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 | 邢云

上周回家我遇见强子了,他在污水乱流的马路旁,抱着一个痛哭流涕的孩子。我把车窗慢慢落下,冲他喊了一声,“强子,忙哪!”他转过头来,看是我,急靠前迈了几步,街上的泥水顿时裹了他的双脚,我摆摆手,将车开到前面不远略干的地方,推开车门,下了车。

强子楞在原处,我笑了笑,又冲他招了招手。强子跟了过来。接着,我和强子便一同往前走,就像十年前一样。

那时我们一同在这条路上走着上学,一同在这条路上走着放学,一同在这条路上走着去河边玩耍……那时蓝天上总飘着一两朵白云,太阳如心情一样灿烂,日子总是很快活。

我微笑着边走边回忆。我感觉到强子一直用他那双眼睛看着我。我想像以前一样把胳膊放在他肩上,可是,孩子“哇”的一声大哭吓得我赶紧把胳膊收了回来。以前每当我不说话的时候,强子就会用他的那双眼睛看着我,而我就很自然地拥住强子的肩膀,然而一起不说话。

或许是想打破僵局,强子突然问我:“最近忙什么呢?”

我说,“瞎忙,你呢?”

“忙。”强子说。

我问,“你都忙些啥?”

强子沉默了。

我赶紧说,“这样吧,晚上到我家好好叙叙旧,聊聊这几年的稀罕事儿。”

晚饭时,我从老父亲嘴里知道了强子这几年的生活遭遇:先是父母撇下强子兄弟俩撒手西去,半年后强子借了几千块从外地人手里“娶”了个媳妇,刚生了孩子不久,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强子的弟弟前年又考上了大学……

晚饭后,强子来到我家。

我清楚,我不能触及强子的痛处,便寻思尽量谈些高兴的话题。我突然想起强子喜欢作文。强子的作文以前在班上总是数一数二的。我以为,我打开话匣子了。

果然,强子的脸好像马上红润起来了。

我说,“我最近想写一篇题为《路》的文章,你认为该如何写?”

强子很激动。他说,好,好,如果是我,如果我写这篇文章,我要怎么写,怎么写,怎么写。

我说,“强子你这篇文章构思得这么好,应该像我一样写出来拿去投寄到报刊,说不定还能赚不少稿费。”

“对”,强子肯定地说,“有了钱就能读很多很多书,写更好更好的文章,赚更多更多的钱。”

我说,“好,一言为定,这样一来,你弟弟的学费也不用愁了……”

强子突然愣住了,一句话也不说,看着我,嘴唇在微微颤抖,目光竟渐渐地开始游离、呆滞。

我赶紧拉住强子的手,“强子,强子,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强子的脸色很吓人,手也抖个不停。

老父亲见了,急忙冲了一杯糖水让强子喝下,有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过了好一会儿,见强子好了些,我便送他回家,并在路上嘱咐他早点休息。

半夜里,我怎么也睡不着,便决定起来再去看看强子。

强子家的灯还亮着,门没锁。

一进院子,我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味儿,我小跑进屋。床上的孩子正睡得香甜。强子在桌子边上趴着,桌子上有一只空了的酒瓶。

一会儿,强子呜呜地哭出声来。说:“我心里苦啊!这几年,我一肚子苦没处说去。村民都笑话我,看不起我……”

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起强子在我让他在写《路》这篇文章时,他说的一句话:每人脚下都有一条不知道通向何方的路,平坦抑或坎坷,人都得往前走,尽管有时路很难走,心也累也苦,但不管怎么说,还得甩开膀子往前走……

想着,想着,我的泪竟不由得流了下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下午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教训,就是当别人都沉默的时候,而你可说可不说的时候,千万不要说,不然倒霉的就是你! 这几天我...
    七未笙阅读 62评论 0 0
  • 在遇到最爱之前,我们的人生有很多种可能,但是那个人出现之后就再也没有想过还有其它的可能。 女人在年轻时总很容易沉溺...
    浪十八阅读 3,341评论 1 50