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故事——Love

警告:图文严重不符


1

没想到那天是我最后一次和昆吃饭。

放学后,昆和他的女朋友晴把我拦在教室门口。

“元,去我家吃饭,今天我生日!”昆笑着说。

他一笑,嘴就歪了。

作为他最好的朋友,我毫不犹豫地点头。


昆和晴手挽手走在前面,晴不时发出笑声,她纤细的背影在夕阳下散发着柔光。

“不会觉得孤单吧!”晴突然扭头望着我。

我的脸迎着阳光露出了笑容。

一进昆家,我便闻到了熟悉的菜香味。昆的母亲已经张罗了一桌好菜,饭桌中央还摆着一个大蛋糕。

“回来得正好,快,洗洗手就开饭!”昆的母亲热情地招呼着。

自从我的母亲因病去世后,她就总是这么热情。

“别哭了,我妈就是你妈!”在我母亲的葬礼上,昆这样安慰我。

昆的父亲在他小学时便因车祸去世,是他母亲独自把他拉扯大的。昆愿意和我分享他仅存的母爱让我很感动,从此,我便常常去他家吃饭。

昆的母亲做菜的手艺比起我那因忙于工作而无心操持家务的父亲来说,简直好得太多。每次去昆家吃饭,总感觉像在过节。

昆的母亲点亮了蜡烛。

“许个愿吧!”昆的母亲说。

昆闭上双眼,烛光的暗影在他脸上默默晃动着,我想,他的愿望应该是和晴考上同一所大学吧。

昆吹灭了蜡烛,一开灯,便望着母亲神秘地说:“妈,猜我许的啥愿!”

她摇了摇头,开始切蛋糕。

“我希望妈早点给我找个新爸爸,”昆歪着嘴笑起来,“我看元的父亲不错哦!”

昆指了指我,他的母亲却笑着摇着头:

“老都老了,还找啥啊!”

单从美食上来讲,我是非常希望昆的母亲成为我的母亲的。

我一边大口吃着昆的母亲为我夹的菜,一边望着正给昆喂蛋糕的晴,突然感到一种永恒的幸福,就像此刻窗外的月光。

2

第二天上课时我才发觉了异样,昆的位置始终空着,而我印象中他从来没有过迟到。

晴不时扭头望着我,一双大眼睛透露着疑惑和不安。

突然,教室门被推开,不是昆,却是班主任,她的脸阴沉着:

“昆在家里出了点事,大家今天就先不要上课了!”

全班同学一头雾水地坐着校车到了昆的家。昆躺在一块木板上,像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他的母亲则跪在一旁低声哭泣。

同学们围着昆,惊讶地不敢说话。

这时,法医来了。他拉开昆的上衣,熟练地用手在昆的心脏和肚子上按压,就好像在检查设备。昆的肚子还是柔软的,也许还装着昨晚的生日晚餐。

那天早上,昆的母亲如往常一样早起外出锻炼身体,回家时闻到一股浓浓的煤气味,便发现昆倒在厨房地面上。

“签字!”法医的声音像尸体一样冰冷,他面无表情地把一张纸递到昆的母亲面前。

昆的母亲终于嚎啕大哭起来,那撕心裂肺的声音惊醒了大家,我扑了上去,把她从地上扶起。

“阿姨,你不要太难过,以后我就是你的儿子,你就是我的亲妈!!”

她的哭声却始终没有减弱,同学们围着尸体也开始哭起来,这时,咚的一声响起,晴晕倒在尸体旁。

我放下昆的母亲,扑向晴。

3

昆的母亲开始独自生活。

放学后,我把晴拦在教室门口。

“去昆家吗?”

晴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我想她大概是害怕睹物伤情吧,况且,她也没有义务去照顾昆的母亲,毕竟,承诺把她当作亲妈的,只是我。

在昆黑白遗像的注视下,我帮着昆妈把菜端上饭桌。吃着味道依旧的饭菜,我的眼眶有些湿润。昆妈坐在对面,埋头吃饭,一声不吭。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我打破了沉默。

昆妈叹了口气。

“水管。”

“啊?”

“水管漏水,帮我找人修修,我给你钱。”

我突然想起父亲,脑袋里出现父亲跪在地上换水管的画面,昆妈就站在一旁,脸上带着感激的微笑。

这个画面让我想去了父母。

“不要钱,呵呵,我应该做的。”


“呵,不要钱?!”

父亲冷笑一声,疲惫地倒在沙发上,他才上完夜班回家。

“自己的事还忙不完,你还有空管外人?”

“爸,你不想找老婆了吗?”

“想啊!”

“昆妈怎么样,她做饭很好吃!”

父亲笑了起来,掏出手机。

“你过来。”

父亲的手机上有一张陌生女人的照片,比起昆妈,更年轻,也更漂亮。

4

水管工换好水管后,昆妈硬把钱塞给了我。

高考临近了,去昆妈家的时间由一周一次,变为两周一次。

晴变得比以前更加专心致志的学习,也许,她想以此逃避失去昆的痛苦吧。

模拟考试成绩公布,晴名列前茅,我排在倒数。


“你想考什么大学?”

放学后,晴突然问我。

“大学?能上个本地大专就不错了,也方便照顾昆妈,你呢?”

“北京,上海的重点大学,我不想再呆在这了!”

晴背起书包,转身离去。

看着阳光下她纤细的背影,我突然意识到,也许再过几个月,我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她去了北京,去了上海,就像昆去了天堂,再也不会回来了。

本来要去看望昆妈的我垂着头回了家。夜里,我做了一个梦:

我的父亲娶了昆妈,晴终于爱上了我,昆依旧死于煤气中毒。

5

高考前的一个月,我没有再去看望昆妈。

“不用来了,好好看书,一定要考上大学。”昆妈是理解我的。

我像发了疯一样看书,妄想把高中三年欠下的功课在最后一个月里补回。

没人相信我,只有晴还在鼓励我。

“加油,不要放弃!”

她的话成为我唯一的动力。


最后一个月,如三年一样漫长,我精疲力竭地走进考场。

不出所料,晴考上了期望中的北京重点大学,我落榜了。

提着大包行李,我把晴送到了机场。

“不要放弃,我相信你!”

晴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拥抱。

6

一年后,我不仅考上了大学,还考上了北京的大学。

和昆妈告别时,我向她保证:

“我一定会回来的!”

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我独自走出北京机场。晴答应来接我,但现在,她还没有出现。

望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我突然想起了昆,我幻想着此刻是昆站在这里,翘首企盼着晴的到来。

我的嘴像昆那样笑歪了。

“元!”

我听到了晴的呼喊,看见她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手挽手走了过来。


大学毕业后,我在北京找了工作,买了房,成了家,又把退休的父亲接了过来。

大学毕业后,我再没见过晴,也再没见过昆妈。

他们和昆一样,在我脑中逐渐褪变为一张模糊的黑白照片。

(完)


喜欢请点赞,请关注作者,欢迎留言讨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