过淘宝,现在是拼多多。

  次品鞋5-10块钱一双,以前很多人靠倒腾次品赚到第一桶金

  ………………

  张虎的拳头如暴雨般袭来,为了保护要害,我扑上去紧紧抱住他,两条腿勾住他下半身,顺势将他绊倒,两个人滚在一起,由于抱得很紧,他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这时张虎的小弟,一群痞子瘪三扑了上来,将我生生扯开,一顿拳打脚踢

  脑袋上的一记重击让我意识渐渐模糊…然后感觉被人架到了一个什么地方

  ………………………

  睁开眼时,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黑漆漆的屋子里,到处蜘蛛网,应该是一个废弃的辅料仓库,我发现手机不见了,艰难地起身敲门,外面根本无人回应,这时感到一阵头晕,应该被打成轻微脑震荡了,无奈,一屁股坐在地上…

  大约过了一小时,门开了,站在我面前的是老板娘朱彩珍和她的小叔子张虎,墙上小灯亮了,照得两个人凶神恶煞。

  我起身,一脸正色道:“你们知道这是非法拘禁吗?”

  张虎哈哈大笑:“拘你吗比,你自己找死!”

  老板娘在旁边皮笑肉不笑:“小伙子,你不知道鞋厂的规矩吗,剪鞋子是大忌,犯了忌就要认罚!”

  我一惊,没想到这胖妇女也是狠角色,刚想开口,一个熟悉的身影闪了进来,怂着肩膀弯着腰,原来是我同事胡磊!

  胡磊是接到厂里的电话赶过来的,他掏出一包利群,抽出一根递给张虎:“朱总,虎哥消消气,我同事新来的不懂规矩,您大人有大量…”

  张虎接了烟,胡磊立马掏出打火机点上…

  一边点头哈腰赔不是,一边拉着我往外走。

  “不道歉不准走!”张虎铁塔一般的身躯挡在门口,吐了口烟,蛮横地看着我。

  我刚想骂回去,胡磊把我拉到一边低声说:“你一个打工的,别把自己搭进去,道个歉,这事儿我们回去再商量。”

  我心里窝火,被打成这样还要道歉,又一想,大丈夫能屈能伸,韩信还胯下之辱呢,先逃出去再说,只好硬着头皮说了句对不起。

  胖妇女把手机还给了我,张虎阴着脸,也不再为难,胡磊拉着我逃似的地离开了厂区,他的蓝色昌河北斗星就停在门口…

  天色已晚,两个人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也顾不上浑身疼痛了,我们找了家路边饭馆先填肚子。

  “阿磊,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感激地望着他。

  胡磊一摆手:“没那么夸张,他们找我来就是为了找个台阶,只是你今天的行为确实有点过了。”

  我瞪大眼睛:“我哪里错了,我们是他的客户,是上帝,他们质量有问题还弄虚作假,我不过是剪破几只鞋警告一下而已,差点被打成脑震荡!”

  胡磊点燃一根利群,悠悠道:“现在工厂才是爷爷,他们根本不缺订单,像样一点的厂都被大公司包了,小公司只能找垃圾工厂,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力气才跟龙马搞好关系吗,你这一闹,之前心血都白费了…”说罢叹了口气。

  听了这话我愤怒又愧疚:“对不起,我给公司惹了这么大麻烦,后面怎么办呢,这鞋子还做不做了?”

  “当然要做!还要保质保量出货!但是解铃还须系铃人,我让老黄出面帮你说个情,关键取决于你自己,你后面必须按我说的做,好好学着点!”

  “嗯嗯”我点头如捣蒜。

  “脑袋没事吧,脑震荡可大可小,要不去医院看看”

  “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一夜辗转难眠,我第一次感到江湖险恶,自己需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

  第二天到公司,我把来龙去脉和老黄说了一遍,看着我鼻青脸肿的样子,老黄气得嘴唇颤抖,眼角也湿润了,他拍拍我肩膀,迅速拨通了龙马厂老板娘电话。

  “喂,是彩珍妹妹吗?”老黄忽然变得异常温柔,笑容可掬,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昨天的事情是个误会,刚来的年轻人不懂规矩,我已经说过他了。”

  电话里的女人声音听起来还是不依不饶。

  “嗯嗯,好的好的好的,妹妹放心,哥哥知道该怎么做。”老黄点头如捣蒜…

  挂了电话,老黄语重心长地说道:“小风啊,你是好样的,你没做错,但对象错了,干工厂的那帮人素质都很差,跟他们是没法讲道理的。”说着从抽屉里点了2000块钱递给我:“如果学会了方法,其实也并不难打交道,这方面你得跟胡磊好好学学。”

  “这钱我不能要!”我慌忙摆手

  “不是给你的。”老黄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离开了办公室。

  这时胡磊凑了上来:“老黄已经把上面摆平了,下面就靠你啦。”说罢还狡黠的笑笑。

  我一脸懵逼:“你说怎么弄,做了他?”

  胡磊哭笑不得:“你想哪去了,我意思是握手言和,我给张虎打个电话,晚上我们请客,把话说开了就好了。”

  ………

  张虎很给胡磊面子,一口答应。

  晚上六点,朱生记的十人包厢里座无虚席,张虎带了3个小弟和4个衣着暴露的妖艳女子,小弟们纹着刺青的手时不时在女子身上游走,胡磊在旁边笑呵呵地给张虎和小弟们递烟。包厢里充斥着荷尔蒙和烟草的味道。

  这场景让我有点受不了,打算出去透透气。胡磊一把拉住我,给我使了个颜色。

  我无奈,只好按他教我的剧本演:“虎哥,之前多有得罪,您大人有大量,小弟自罚一瓶,说着我仰头咕咚咕咚把一瓶啤酒吹了。”

  “哈哈哈哈”张虎大笑:“小子,你连我也敢打,有胆识。”说完他也吹了一瓶

  “虎哥果然性情中人,小弟再敬各位兄弟。”说完我又和张虎手下连续吹了三瓶。”

  旁边胡磊看呆了,拼命和我使眼色。

  “没事的啤酒嘛,多去几趟厕所就可以了。”我喝到兴起。

  张虎也算爽快人,摆摆手道:“这位小兄弟也是性情中人,过去的事情咱们一笔勾销了,其实这事情嘛,哥也真是难做,厂里最重要的是规矩,你当众剪鞋子,那就是不给我面子,下面这么多人你让我脸往哪搁?”

  “虎哥你说的是,小弟明白了。”说着我给他递上一根烟,接着掏出打火机点火。

  “哈哈哈,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就是自己人了。”张虎搂着一个妖艳女子道。

  “虎哥,今天这么开心,一会去哪里耍耍?”一个小弟提议

  “桑拿吧,听说梦之湖新来几个重庆小娘们,正得很,两百块全套”另一小弟咯咯淫笑着

  我听了一头雾水,桑拿我去过啊,不就是蒸汽房么,能有什么花样?

  “小风你先把饭费给结了,准备赶第二场去。”胡磊在一旁催促我。

  ………………

  酒足饭饱,张虎打发走妖艳女子,我们一行6人,分别搭乘桑塔纳和昌河北斗星,来到梦之湖洗浴城。

  这家浴场规模不大,装修倒是比较华丽,门口站着几个穿着礼服的迎宾,见到张虎和小弟们光着膀子,纹着刺青,脸都吓白了,战战兢兢地鞠躬:欢迎光临,接着一位拿对讲机的小哥把我们领了进去。

  里面牛奶浴,中药浴,桑拿房应有尽有,7月中旬天气炎热,大家随便洗了一下,换了浴袍就来到休闲大厅。

  大厅灯光昏暗,我意识到有点不对劲,这时果然一群穿着齐B裙,浓妆艳抹看不清年龄的女子迎了上来:“大哥,放松一下呗…”

  张虎和几个小弟像点菜一样,每人选了一个女子,咚咚咚上楼去了。

  大厅里就剩我和胡磊两人,他今天也喝了不少,眯着眼睛打盹。

  空气燥热难受,这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待了,换好衣服,出去透气。

  到了外面,空气格外清新,这时手机响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我接起,和上次一样,没有应答,只有轻微的呼吸声,我喂了几声没反应,就把电话挂了。

  想了想,又仔细看那号码,是我以前工作的城市W市的号段…难道是夏岚打来的?我心头一阵激动,马上拨回去…

  响了几声后对方接通…双方都沉默了会,“夏岚,是你吗?”我问道。

  “小风哥哥好,我是孙小月…”那头传来一个略稚嫩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紧张。

  我突然想起来了,是我在W市认识的可怜女孩子,没了爸爸,妈妈被关在精神病院,她和奶奶相依为命。

  “原来是小月啊,最近好吗,哦对了,高考怎么样,打算报哪所学校?”我突然想起小月最近高考,我之前还鼓励她来着。

  电话那头的声音变得兴奋:“正想告诉你呢,我今天收到了南江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哇,重点大学!那真的要恭喜你了,以后我们就在同一个城市了。”我也很兴奋,南江大学是我们江南省最好的学校,全国排名前五,我发自内心替她高兴,相信她爸爸在天之灵也会很欣慰的!

  “小风哥哥谢谢你,高考结束后,李科长来我们家看望我和奶奶,他把事情都告诉我们了,你为了我们丢了工作,如果不是你剪掉了片子,我爸爸的事情就会上电视,我根本没法安心考试了…”说着小月在那头呜呜地哭了起来。

  “现在没事啦,你那么优秀,你爸爸一定会为你骄傲的…”

  “小风哥哥,我开学前准备在H市打暑假工,我想来看看你。”

  “嗯,好啊,等我空一点,请你吃饭,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对了,选了哪个专业?”

  “法律专业!我将来一定要为爸爸讨回公道!”小月的声音很坚定…

  ……………………

  讲完电话心情有点激动,我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又回到大厅,发现张虎和小弟们已经完事了,一堆人躺在沙发上胡侃,胡磊跟他们一块儿,聊得正起劲。

  “阿六今天神速啊…”胡磊笑道,同时给我使了个颜色,示意我去结账。

  “草,那个5号实在太骚了,不知道哪学的路数,弄得老子五分钟就缴枪了。”

  我转身去前台把帐结了,2000块钱除去吃饭桑拿,最后还找剩了35块…看来这老黄也是久经江湖啊…

  我心里越想越气,自己堂堂热血男儿一身正气,受这帮流氓的鸟气不说,还要陪着干这种勾当。

  ……

  第二天回到公司,我把情况和老黄说了,掏出35块钱和辞职报告,一起递给他。

  “黄总,这工作我没法干了,和流氓打交道,我的性格不适合。”

  老黄笑着说:“这就是社会,你要想成功,就必须先学会低头,想做自己可以,等你有实力了再说。”

  “可是…”我一时语塞

  “辞职报告先收起来吧,再回去好好想想。”

  ……

  当晚我约了好哥们杨潇去吃夜宵,点了一堆烧烤和啤酒,我把这操蛋工作狠狠吐槽了一番,顺便想听听他的意见。

  杨潇是我初中同学,183,长得有点像王力宏(之前提到的男神副总,我微博里有发过他照片)他从小就很受女生欢迎,但眼光高人又很正气,不肯将就,只谈过1次恋爱。

  杨潇当时是阿里国际站的销售,他告诉我,现实就是这么无奈…,他前几天做推销国际站的时候被老板娘看上,以签合同的名义被骗到酒店房间……

  居然还有这种事,当时只有23岁的我,三观尽毁…

  “老板娘长什么样?”我忍不住问道

  杨潇岔开话题:“小风你知道吗,这就是社会,处处存在不公平,我们既要坚守良知,也要学会隐忍和妥协,在夹缝中寻找机会,你只要想明白了这点,就一定能逆袭!”

  他把逆袭两个字说得特别重,听得我我心潮澎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