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三【TV版】同人续集【2】

仙三续集【2】

图片发自简书App


     “呃......”景天一时语塞,“就......就是我和猪婆吵架了,我......我要忘掉这个讨厌的女人。”

     “景兄弟只怕是在说笑罢?”长卿浅笑。

     “才不是!我是认真的。”

     “若真是如此,还请恕长卿无可奉告。”长卿抱拳站起,“虽说我等乃修道之人,理应四大皆空、六根清净,但并非是断绝人的情感,'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的道理长卿还是懂的。何况景兄弟同长卿情同手足,长卿断不会让景兄弟做出让他将来后悔之事。”

     “什么和什么啊?”景天挠挠头,而后把手搭在徐长卿的肩上冲他打哈哈,“你我既是兄弟,你这个时候呢就该助兄弟一把。白豆腐你要是这样可不仗义啊!”

     “事情另有其因,对否?”徐长卿扭头看着景天,眼神好似一汪清泉,能让一切都变得澄清,“正因我俩交情甚笃,长卿才能知晓景兄弟的性子,才能断定景兄弟断然不会因为区区一次吵架便会想要忘掉心爱的雪见姑娘。长卿不知景兄弟有何苦衷。景兄弟不妨一诉,长卿定会竭力相助。”

     景天低头,眼神扑朔迷离。不难看出他此时正在不断地思考、斟酌。

     “人生苦短。若是把人生比作一条蜿蜒小径,那么每当你侧身回望之时,无论是绚烂的万紫千红,还是扎手的荆棘藤蔓,岂不都是弥足珍贵的回忆吗?还望景兄弟三思。”

     景天听了,不禁颔首,“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我还是希望,她能够忘掉我,不要为我所负。”

     “景兄弟所言之人可是雪见姑娘?”长卿预感不妙,急切地问道,“可否告诉长卿最近发生了何事?”

     景天无奈,只好将实情一五一十地告诉长卿。当然,他还是撒了一个谎,他说徐长卿的命是五大长老的护心莲所救。

     “事情就是这样。”景天黯然,“我。。。可能没有多久时间了,我希望猪婆能忘了我,找到更好的如意郎君,譬如云霆。”

     “原来如此。”徐长卿听后也不禁长嗟一声:他又如何不想救景天,无奈这是六界轮回所趋,结局早已尘埃落定,他也无能为力。“景兄弟,我......”

     “告诉我吧!”景天突然“扑通”一声,竟跪了下来!“我这辈子从未如此求过任何人,然而今非昔比,我只想让猪婆能继续幸福快乐下去!”

     “唉!快起来。”徐长卿见状,忙想把景天扶起,谁知景天竟不依不饶,徐长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愣是没拉起来。

     “还请白豆腐成全!”景天的眼中充满了倔强,仿佛即便是骐骥十匹也无法撼动。徐长卿没有办法,只得答应。景天这才起身抱拳,“多谢白豆腐了。”

     “山脚有忘情湖,若将湖水予一人饮,所饮之人将会全然忘记取水之人。”徐长卿道,“想当初,我和紫萱,便是在那双双饮下忘情湖水,从此行同陌路。”

     “那为何白豆腐你还记得?”

     “我未能饮下去。”长卿苦笑,“我又怎舍得忘记我二人的感情。一世情已足以回味一生,何况是三世情缘。”

“那你可知晓紫萱嫂子如今怎样?”

“女娲后人但凡生儿育女,便会开始衰老。若不取六界生灵之心为食,便无法再驻青春。然而,紫萱作为女娲后人,又怎舍得再去涂炭生灵呢......”

言毕,二人皆不语,沉默了许久。

“好了,且不说这个了。”徐长卿拍了拍景天的肩,“为了天下苍生不惜自身性命,景兄弟真无愧为英雄。若你执意如此,我不会再加以阻拦。我徐长卿,一辈子都会记得有你这样的兄弟。”

景天听后,眼眶不禁一热。他紧紧地抱住徐长卿,哽咽道:“嗯......我也不舍得你们,但,我亦不后悔当初的决定......”

徐长卿亦是眼角泛红:“景兄弟......”

忘情湖畔。

同徐长卿道别后,景天的内心也释然了:他最好的兄弟能够坦然地接受这一切,并且给予他支持,这便足够了。

的确,若求得一友,既可同生死、共患难,亦可在汝艰难之时予以鼓励,试问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他取出袋中的杯壶,放入湖内,看着湖水缓缓流入,他的内心,此刻也明净了不少。

壶既已满,景天取出杯壶,封好盖子,又感觉到有阵阵江风拂过,甚是舒服。

“即便时日无多,我也要乐得自在,让我最后的人生有滋有味,而不是沉浸在死亡的悲伤中!”景天握紧了拳头,御剑启程。

望着那渐渐变小的剑影,长卿虽脸带微笑,但却眼神哀哀:“景兄弟,看这大好江山,看这国泰民安,看这太平盛世。这里的一切都如你所愿。惟愿你能一路走好。”

渝州。

“哟,可算是回来了,本女侠可差点就等不及要去另寻新欢了......”雪见见景天回来,免不了一顿唇枪舌剑。

景天一边同她争吵,一边取出杯壶,准备倒入雪见杯内。

可,就在要倾倒的一刹那,景天方才发现,自己的手正颤得厉害,倒水不成不说,还差点把杯壶打翻了。

原来,他根本下不了手。

“罢,今日不成,改日再说吧。反正白豆腐说了,这水受神灵之力,可存万年不坏。”景天于是收好杯壶,把它小心地放在自己房内,之后便继续同雪见耍嘴皮子去了......

之后好一段时间,日子都过得风平浪静,二人每天打打闹闹,也为曾经冷清了一阵子的永安当平添了几分热闹。

不知不觉的,冬天便来临了。这不,光秃秃的树枝上本隐约还有几片树叶,今儿也被骤寒的大风吹落了;平日里叫卖的人,今儿也少了很多,使得整个渝州城安静了不少。夏日的生气与热闹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则是凄凉与寂寥。

望着窗外的光景,景天隐隐有种感觉:自己可能真的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他便觉一阵眩晕——这次较之前更为严重,他调息过后不但未能明显好转,反而发现全身无力。大脑越来越沉重,渐渐地,景天的意识变得模糊,他刚想扶墙站起,不想一个没站稳,便软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