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23 不要相信他

96
灵夜狼 Dc6a37ba 53a2 44ca 8500 141fd8865905
2017.03.17 16:31* 字数 2567

目录

←22  死生有别

【外婆】DREAM

我对黑衣一无所知。他如全黑的幻影,自我入梦伊始莫名其妙来到我左右,一心一意伴随着我。他太优秀,如果没有其他目的,这样对待我简直是不合理的。他对梦场的了解要胜我许多,对我的了解也多得可怕。他总是回避我的问题。他是刘正立他们的目标,而我不是。

这是我总结出的有关他的全部信息。

我得到的结论是:他一定有不能告知我的秘密。

刘正立那边倒是直白,他们光明正大地摸儿子的底,现在又来逮黑衣,虽然面对我时显得很克制,但不介意伤我。我扒在天窗口,刘正立要爆我的头是轻而易举,可他分明在瞄车轱辘,那一脸认真的样子还真带着几分帅气。

我并没有向黑衣承诺我愿意保护他,可我对他的莫名感情令我忍不住接过那杆子枪。

正要证明自己有那么点作用的我忽然发现后方有只大白狗愈来愈近,舌头甩在外头滴着口水,狂奔起来震得地面发出闷响——说这也不夸张,这家伙肩高堪比双层巴士,一看就是只有幻想才能制造出的存在。起初我只觉得它那模样很眼熟,原型应该是常见串串狗,仔细一看,它左眼上方那疤痕跟外婆的小狗完全一样……这不是巧合!更大的疑点在于,这狗是“忽然间”接近的,我们走的乡镇公路直得很,按理说我们老远就能注意到它,可当我意识到它的存在时,它离我们不过百米。

直升机转过九十度,刘正立那边一串枪击声响起,它的身子多处受伤,白色长毛瞬间为鲜血所染,怒骂一声扑向直升机。驾驶员不傻,连忙回避开去,直升机门因此呈一定角度朝向了我这边,只见刘正立换上了火箭筒,要朝着半空中的巨兽开火。

血肉瞬间在半空炸裂开。直升机与巨兽纠缠的半分钟内,我们的车明明已经开出去好一段距离,可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竟令我有些不适。直升机被火焰所吞没,当我们经过第一个镇还未发现它追来时,黑衣才确信那台昂贵的装备已经毁了。

我回到车内,认定自己暂时安全,便开始心疼外婆的小狗。那小狗跟我很熟,若外婆仅仅因察觉到我们有危险而派小狗过来……那她一定也拥有“想象”的能力了?!

“你的分析很正确,”一直从后视镜偷瞄我的黑衣道,“但也不必担心她的小狗,你外婆只是仿照它的结构造出了可以自爆的犬形武器而已。”

“这违背了想象的规则吧,她根本不懂狗的结构,更不懂武器装备!”我反驳他。太阳位置渐低,他继续北上,大概要先去我奶奶家。

“我所告诉过你的‘规则’只会限制我们,也许还限制着我们的敌人。而她在梦场‘复活’,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她为什么会复活?梦场的规则到底是什么?最关键的一点……梦场意义何在?从我出现在这里开始,我就想弄明白这场梦的意义和其幕后主使,很可惜,至今无解。”

“我有个猜测,不知当不当讲……算了,讲不出来。”那是个光想想就让自己毛骨悚然的猜测。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怀疑她,对吗?你怀疑是她支撑起了整个梦场,可怕的是你不知她是否在针对你。”

我在后座躺下,身心俱疲。人在急于寻找真相时会胡乱怀疑,任何可以拿来做文章的地方都要被艺术化夸张,我们都知道这点,但就是走不出去。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外婆本人只因我而“复活”,与梦场无干系……

我们就这样沉默着,待黑衣已抵达奶奶家附近,他找地儿停了车,打破寂静:“田园,你之前写到过小时候的事,那有关于你的外婆。你提及你在外婆的房间内幻想,你确定那不是梦,对吗?”

拜托……别火上浇油了好吗?我用胳膊挡住双眼,以为这样子整个世界都看不见我。下一秒我就终止了这愚蠢的逃避行为。

“如果那不是梦,那么你的外婆具有展开‘幻想场’的能力,她让你生活在场中,为了什么?仅仅因为看你孤零零的?”黑衣下了车,为我打开车门,将手伸来,“先养好伤,过后你带我去见见她吧。”

从车内能够望到爷爷奶奶家的房子。奶奶走后,爷爷时不时地去我县城的姑姑那里住着,原本破败的老房子更加阴森,门口枯黄萎焉杂草一片,墙壁裂缝野蛮生长,厨房与主屋俨然成了两座危房。现在它亦如此,天半黑不黑的,屋内没任何亮光,根本不可能有人住的。

生活总是热衷于打我的脸。就在我认定那房子空着的同一时间,有一佝偻着背的老人自屋内走出,缓缓向着屋前不远处的池塘行进——正是我的奶奶。


【不要相信他】DREAM

奶奶坐在锅屋南部的灶台边烧火,左手借工具将干草捅进灶眼里,右手拿着蒲扇轻扇。我不好到处走动,黑衣去外头抱了干草递给奶奶,奶奶笑着接过,搁在身边。我小时候也是那么做的,像只小老鼠,在锅屋与外头的干草堆来回奔走,于是奶奶右侧的干草堆成了小山。她从不告诉我它们早已足够多了,总是笑脸相迎,就爱看我蹦蹦跳跳……

黑衣转头看看我,目光温柔。

这又不是他的亲人,他在做什么呢,为了我吗?

奶奶烧了条鱼。她知道我爱吃鱼。我们三人就在小桌子上吃午饭,她不喜欢鱼,慢悠悠地将烧白菜夹进碗里。

儿子明显被她无视,百无聊赖的他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将古琴碎片散落一地,像拼图般拼装着。

黑衣低声道:“她看不见儿子。你的学姐也看不到。”

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这点,那天学姐从未关注过黑炭般的肯定不正常的儿子,目光只在我与黑衣间移动,当时我以为黑衣给她解释过儿子的事所以她不以为然;不过刘正立和左撇子是知道儿子存在的,而且对儿子相当感兴趣。他们间有何异同?

灯光昏暗,炉子带不来多少热量,室内透风,温度越来越低。自来水冷得彻骨,黑衣将我送至临时卧室后自告奋勇去帮奶奶洗碗,儿子还留在锅屋奋力拼凑。

这临时卧室位于主屋大门外西侧,有独立的门,顶部与厅堂西侧房间连通,也破破烂烂,平时没人住这里,徒有一张积了灰尘的空床与破书桌,灯泡更是坏了几年没被撤换。我的身体并不娇贵,可单腿站立打扫床铺时还是被放飞自我的尘埃呛得直咳,差点站不稳摔倒在地,并一度以为自己鼻子要过敏。

带着一股霉味儿的厚床垫棉被等堆放于同样脏兮兮的书桌上,最下的是床垫,弄脏了也可凑合着用。我转过去看着那叠床上用品,打算等黑衣回来一块铺床,忽然发现最上多了张字条,约有巴掌那么大——

“不要相信他!”

借外头微弱的亮光,我勉强辨认出了那几个笔画粗细不均的宛如左手涂抹出的丑字。直觉告诉我,“他”指代着黑衣。

且不论这话是鬼扯还是忠告,我都不想让黑衣看见它。我左看看右看看,觉得这字条藏哪儿都不合适,干脆塞进嘴里,将它吞下肚去,也好藏得彻底点。陌生的血腥味叫我一阵恶心,我这才发现那几个字由血写出,回想方才不小心触上那些字,感觉它们未干透,因此这血是刚抹上字条的,很新鲜——作者并未跑远,还有机会找到。

24 掘墓→

目录

(彩蛋。2016年夏所摄的爷爷奶奶家老房子。文中提到的临时卧室就是图左那间,主屋大门是图中那扇门;锅屋(厨房)位置还要偏左,没在图中。当然啦,现实中的门前不是杂草。另外文中时间点为2016年年初。)
灵-旧版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