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你发来语音

以惯常的口吻

问候过我的起居

我懒洋洋地应答着

有时刻意把自己的牙齿

磨成细细的针

偶尔不经意地戳你一下

你沉默着不喊疼

只是轻轻叹息一声

我突然想起那年那天的北戴河

它微微的浪在宽宽的海面起伏

像极了你叹息里的音韵


那边的风声有点紧

你回去的路牌丢了

你说,什么时候请一天假

夜里开车来看我

再在夜里开回去

我说你来不了的

我们也出不去


突然觉得距离说远就远了

远到你的声音

变得从来没有过的

空旷与辽远

仿佛我是对着一个幻影讲话

仿佛我们爱着时

也只是一遍又一遍地

走在永远醒不来的梦里


在这个特殊时期

我是不是应该不再计较过往

是不是应该只专注于

你的一如既往的

温柔而体贴的关怀里

我是不是应该还可以告诉你

一切都没变

除了地理上的距离

除了时间的划痕

又在我的心头

划上了一条不能消退的印记

(上个月的文字,忘了是哪一天写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