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圈W1B】金钟刺槐

96
刺怀
0.1 2018.07.17 19:16* 字数 1272

跑完步,一身大汗,他前往附近的一个公园,那个公园以种类丰富的树木闻名。穿过小径,来到公园,他坐在走廊里的长木椅上,看着喷泉的水柱一上一下,年轻的妇人放任孩子在喷泉周围嬉戏玩耍。高大的七叶树形成天然的屏障,盖在没有顶子的木质走廊上,与其争夺顶子位置还有一颗槐树,同样高耸威武。它们枝叶交错,好像一对欢喜冤家。过了一会儿,那个妇人好像瞥到了什么,催促着孩子离开了这里,这时喷泉也停了下来。那时他感觉到,公园内仅存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和一个稀稀拉拉好像拖着什么东西的脚步声。

那个人怪极了,从那身行头就能看得出来:外面套着黄色女士羽绒服,里面穿着连体式泳衣,头上还挂着烂渔网,就像假发一样。那个人离他近了些,他才从披散的渔网假发间看清他的模样,那是张布满褶皱的脸,那些皱纹就像在丘陵地貌上的梯田一样,一层叠着一层。他觉得这个怪老头应该是个乞丐,很有自信。他向怪老头礼貌地微微点头,怪老头回敬他以相同的动作。

怪老头坐在喷泉的埃及米黄边缘上,一个不怎么潇洒的侧影,背部佝偻,右手抵着下巴,头向上倾斜,好像罗丹的思想者,只是不再低头沉思,而是望向前方。沿着他的视线望过去,那是一片围在小径南边的槐树林,香花槐和刺槐们伸长臂膀,相互挽着彼此,奋力生长就快要与天齐肩。它们虽然齐天高,却有着自下而上几乎没变化的腰围,细长的身子以刺槐尤为明显。一阵清秋拂过,七叶树上落下一片叶子,一页七片圆润油绿。叶子落下时,惊到了正在观察怪老头的他。他拾起那片叶子,再抬起头,看到了怪老头离开时滑稽的背影,那件羽绒服就像个黄色披风。

从那天后,每当他跑完步,总会来这个公园坐坐。他总觉得还能遇见怪老头。连续一个星期后,他们才再次会面,怪老头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望向那片槐树林。他对怪老头说他喜欢那些刺槐,没有解释为什么。怪老头好似雕像一动不动,瓮声瓮气地说:“看那些金钟花,耷拉着头,好看,你不觉得么?”

在小径北边,也是槐树林以北,一块很小的地方,种着几株金钟花。花很小,金黄色,花瓣聚拢压弯了花梗,那低垂的模样确实像古代的乐钟。小小的几株金钟花与高大细长的刺槐南北对望,像是娇羞的姑娘不敢抬头望自己的情郎,只能低眉垂眼;而她们的情郎一直挺着身子向天仰望,也许还带着点傲慢,总是不愿放下身段。忽然,他从沉迷中惊醒,回头望去,怪老头早已不见踪影。

那次是他与怪老头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他的工作变得繁忙,时间很紧,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去那个公园。时至雨季,雷雨交加,大雨滂沱后,土壤气息的清新让他怀念起那个公园,也让他想起那个怪老头以及金钟花与刺槐。他沿着湿漉漉的小径走,南边是槐树林,北边是大片的碧桃树与几小株金钟花。他发现原本一路通畅的小径上,不知何时立起一个三角木框。靠近来看,原本挺立的一颗刺槐树从腰身一折两段,恰好躺在那几株金钟花旁。金钟花散落一地,但还有一朵悬在叶梗上,挂着一滴雨珠晶莹透亮。


以上虚构成分较多,算是一篇小小说,但也有些许真实,仅供怀念那充满奇想的大学生活。或许是为了纪念,我把自己的网名改为“金钟刺槐”,虽然用了不算长的时间,但每逢想起,总能让我回味无穷。

写作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