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4

白天还是晴朗温和的天气,晚上的时候风已经开始呼啸,熟悉的西北冬天,已经摆出了它该有的姿态。我匆匆的拉起衣领往回走,想起去年冬天在学校也有很大的风,德见回到宿舍一脸兴奋的说:风吹得又冷又累,感觉走的好辛苦。

我明白我爸为什么反对我辞职,因为如果我一直在这个公司做事,明年基本就稳定下来了,然后结婚就被提上日程。我也理解父母的心愿,可是我都不喜欢现在我的这个状态,那愿意和我这种状态结婚的人,得有多二?所以必须得拼一回,抛开所有人的看法,包括家长。

昨晚洗了一晚上衣服,今早出去吃个灌汤包一咬汤汁就溅了一羽绒服,还滴到裤子上。我在这家店吃过的灌汤包不下一百个,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俗话说人倒霉了鬼吹灯,放屁都砸脚后跟。回家换身衣服又开洗,感觉生活的真跟谁过不去了似的。

路上遇到小时候一个巷子的玩伴,长的高大威猛,好几年不见客气的我都不好意思,没记错的话上次见面应该是在2010年我刚知道被大学录取时出去遇见他。聊了聊生活打算,他说在家里坐等过年,过了再说。他邀请我去他家打麻将,我说有事,今年对于打麻将这事,我是真怂了,一来不好赌,二来今年走霉运压根就避而远之。

生活哪有那么多励志与反思,还是流水账多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